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倾城绝


□ 王 欣

  季娴看看表,已经两点多了。
  这餐饭吃得冗长而乏味,他只是低着头,若有所思,偶尔说一两句无关紧要的话。
  “你慢慢吃吧,我得上班去了。”季娴看他并没有要走的意思,只好先提出来。“等等,我还有话要和你说。”他像是醒过神来唤住她,眼光闪烁:“季娴,我恐怕以后不能经常和你吃饭了。”
  季娴的心往下一沉,可还是忍不住问:“为什么?”
  他沉默了一会,说:“我认识了一个女孩……”剩下的话季娴没有听清,只有一些断断续续的声波撞击她的耳膜。她是那么骄傲的一个人,那么清雅的一个人,怎么可能来接受一个男子轻率的背叛。
  那边,他终于说完了,嘴角留着一丝浅笑,像是考试作弊被捉住的学生,故意摆出满不在乎的姿势。季娴心里涌起一股愤恨,当初他是怎样信誓旦旦柔情款款,竟然都是假的,竟然在顷刻之间化为乌有。世上当真有薄情的男子,为什么偏偏缠上她,为什么她竟然还信了他的虚情假意,竟然,还爱过他。
  她的胸中燃起一阵复仇的火焰,有那么一刹那,她真想和他同归于尽。但是她忍住了,抓过提包向外走,头脑里空白昏乱,天旋地转。她以为自己伤心过了头,产生了幻觉,然而不是。天旋地转,吧台的酒瓶纷纷坠地破裂,人们惊恐地尖叫呼喊,季娴下意识地往门口跑,一阵烟雾扑面而来,然后有什么东西重重地击打在她肩头,眼前的世界顿时塌陷。
  
  醒来的时候,只有一片黑暗。
  季娴不知身在何处,待明白过来,忍不住大声惊呼。恐惧在黑暗中弥散反射,像一群乱飞的黑蝙蝠。终于她听到一个声音:“你怎么样了?我在这里。”刹那惊喜之后,是更尖锐的疼痛。他还活着,但是,已不是从前的他了。往事排山倒海一般压过来,曾经有多沉迷,现在就有多痛悔。她止不住地锥心怨恨:为什么他还活着?为什么要她来陪葬?为什么地震不早不晚,非要让他们一起毁灭?
  是啊,早一刻,她仍当他是亲密爱人死而无悔,或者,他们齐心协力逃出生天。晚一刻,她走出大门义无返顾,他死于非命罪有应得。可是偏偏,他们被埋在同一个狭小的空间,近在咫尺,却是世上最遥远的两个人。
  季娴不敢再想,她怕自己崩溃。那边断断续续地说,他的脚被压住了,得赶快想办法出去等等。季娴突然想到她的包,万幸,提包就在她的手边。她掏出手机,没有信号,时间已是晚上九点。她在黑暗中摸索了半天,这夹缝只有一尺多宽,几乎不能转身,四周的水泥板坚硬厚重,地上还有不少碎玻璃。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每过一秒,死亡的恐惧又增大一分。季娴曾以为自己不怕死,看到邻居大妈们满脸皱纹的样子,她就希望自己不要活得太久。死亡应该是安静的、诗意的、有尊严的回家,她一直这样想。可是现在,死亡如此强大、冷漠、黑暗而狰狞,要将你的血肉之躯、你的灵魂和意志,一寸寸吞噬。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