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淮北四题


□ 巴 一

  赵庙集有一条双李河
  赵庙集的西边,就是双李河。
  粗浅地了解,南北方向的双李河——北到李兴镇的“八丈河”,又叫“八丈沟”;南止双浮镇。赵庙人不叫“双浮集”,叫“双码头”。兴许是双浮集紧连茨淮河和双李河接口处,时有打鱼船只靠岸的缘故,于是就叫“双码头”了。但村人们没见过真正的码头。远处看,双李河直直的,一竿子捅到底那么直,可近处看,她却是蜿蜒曲折的,连接着李兴、赵庙、双浮三个乡镇的唯一的一条大河,没有个九曲十八弯哪能行?赵庙集是位于双李河正中间的一个集镇。距离李兴、双浮各二十华里,人丁兴旺,集市热闹。
  毛主席当年那句“一定要把淮河修好”,引无数赵庙人“竞折腰”啊。
  我看过关于整修淮河的壮观场面,那是在纪录片中。纪录片中的镜头真实地印证了我少时的朦胧记忆。
  父母把这段历史叫做“上河工”。家庭的主要劳力,带上抓钩、铁锹、扁担、布兜子,到远在“双码头”那边的“茨淮新河”去,早出晚归“上河工”。中午的伙食是自带的干粮,用“抹碗手巾”包个“卷子”馍,还有成萝卜干,酱豆子。为了多挣工分,父辈们常常带上家人一起去,老年人和儿童除外。晚上放学后,奶奶是不急着“烧茶”(做晚饭)的,等到大人们上河工回来,再烧一顿“红谷鲁子茶”(红薯晚饭)。这期间,小孩子们实在饿得撑不住了,仅能啃一块干馍,就着一根淌着“葱鼻子”的大葱,或者拿一个囫囵的辣萝卜,垫垫肚子。大多是挨到深更半夜,大人们有说有笑闹嚷嚷地回来时,我会爬起来再跟他们一起吃饭。有时,吃一顿面条,里面放一点大人们买回来的羊骨头,锅膛子里的火映得一家人脸膛儿热热的,大锅里热气缭绕,呼噜噜呼噜噜,家人连汤带水,吃个精光,刷锅水再泡上粉渣端到猪圈里。就这样,浑身暖洋洋地迎来第二天的黎明。
  这是一种艰辛的幸福。
  这是赵庙人再难寻觅的家庭的温馨与憧憬。他们期待着本生产队、本公社的河工干得漂亮,干得显眼;他们期待着早一天干完,他们期待着来年不受水灾的肆虐。
  茨淮新河是淮河的重要的支流,它关系到淮北平原上的千家万户,是福泽桑梓的千秋万代之河,因此,赵庙人干这样的体力活,任劳任怨从不叫苦。
  双李河连着茨淮新河,贯通李兴、赵庙、双浮三个乡镇的排涝系统,承载担当着十分重要的职责。我不知道是谁决策了双李河的修建,它的创意和设计,至少标志着淮北人的谋略和眼光,完美地体现着前辈们的智慧与功德。
  双李河挖得很深,大人们说,都挖过了好几道“砂礓盘”,清冽的河水从泉眼里一直往外冒,漫了河面。河两边是堆成山包似的黄土,里边奇形怪状的砂礓大小不一,村人比喻砂礓大的像“人头”,小的像小孩的“蛋子子”。砂礓可以铺路,免去村人踏泥巴路的烦恼。裹着黄泥的砂礓经雨水一冲,坚硬的棱角清晰地凸现出来,用石磙碾平,铺在路上,虽有些凹凸不平,骑车子在上面咯咯噔噔响,但没有了泥沼,这是劳动人民的智慧。尤其“蛋子子”砂礓,缴到生产队是经过淘洗过的,白得发亮,在手里搓擦几下,溜圆溜圆的,是乡村小孩子们的玩物。三五个女孩子一起把小砂礓分散在平整整的地上,腾空撂起一个,在落下的空隙时间内,在最短时间内捡起落散不同方位的几个,然后分出输赢。这种女孩们玩的游戏叫“拾子儿”,常常引来很多人围观。人们为赢者鼓掌叫好,替输者扼腕叹息。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