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新时期走红作家今何在之十六


□ 一 合

编者按:文革之后,发轫于“伤痕文学”的中国新时期文学曾制造了文学作品一次又一次的轰动效应,然而随着新世纪的来临,新时期文学那些曾风光一时的作家如今身居何处,都在忙些什么?我刊从2001年第一期起的系列报道“新时期走红作家今何在”将一一满足您了解的愿望。
1978年,苏叔阳以其创作话剧《丹心谱》发表、上演轰动全国,进而又创作了长篇小说《故土》等一大批优秀作品,其中短篇小说《生死之间》曾获得1984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这位曾蜚声文坛的作家近况如何呢?
若问“新时期走红作家”苏叔阳“今何在”?回答就是这个题目。
2002年年底,我作为河北北京师范学院67届中文系毕业生,和师兄师弟们一起,共80多人,在保定,为当年我们的党史任课老师苏叔阳先生,举行了一个纪念活动。
这里读者可能会有好几个弄不明白:一是校名,为什么叫“河北北京师范学院”?那是因为这个学校是河北省在北京办的,不仅有学院,还有一个河北北京中学呢。但现在都搬走或转让了。二是保定,为什么偏在保定?因为保定是苏先生的家乡。三是党史,为什么是党史老师,而不是文学老师?因为苏先生是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毕业,虽然他爱好文学,但必须教党史。四是活动,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纪念活动?很复杂,是纪念苏叔阳从艺45周年、从教40周年和诞辰65周年。
同学们很热爱他,再加上同学们“三教九流”,干什么的都有,很有“实力”,便促成了这次活动。苏先生不是“作家官员”,没有特权,只有威望———说“威望”可能有的人也不认,但我们这些他的“亲传授业弟子”是非常认的。学生是先生的财富。有一个学生叫于洪笙,中国警官大学的教授,“主管”侦探小说和通俗文学什么的,经常开一些笔会、研讨会什么的,就请上苏先生去参加,天南海北地一游,还得到与会者的敬仰,苏先生很高兴,似乎又找回了“新时期走红作家”的感觉。
其实,“走红”也好,“古董”也罢,苏先生根本都不想沾边。他从骨子里对这些“伟大”的东西有叛逆性,或者说看不起。他写过一个绝妙的短篇小说《我是一个零》,黑色幽默之极,早就给自己定了位,不用再捧。
但偏要问“新时期走红作家今何在”?简单,在“干活”呢。轰动全国的话剧《丹心谱》发表上演于1978年,可算是“走红”最早的作家之一,于是有人想封他为“领军人物”,他不干,他反感这个。于是他就没有“红得发紫”,于是便不红。不红并不等于不行。十几年写了300多万字,话剧剧本有《太平湖》等7部,电影剧本有《夕照街》等6部,中短篇小说有《爱在天涯》等25篇,长篇小说有《故土》,诗歌有《勿忘我》《世纪之歌》300余首,散文有《我的独白》《花甲少年》《吃面条》等200余篇。我的同班同学、著名学者、大胡子胡小伟为纪念会书写对联赞苏先生曰:“秉笔书写时代风云,亦剧亦诗亦散文亦小说,果然文绪栾城三苏后;执鞭演说历史变幻,为师为友为同志为手足,犹忆弦歌京华卅载前。”
苏先生多才多艺,会朗诵,会说相声。1964年我当学生时,与先生一同下乡“写村史”,先生在火车上给同学们背着朗诵外国短篇小说,声情并茂,跟广播电台里讲得一样。到村里又给老乡说相声,“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这点看家本领,到“不走红”时便派上了用场,可以到处“混点饭吃”。电视台做节目,开诗歌朗诵会,举办舞蹈节,纪念普希金诞辰200周年,等等,都要请苏叔阳去做主持人。这时看重的已经不是他的声音,而是他的文笔,他会编写一套很好的串台词。但更主要的还是他的气质,有苏叔阳往那儿一站,整个节目的艺术品位就算定了。
苏先生讲人品,也讲文品。在文坛这块“净土”上,苏叔阳没有跟那些具有各种名利情结的人争长较短,同流合污。头衔让给别人,自己甘当平头百姓。至今他的名片上只印着作家、戏剧家、教授、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主席,没有一个特别值钱或有权的。但这也得罪人,他宁可。
他总是把素材嚼透了再写,不把自己水杯里的那点风波、家庭琐事,翻过来倒过去地磨叨个没完,他觉得为自己那点事伤脑筋不值,对自己和读者都是一种浪费。他也不在创作形式和方法上瞎折腾,不赶时髦。虽然有人说他早期的短篇小说《我是一个零》《汽车号码的过错》等堪称是中国当代文学最早的黑色幽默了,但他不以为然,以后该怎么写还怎么写,一切都由内容决定,并不刻意追求形式。他不去做那种专门颠覆传统,一味标新立异的事情,他得对读者负责,让人看得懂。写作虽是个体劳动,但有很强的社会性。高深得连自己都不明白的东西怎么好意思拿去发表呢?于是有人说,苏叔阳这个鬼才被平庸的现实主义耽误了。但他坚信自己是对的。
我的老师苏叔阳很不幸,1994年4月,做了肾癌手术,切除了左肾;2001年10月,又做了肺癌手术,切除了一叶左肺。但这两次手术都非常地成功。做第一次手术时,4个同样的病友都先后走了,他却还活着。活着就得写。因为有了两次闯“鬼门关”的经历,他便什么也不怕了,更乐观了。不仅乐观,还更有了责任感。他看着国人对中国历史和中华文明的疏于了解和漠然视之,非常地受不了,动笔写了《中国读本》一书,发行900多万册。他在6卷本《苏叔阳文选》的总序中说:“不管我多么衰弱,只要生命的烛火还在烧着,我就会走,哪怕是爬行,也还在这路上挣扎。”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