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关于一部虚拟的后现代主义小说


□ 南 帆

  南帆
  著名学者、作家。一九五七年出生于福州。一九七五年下乡插队。厦门大学本科毕业,华东师范大学研究生毕业。现为福建省文联主席、福建社会科学院院长。已出版《冲突的文学》《文学的维度》《双重视域》《后革命的转移》等学术著作多种,出版散文集《追问往昔》《叩访感觉》《没有重量的生存》等。散文集《辛亥年的枪声》获鲁迅文学奖散文奖。
  
  1构思
  
  怎么样,小说的开头还行吗?如何写出惊世骇俗的第一句话,这是许多作家津津乐道的话题。“多年以后,奥雷连诺上校站在行刑队面前,准会想起父亲带他去参观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这是加西亚·马尔克斯《百年孤独》的开始。“如今我已是一个死人,成了一具躺在井底的死尸。”——这是奥尔罕·帕慕克《我的名字叫红》的开始。我也曾在那儿苦思冥想多时,始终写不出如此精彩的句子。这就是与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距离,不认帐不行呵。
  当然,这么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我从来没有为诺贝尔文学奖而写作的雄心。事情的缘起很简单:我的写作欲望不合时宜地冒出来了,而且愈演愈烈。每一天下班精疲力竭地返回家中,仍然觉得必须为这个世界写点什么。明明知道风尘仆仆或者灯红酒绿的生活决不缺少一两本无足轻重的书籍,然而,我还是被写作的欲望——犹如一个秘密恋情——烤灼得坐立不安。事情的可笑之处在于,相当长的时间里,我并不清楚该写些什么。许多教科书表示,文学必须再现历史,听说巴尔扎克就是这么做的。我对于这个事实疑虑重重。巴尔扎克手中的那一枝细细的鹅毛笔拼凑得出一望无际的历史吗?我不止一次地觉得,文学与历史搏斗犹如堂·吉诃德与风车搏斗。不过,先贤既然义无反顾地向历史扑去,我们恐怕也没有理由畏缩不前。堂·吉诃德就堂·吉诃德吧。那一天在西班牙的马德里街头,我破费了八个欧元买了一尊瘦骨嶙峋的堂·吉诃德木雕像。这一尊雕像现在还竖在我的书架上,仿佛暗示我的文学写作生涯——这将是一项自以为是同时又吃力不讨好的工程。
  当然,如今文学对付的历史不再是汉高祖、唐太宗或者十八世纪的伦敦、巴黎,现在进入后现代时期。听说某些先锋人士正在提出“后后现代”,文学再不动手就要落伍了。然而,什么是后现代生活?这是世界上许多顶级理论家正在争论不休的一个问题。他们动用了许多奇怪的术语,例如不确定性,去中心,反本质主义,丧失深度,无主题的拼贴,如此等等。如果没有兴趣卷入这些术语挑起的思辨,那么,读一读弗·詹姆逊对于洛杉矶一个大饭店——典型的大都市景观——的描述或许有助于理解历史。在詹姆逊看来,这个大饭店设计的入口、大堂、自动楼梯以及四座塔楼里的日本灯笼似的升降机,无不破坏了传统的空间范畴。大部分旅客都在所谓的大堂里互相询问:柜台在哪里?大门又在哪里?感官和认知系统突然瘫痪,以至于无法根据总体设计找到自己的方位——这即是后现代。一个高瞻远瞩的著名理论家如此琐碎地描述大饭店的种种景象,这的确显示了罕见的耐心。不过,某些时候,那些毫无理论修养的人也可能一语中的。我曾经听到一个业余舞蹈演员说:后现代舞蹈吗?——哦,后现代舞蹈就是,手和腿全都从那些不可能伸出来的地方伸出来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