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巫女(短篇小说)


□ 李明鲜

  

  文/李明鲜 题字/杨 励

  引 子

  我喜欢傍晚时分凝望西边的千年城墙,衰老、备受摧残、俨然失去生命力的老树,以及树梢上渐渐沉沦的落日。圆盘般的落日披着黄晕的柔光,黄晕的柔光之外又被一层色彩眩目的光圈包围,与枯老的树木和灰暗的城墙组成一副怪异的画面。

  这种凝望被一次体检扰乱,医生说,姑娘,以后不能蹦蹦跳跳了,当妈妈的人要注意身体。

  那天,我本来已经和男友明亮分手了的。体检回来,我在窗台傻望,便看见古老城墙上空的夕阳,那么硕大、红亮,它似乎包容了许多个我记忆中的夕阳,混融成一个浑圆的球体,蕴藏强大无比的能量,熏得我瞌睡。在我躺下要休息时,偶然瞟向窗外的世界,发现那轮缓缓移动的圆盘,在灰蓝的背景下,散发出微妙的气息,犹如一个蒙着头巾、半遮半掩的妙龄女子,手抚着隆起的腹部,渐渐下沉。

  当我把夕阳与半遮半掩的女子联系在一起,所有的睡意像中了蛊一般,争先恐后夺路而出,惊动了我的头脑。这时,我隐约听到墙壁里传来大山深处的声音,一张明艳妖媚的脸庞穿越时空向我逼近,犹如一张巨大的人物特写猝然呈现在面前。

  出 场

  离开多年以后,我再次回到西南疆域一片神秘的大山。大山古木参天,云雾弥漫,山花遍野,鸟鸣声声。大山脚下零星散着些村寨.溜溜村便是其中的一个。溜溜村曾远离外界的喧嚣,以青山绿水默默地抚育自己的儿女。然而当我离开多年后再回来,溜溜村已在时光的流逝中逐渐脱去往日的衣袍,焕发新气息。溜溜村的青年男女三五成群地赶往镇上唱卡拉OK,溜溜村的小孩也会跟着电视笨拙地舞动身姿。村子的泥房被砖房代替,路旁巫女栽种的、挂满了苦涩果子的李子树被砍掉,铺上了水泥石板,每日有轰隆隆的汽车经过。巫女的痕迹也在溜溜村日新月异的变化中淡化,只有在老者的追忆中,巫女,才会重现,就像一个被美化了的传说,让人生疑。

  很多年前的那一晚,我还小。我至今还记得那个空前绝后的舞会,溜溜村附近十几个村寨数百上千的乡民敲锣打鼓,放喉兴唱,狂歌热舞。大家跳累休息的间歇,忽然听到“当当”的响声,大家顺着发声的方向瞧去,便看到一顶宽圆的玫红色布帽,帽子的两侧垂着数丛粉色的丝条,正面悬了几串贴到额头上的珠子。这几串珠子和耳垂上两只硕大的环形耳坠在来者轻快的跑动中发出欢快的“当当”声。

  人群中有人说“溜溜村的姑娘来了”,大家才仔细打量帽子下的脸庞。十六岁的巫女,雪嫩的瓜子脸,小巧的樱桃嘴,长长的睫毛,大大的眼睛。妙的是她眼梢上翘,眼珠黑润灵动,活像水里游动的鱼。巫女穿着自己裁缝的套裙,亮紫色的上衣,圆领,袖口边和扣位上镶着浅蓝色和米黄色交加的花纹,左胸绣了一朵精致的艳红山花;腰间是米黄色底布的小挂兜,兜上飘着几株被风吹歪的小草;下裙是白色的褶裙加上红色的裙摆,与上衣色彩相映而更醒目,在篝火灯火的笼罩下炫出奇异的光芒。让人惊讶的是巫女裙子下竞有两只兔子在招摇,细看才发现那是双别致的布鞋,鞋子后端呈粉色,鞋尖面套着两只白绒布鼓弄成的大耳朵,巫女走动的时候,鞋子就似欢快的兔子活蹦乱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麒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