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音乐的遐想


□ 贾晓娜


清越的箫声,沉稳的琴音,一唱一和,此起彼伏。数念之间,相望相闻于青山绿水间的怡然已如长卷的泼墨山水一样徐徐展开了。
从十六七岁开始,附庸风雅地喜欢上古典音乐。初时,只是为了不随波逐流,不想像身边的同龄人那样听个流行歌曲就感动得涕泪双流,又肤浅又苍白。我想:也许我是同龄人里的异类,有待于进化的后七十年代。除了年龄,本质上根本就够不上新人类的标准。
其实,最初启蒙我的《梁祝》还算不上古典音乐,只是步入了名曲的行列。第一次听它是在学校的音乐欣赏课上,老师用了一堂课的时间来放带,听到后来,全班五十多人只有我一个人是坐姿,其余的人都趴在了桌上,甚至有几个人还睡着了。也许,他们根本不知道乐曲的哪一段是同窗共读,哪一段是十八相送、哪一段是楼台会,只是知道了《梁祝》最有名的一段旋律。但那优美、缠绵、凄婉的小提琴声却始终回响在我耳边,如涕如诉,如梦似幻,深深地将我震撼。后来才得知,《梁祝》的曲作者陈刚与何占豪是在越剧的《梁祝》里吸收了部分精髓。难怪有些旋律惊人的相似,却又绝不雷同。古老的东西原来这般美好,任岁月的长河流淌,它始终像古玉一样发出柔和的光芒,吸引着芸芸众生。因此,我把目光瞄向了古典音乐。
刚刚开始听的是《春江花月夜》那样的古筝曲。斗室里,关了门,拉上窗帘,将录音机的音量调到最大,按下play,闭了眼,等待筝声响起:黄昏的江上,传来岸边寺院的钟声,悠扬醇厚,随着江水荡向远方。渐渐地,江水的声音涨上来了,卷着浪花扑面而来,重重地迎头砸下,碎了一江玉珠。漩涡携了它,奔向前方,奔向天边,这正是张若虚诗中所言的“江天一色无纤尘”的境界。慢慢地,水天一色里,漂来一叶小舟,渔歌悠然。夕阳西下,江面上金鳞闪耀。夜色渐渐拢上来,月下的江面,缎一样闪着银光,归舟已逝,伊人怅然。定是此情此景,才生成了那“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的千古名句吧?斜月沉沉,江面上雾气弥漫,随波而逝的,却是那多情人的满腔柔情。夏日的夜里,最适合听这样的曲子。
后来开始走街串巷地到处淘古典十大名曲,《高山流水》、《梅花三弄》之类的倒是比较好找,可《广陵散》、《渔樵问答》这两首却死活也找不到,把腿都遛细了,才在一家偏僻的小店里觅得芳踪——要知道,那是在上个世纪的九十年代中期,绝非现在这样VCD市场已经饱和,音像制品铺天盖地。我欣喜若狂,总算了却了一椿夙愿。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沉浸在《梅花三弄》的清越之中,浸淫在《平沙落雁》的盼顾之间,流连在《汉宫秋月》的幽怨之内。
不久,《十面埋伏》的金戈交鸣让我生了厌。才发现,原来喜欢音乐不仅仅只是心中的一厢情愿,还要对相关的乐器有一定的了解,琵琶的狂躁不是我一向喜爱的宁静悠远之本。但一直纳闷,什么样的曲子里才有香山居士在《琵琶行》中提到的引入遐思的意境“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如果今后碰不到这样的曲子,那首让楚霸王饮恨的描写垓下决战的琵琶曲也许永远也不会让我喜欢了。
一直以来,琴、箫、笛三种民乐器是我的最爱。
高山流水,知音难寻。当素袍云袖的伯牙徜徉在自己的琴声里时,樵夫钟子期相闻而近,伯牙还瞧他不起,告之音乃心念,并问子期能闻与否。子期应之。于是伯牙拂琴,意在高山。子期言道:“美哉洋洋乎,在高山也!”伯牙又将琴再鼓,意在流水。子期言道:“美哉汤汤乎,志在流水!”伯牙遂引以为知音,兄弟相称。二人定下一年之约,谁知第二年伯牙再访时,子期已逝数月有余。伯牙便在子期坟前抚琴一操。诵曰:“子期子期兮,你我千金义,历尽天涯无足语,此曲终兮不复弹,三尺瑶琴为君死!”遂割断琴弦,双手举琴掷向石台,名器瑶琴,就此而亡,追随子期而去。于是,伯牙摔琴酬知音的故事传为美谈,后人便谱了《高山流水》来颂扬。那悠扬的琴声里有这样弥坚的信念与情感,又怎让人不肃然起敬?
清越的箫声,沉稳的琴音,一唱一和,此起彼伏。数念之间,相望相闻于青山绿水间的怡然已如长卷的泼墨山水一样徐徐展开了。《渔樵问答》便是让渔歌与山歌徘徊在清风之中,缭绕于山水之间。青山隐隐,碧水幽幽,情何以堪?连陶公昔日所隐的山居亦不可比。试问,只有采菊之乐,而无嬉水之趣,是不是有些美中不足呢?细数古代文人,大概只有张志和较为幸运。因其喜垂钓,常不归家,其兄便为他依山临渊结庐,唤其归家。张志和那首著名的《渔歌子》更是道出了山水一体的垂钓美景,其上阙“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风流千古,妙通造化。可见山水之趣的魅力!
当月色撩人,遍地清辉时,我会选《梅花三弄》来相伴。清亮的笛声响起,雾一样笼罩了一切,只感到那傲然而绽的梅花清冽地俏立在枝头,俯视着雪野、枯树、辽远的村庄。“梅花香自苦寒来”,正是那泛音曲调在不同的徽位上重复了三次,才展现出这岁寒三友之一的高洁、不屈、坚毅吧!而且,也因为《梅花三弄》是笛曲的缘故,我才喜欢上笛子——与琴、箫不尽相同,那两样是先喜乐器才爱曲的。爱乌及屋,因了笛子,我才喜爱上“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这样意境清幽的词句。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