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青年视点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穆旦:不合时宜的诗学


□ 子 张

摘要:“文革”后期的1975—1976年,作为诗人的穆旦在与郭保卫的通信中对“诗人”、“诗歌写作”、“现代诗”与“现代派”等诗学问题做了比较广泛的思考和探究,这些思考和探究不仅是穆旦对自己诗歌观念的总结,也是对中国现代诗歌创作和诗学理论经验的一次个性化评估,是“文革”时期乃至整个当代文学阶段汉语现代诗学的重要收获
关键词:穆旦;“文革”后期;诗学;诗歌观;意义
在对诗人穆旦或诗歌翻译家查良铮的文学成就进行评估时,一个往往被忽视的课题是穆旦诗学思想的构成及其文字表述。其之所以被忽视,则因为人们似乎认为,一方面理论思考不是穆旦所长,另一方面似乎穆旦也没有留下系统阐述他个人诗学立场、诗学见解的文字。这样,迄今为止,在已出版的不少穆旦著译中,唯独没有一本独立的诗学论集。然而,事实上,穆旦虽然没有写下直接冠以“诗论”标题的诗学专文,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没有自己的诗学观点,也并非意味着他真的没有表述这些观点的文字。如果从另外一些角度人手,就会看到这些观点只是被掩藏在了他信笔撰写而又散轶各处的数量不多的诗歌评论、诗歌通信和“译后记”中,它们尽管还不够系统、又较为零碎,尚不足以构成一种结构完整的理论体系,但对于考查穆旦诗学观点的基本构成似乎已经足够重要。况且,如果考虑到他这些诗学言论产生的背景,其意义就决不仅局限于考查穆旦本人的诗学观点,而是可以通过穆旦这些看似零碎的思考去观察中国大陆“文革”后期一部分诗人敏感的思想和心理动态,进而找到中国当代文学在困境中积聚能量、秘密突围、寻求再生和发展的线索。
林彪事件后,“文革”局面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开始出现了不同寻常的对于“安定团结”政局的诉求。特别是在邓小平代理周恩来主持政府工作后,经济、文化领域开始解冻,虽然仍不足以从根本上扭转大局,但是一些迹象却已触动了不少知识分子敏感的神经,这其中就包括诗人穆旦。
偶然的机缘不但开启了穆旦晚年十分珍贵的一次“忘年之交”,而且为穆旦提供了一次更为珍贵的诗学思考的机会。就在“文革”后期的1975—1976年,直到穆旦去世前的1977年年初,穆旦竟奇迹般地为一位北京的青年诗友写下了二十多封以讨论现代诗为核心内容的书信,而这些书信则成了穆旦集中讨论现代诗学最充分的一部分文字,自然也就成为研究穆旦诗学观点特别是晚年诗学思想最富有价值的档案资料。
这是一份至今没有被充分认识和评价的文本,无论是其诗学价值还是其文献价值。如果将这二十几封通信单独结集出版,其意义应当不逊于里尔克的《写给青年诗人的十封信》。
这批信件的主体部分已被编人穆旦的一部诗文选集并得到出版,人们可以从文献学的角度对其进行多方面的研究,这里仅就其中对现代诗的讨论以及所表达的诗学观点进行一些梳理,以期考查诗人穆旦晚年诗学沉思的轨迹和所蕴涵的文学史意义。

一、对“诗”、“诗人”和“诗歌写作”的经验性总结

从20世纪30年代中期开始新诗写作,到整个40年代的现代诗写作高峰期,再到50年代以后诗学方向遭到的政治质疑,穆旦在“文革”后期相对平静的政治气氛和个人交往生活难得的推心置腹中似乎有了总结自己创作经验的机会。通过西南联大时期的老友杜运燮,他结识了北京青年舞蹈演员、诗歌爱好者郭保卫,而且自此成为相互信任、平等交流思想和诗学观念的忘年交。人们通常认为,穆旦是性格较为内向的人,不轻易向他人、特别是较为陌生的人流露情感或思想倾向,但对于郭保卫,他却几乎从一开始就做到了“畅所欲言”、“推心置腹”,而且对于诗学问题能够展开比较全面、深入、细腻的讨论。推究原因,可能是因为这样几点:一是由老友推荐,通信前曾见面倾谈,能够相互信任;二是气质、爱好相投,都有对诗歌艺术的热情和激情,能够相互触发。总之,在那个尚属“严酷”的季节,穆旦这些“老年的呓语”成了他留给后人的最后一份诗学文献。
关于“诗”和“白话诗”。穆旦并没有为“诗”下一个理论性的定义,但通过与“小说”、“散文”文体的比较,却概括了“诗”的某些重要的文体特征。在1976年8月27日通信中他提议郭保卫写小说时谈到:“小说自然是最好的工具,叙事诗也许可以。但叙事诗已经是小说和诗的混合物了。所以,为了完全避开诗,我倒希望你立刻写小说。只要脑子有个大致轮廓,主导思想有了,就可以不待通篇的细节,一点点写下去,临时会涌出好的细节来。特别是当你对生活有许多体会时,不必求删节,照它原来怎样呈现给你的,你怎样呈现到纸上就行了。而诗则是提取精华,把一大缸的原料变为一小瓶酒精,损失和割爱的太多了。”在1977年1月12日信中又谈到:“诗本来是字少而意繁,所以应避免罗嗦。”因此,他特别强调诗和散文的文体差异,1975年8月22日通信:“我看你的那一本诗集,不能说你无才能,其中有些地方显示你是可以写的。因为这实在和写散文不一样,要把普通的事奇奇怪地说出来,没有一点‘奇’才是办不到的。我说你可以写就是这个意思,因为把诗仅仅写成分行散文,无论如何是没有味道的,你说是不是?"1976年3月8日又说:“诗应该写的内容,就是不同于散文;你这么写出的两句,很具体地说明该怎么写诗,我看赵朴初的诗还没有这么样的句子,他写的全是散文,尽管有诗的形式。”穆旦自己的诗歌作品显然正是对这种文体观念的具体实践。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