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李小冉的幸福极地(小小说)


□ 郭丽芳

  ■郭丽芳

  梳妆镜前,李小冉在梳理着长发,一下一下,感觉非常专注。然而镜子里,李小冉的目光却是飘忽的。

  大民说,李小冉就是属狐的。李小冉长得太媚了,特别是那双眼睛,看人一眼就能把人的心勾走。而大民被勾走的,不光是心,还有三魂七魄。

  李小冉一直在想一个问题,这个问题竟然想了足足八年。李小冉老是想不通,像大民这样普通得就像掉在沙滩上的一粒沙子,李小冉怎么就会嫁给他?可是那时的大民仿佛带着胶性,李小冉就是粘上了他。

  浴室的门第三次被擂响,伴随着大民发颤的声音,李……李小冉,你快出来,我都憋不住了……李小冉皱着眉发狠道:再等会,又不是没公厕!一阵踢踢踏踏的脚步声响起,随即被“啪”的一声关门声,切割得无声无息。

  李小冉依旧慢条斯理地梳理着长发,却梳理不顺心里的一团乱麻。

  八年的时光温吞如水,李小冉的婚姻生活已经没有了一点涟漪,像死海一样,不是像,根本就是。

  这八年来,大民真的变化了很多,不光身子发福了,而且穿衣打扮也随意了很多。头发乱蓬蓬,衣服皱巴巴,完全没了昔日清爽的模样。大民好像生来就是人下人,小职员的岗位一待就是十多年。李小冉说大民姓刘真是姓对了,如果叫阿斗就更配了。李小冉感觉幸福好像完全剥离了自己的生活。李小冉知道,这不是自己追求的生活。李小冉的心就像天上的白云,幻化着,飘悠着,似乎要飘到一个极地去。当然,那是一个幸福极地。于是李小冉想到了离婚。

  离婚这个想法的冒出还是吓了李小冉一跳。但李小冉毕竟是李小冉,就像当初不顾父母亲友的反对,执意要嫁给大民一样。李小冉把头发一甩就回了卧室。

  一阵钥匙插入锁孔扭转的声音,接着“啪”的一声关门声,踢踢踏踏的脚步声便向卧室走来。大民拧亮台灯,重重地坐在床头。扭脸看到寒着脸端坐在床尾的李小冉,大民微微一震,起身弹出一根烟。这时,李小冉发话了:

  “大民,我想和你商量件事。”

  “说吧。”大民啪的一声摁亮火机染红了烟头。

  “咱们离婚吧!”李小冉仰起头看大民,一副决然的神情。

  “什么?”大民手指一抖,被烟头烫了一下,“你疯了!我不同意!”

  “不同意也得同意,我说了算!”李小冉说完躺下顺手扯了条被子蒙住了头。

  大民使劲吸了口烟,摁灭了灯。

  日子依然波澜不惊,只是这种平静的外表下好像涌动着一股暗流。李小冉在寻找着契机,一个能够顺利离婚的契机。

  一天早上,李小冉在梳理头发时,有一绺头发飘落下来,当她像往常一样细致地往脸上拍打乳霜时,发现脸颊两侧出现了一种淡淡的蝶形红斑,李小冉想,这皮肤又过敏了。

  可是这次的过敏不同于往常,李小冉渐渐发现,脸部的红斑颜色开始加深,手掌、指端也开始出现红斑,头发也开始一绺一绺地脱落。李小冉非常恐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