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鹰眼(短篇小说)


□ 郝中实

郝中实

  游走于艺术家与商人之间的画家冯鹰,名气与利益两不误。一次 偶然的奇遇或者暗算,令他走向低谷。他遭遇了什么?他将如何面对?

  一

  “别价,别再给我戴高帽,‘鹰王’消受不起。画是能画完,没问题,润笔数额就不要再商量了吧。画廊拿也是这个价,你放心,我不能自己坏了规矩。行,我听你信儿。”画家冯鹰轻轻关了手机接听键,脸上露出一丝轻蔑的表情,自言自语道:“什么知名企业老板,买画还抠抠搜搜,小家子气!当我这是慈善机构呢。”

  年过五甸的冯鹰,恰恰处于人们公认的画家黄金年龄段。这把岁数,绘画风格早已成型,绘画技艺不说炉火纯青,也得说日臻成熟,否则只能用”大器晚成“安慰自己了。用冯鹰的话说,“谁都知道当年齐白石七十还经历‘变法’涅槃,可有几个出自大匠之门的齐璜呢!”认识冯鹰的人都觉得他说话、作画带着傲气,冯鹰自己却不以为然,并以此作为做人清高的标志。“画家没点傲气能画出有气场的画吗?尤其是画鹰,缺少傲然风骨,那还不如画池塘边的鸭子呢!”

  人常说,脾气随着能耐长。画鹰使冯鹰近年来在圈内外名气大涨,为冯鹰的傲气增添了些许资本。本来,画坛画鹰者众多,专画鹰者也非他一人。为何冯鹰画鹰广受追捧?曾有行家撰文分析,盖因冯鹰所画之鹰,除一般画鹰的共性之外,其“鹰眼”有独到之处。无论是画飞鹰还是栖鹰,也无论是画苍鹰还是白鹰,冯鹰画出的鹰眼总是炯炯有神,仿佛能够洞察一切,穿透心灵,明察秋毫,全无半点昏涩、呆滞。有人曾试过,把冯鹰画的鹰挂在客厅里,不管你站在哪个角度看它,鹰好像都在盯着你看。相比较起来,不少画鹰者的画作不免失之于匠气,尽管配以苍松、峭岩、大漠、山林,鹰眼无神,魅力锐减。冯鹰画鹰因此独领一时风骚,“鹰王”的称谓渐渐叫响。

  不过,冯鹰是否爱听别人叫他“鹰王”,要看心情。他好喝两盅,好饮而很少酣醉。酒席之上,觥筹交错,劝酒、让酒,恭维”鹰王”几句往往最受用。特别是年轻女性,甭管端的什么,缠住冯鹰敬酒,说上几句“激动的心颤抖的手,‘鹰王’不喝嫌我丑”的顺口溜,立马好使,冯鹰一般来者不拒,当即会豪爽喝下。但是,如果在谈画作价格时口称“鹰王”,则每每令他分外反感。要是在电话中谈价,他挂断电话一定会骂一声“国骂”:“一边叫我‘鹰王’,一边给我杀价,他妈的什么东西!”

  此刻,冯鹰就处于不愿意人称他“鹰王”的时候。一位不知什么人引荐找到他手机号的民企老板,想得到他画的《雄鹰图》,却几次三番要优惠价,说价格合适可以多买几幅,这让冯鹰非常不爽。“怎么听着像批发市场批发服装。真不拿绘画当艺术。”冯鹰心里有数,“想花买家雀儿的钱买老鹰,门也没有!”

  或许是当今社会竞争激烈,威武好斗的猛禽竟然颇受藏画者喜爱。好像“鹰派”的销路远胜于“鸽派”。家中厅堂,单位大厅,老板经理办公室,挂鹰画竟成时尚。于是乎,“鹰王”的画作近几年名声越来越大,价格节节攀升。求得一幅三尺《松鹰图》价格动辄数千元,大幅力作则要五位数。好在现今有钱者众多,并不愁买主。光是一幅苍鹰《扶摇直上》图,就让数位民营企业家慷慨解囊。谁不盼着自己的资产“扶摇直上”啊,就图一句口彩,比烧“头炷香”都值!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