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人间香气(外一篇)


□ 张君艳

  据说动物中狗的嗅觉是最灵敏的,这并不让人羡慕,虽然它寻找食物的能力因而增强,但也因此被人利用。不知道它有没有不喜欢的气味,反正整天被各种浓烈的味道包围,总不是一件开心的事。而人嗅觉的灵敏度才是恰到好处。大体人喜欢的气味多是来自大自然的。大自然的气味是清新芬芳的。那是生命本真的味道。来自大自然的气味不但美好而且丰富,每一种植物形状不同,气味也不同,花朵更是千姿百态,奇香各异,人们因性情的关系便各有各的喜好。大体淡雅的香气总比浓香要维持得长久。那种淡雅的香气若有若无不绝如缕,最能撩拨人的探询欲望。让人欲罢不能的香也必然是一株淡泊的兰或温婉的荷,它非但不会让寻觅者失望,还会无意间成为一种写照,解除一种孤独。

  人工的香料来自自然,又比天然的不知要浓烈多少倍。它的专利属于女人,但研究与提炼者大多是男人。从古到今,各民族的男人们无一不煞费苦心,遍寻香草,加工试验,最后制造出数不清的香水脂粉,成为女人的至爱。

  女人本是人间尤物,但她们又最乐意修饰自己,就如同她们身体的每一个组成都有一个偏正式的专有名词一样。螓首、娥眉、明眸、瑶鼻、香腮、朱唇、粉颈、酥胸、纤手、蜂腰、玉腿、秀足……每一个都能让男人浮想联翩。她们喜欢梳妆台、穿衣镜,她们爱顾影自怜,爱孤芳自赏,她们人生十分之一的时光用来打扮,刻意要留驻青春。有时那些胭脂香粉香膏香水还能成为武器,不但武装了女人自己,还能顺便解除男人的武装,让那些在刀剑前不眨眼的须眉在异性氤氲的香雾中骨软筋酥。比如明末的洪承畴,据说就是在绝食数天后命如游丝之际,于恍惚中见到前来送参汤的大玉儿那截探出翠袖的皓腕,以及腕上的玉镯,还有一缕若有若无的幽香,对生命的贪恋便顷刻摧毁了他如山的臣节,从而千古愧对似海的君恩。老罕王的美人计得逞了。试问还有人小觑女人的力量吗?那些香料敷在女人的体表,随着毛孔的一张一合,随着美人的一颦一笑,一嗔一怒,举手投足,把温馨之气播散出去,或明击或偷袭,男人哪有不缴械投降之理?香与女人真是世间最绝妙的组合。这是后天的范例,下面说说先天的。

  处女香应是少女最天然的一段香气了,它既不同于幼儿时期的奶香,亦不同于接触了男人的少妇那种被污染了的浊香。它贮存在豆蔻年华里,在某一个春天的某一个时段,从某个处子的发间或颈项如玉的肌理中透出,不浓不烈,淡淡的、幽幽地飘出,似流自纯净心灵的一道细泉,足以让天地间风清气朗。在这里说一个个例——香妃。妃字表明与帝王有关,香亦非平庸之香,那是纯然天生的体香,无缘一嗅的人无从想象,它从每一寸雪肤里溢出,从遥远的西域飘到东方帝国,被最后一个王朝的一位皇帝嗅到,从此后宫三千佳丽皆黯然失色。当高鼻深目蓝睛的异族女子驾临皇城时,举朝惊艳。可这个香飘紫禁城的美人并不快乐,因为她最不缺的东西就是欣赏,她也不爱那位叫做天子的万民景仰的人。她只怀念大漠风光,怀念往昔自由的生活,她不要做笼中的金丝雀。据说皇上为了讨好香妃,独自享受那缕天下少有的奇香,竟然异想天开地要把沙漠搬到紫禁城,可谓用心良苦。可惜体香是真的,沙漠是假的。假物难泯真相思,这个道理似乎只有皇上一个人不知道。在感情问题上不仅女人好昏头,男人也难免昏头,不仅平民昏头,天子更是昏得厉害。好在祖宗庇佑,他并没栽在这股奇香上面。只可惜了香妃,我相信她宁肯做一个平常女子,什么香不香的,不臭正好;与众不同常常是惹祸的根苗。由此便想到麝,因香而被猎人追逐,因香而对这个世界倍加警觉,优势乎?劣势乎?谁又能说清?

  红袖添“香”从来都是令人神往,男人最好是一位才子,“红袖”当然更是一位美人,场景的选择该是充满诗情画意的月夜,男人诗文写倦了,正当他伸懒腰之际,珠帘后走出了他的红颜知己,衣袂飘动带起的香风早已袭来鼻端,让男人身心俱爽。“红袖”手里捧的可以是几根提神的线香,也可以是一杯醉人的香茗,还可以是一盅醇厚的老酒……她款款走来,明眸若水,柔荑如脂。此时月华已遍洒中庭,二人比肩而立,卷帷望月,庭中的花香也前来凑热闹……良辰美景,赏心乐事,人间能得几回?

  世间让每个人都能念念不忘的香,恐怕是食物的香。水果的清香,菜肴的浓香常引逗我们的口水,让有些人变成老饕。中国人对生活的排列顺序是衣食住行,衣服排列在第一位的原因是首先必须遮羞;其次就是吃了。烹制食物讲究的是色、香、味,香的专利属于鼻子,味的专利属于舌头,分工明确。人的口腹之欲便得到了充分的满足。曾听过相声《报菜名》,若恰巧处在饥饿期,那嗓子眼儿里恐怕就要伸出一只手来。香气与人的欲望是孪生姐妹。属于精神的香气滋生爱欲,属于物质的香气滋生食欲。它看不见摸不着,又时时存在,难以想象,假使有朝一日,世上的香没了,哪怕少了些,人生还有什么味道!

  棉花的温暖

  棉花对于北方人来讲太重要了,尽管大多数东北人一辈子都没见过棉花这种植物长在地里的样子。白雪一样的颜色,羊毛一样的柔软,新时如天上的轻云,旧时像雨前的乌云。我们的生活离不开棉花,棉花的利用率实在太高了:棉袄、棉裤、棉鞋、棉被褥、棉帽子、棉手套、棉袜子、棉线……在人造纤维发明之前,我们的衣物几乎全是棉花及棉.布做的,纯天然的。崭新的棉布——斜纹、花其、条绒,絮上棉花,千针万线地缝好,包裹着我们已进化得毫无御寒能力的身体。一个家庭往往有多个孩子,一件衣服,大的传给小的,高的传给矮的,直到破烂不堪拆了铺衬,打了袼褙,再做成鞋子,鞋子烂了还能卖给供销社的废品收购站,和其他废物一起造成纸张……无数朵棉花就是这样完成它们的奉献的。棉花是上天赐给人类的宝物!

分享:
 
更多关于“人间香气(外一篇)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