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纯情少女——史湘云


□ 王新华

在“金陵十二钗”中,非贾府的只有黛玉、宝钗、湘云和妙玉四人,妙玉虽对宝玉情有独钟,但其槛外人的身份妨碍了自己的感情表达,宝玉对她只能心存敬重,没有非份之想。作者是将宝钗、黛玉和湘云三个表姐妹,作为与宝玉婚配的三个“对等”候选人大书特写。黛玉在第3回抛父进京,与宝玉同吃同住,青梅竹马,而从第5回开始,遇到一个极强的竞争对手宝钗,一部言情小说或才子佳人小说似乎就在这一男二女的对峙模式中展开,最终只能二者取其一。然而,曹雪芹并没有满足于此,他在将心爱的少女原型李家表妹(李煦之孙女)分解为黛玉、宝钗两人之后,又情不自禁将俩人合而为一,即史湘云。在第20回突然安排宝玉另一青梅竹马的少女史湘云出场,使整个情势发生改变。宝玉一听见史湘云来了,从宝钗那里“拔腿就走”;史湘云则刚进门就问:“宝玉哥哥不在家么?”这种不避讳的关切不但使黛玉含酸,也让宝钗吃醋:“他再不想着别人,只想宝兄弟,两个人好憨的。这可见还没改了淘气。”在“爱哥哥”一节中,黛玉取笑史湘云口齿不清,史湘云反唇相讥,有段脂批:“好极!妙极!玉颦云三人已难解难分,插入宝钗云‘我劝你俩个看在宝兄弟份上’,话只一句,便将四人一齐笼住,不知孰远孰近,孰亲孰疏,真好文字!”围绕着宝玉,三足鼎立的格局俨然形成。史湘云的突然加入,也使整个小说的叙述关系和色调复杂化,她逐渐成为令人难忘的女主角之一,大有后来居上之势,堪称宝玉的“第三种路线”。
同样是对宝玉的感情,三个人的表现各有千秋。
林黛玉对宝玉的爱是热烈而张扬的。尽管林黛玉意识到礼法森严,自由表达个人的感情是十分危险的事情,但她并不避讳与宝玉在众目睽睽下有一些大胆的、亲密的举动。元春省亲,宝玉不知道如何做诗,她主动替他作了一首,搓成纸团,扔了过去;在贾母处饮酒,她将自己的酒杯放到宝玉的嘴边,让宝玉替喝;宝玉生日宴上,湘云提出一个刁钻的酒令,宝玉不知如何作答,又是黛玉主动替他做答。以林黛玉的聪慧敏感,她岂能不知自己的行为逾越了礼法的界限?可以说,她是将爱情视为生命,无暇顾及别人的目光,甚至可以说,她这是在“作秀”,故意在人前表露他们二人的感情关系,半是炫耀,半是提防。
宝钗对宝玉的感情是内热而外冷。占花名时,宝钗抽到的是牡丹,诗为“任是无情也动人”,宝玉对照此签频看宝钗,他对宝钗感情的深藏不露深有体会,她是遵照封建礼教对女性的要求行事的。她频频到怡红院走动,在宝玉生病期间更是第一时间来探视,并一反其好好先生的作风,在母亲面前数落了哥哥薛蟠;特别是坐在宝玉床头做针线活,这种忘情的举动足以引起人们非议,可见宝钗对宝玉远非心如止水。但是,她决不在宝玉面前流露出自己内心对他的感情,当她的哥哥不小心说中自己的心思时,她觉得自己受到了奇耻大辱,哭得眼睛红红的。正是这种立志做道德完人、大家淑女的精神制约,使她对宝玉的感情是内敛的。
湘云对宝玉的爱是懵懂而混沌的。相对于黛玉和宝钗明了的爱情指向,湘云的感情世界显得难以判定,处于有与无之间。说它有,在于两个人分离时相互思念,相见相处愉快,她爽朗的个性与宝玉十分投缘,因此像相邀烧鹿肉之类的事情,她只有与宝玉商议才可能得到响应;同样,宝玉遇有一些无法与黛玉、宝钗说清的事情,要找史湘云才能得到相应的理解和尊重。史湘云,这位美丽可爱的纯情少女,她赶着大观园唯一的男子贾宝玉叫“爱(二)哥哥”,别的姐妹笑她,她全然不顾,仍是一个劲的“爱”呀“爱”地叫个不休,还常常抱怨“爱哥哥”不跟自己玩。她对贾宝玉的爱,就像湘江水那样,自然地流淌,不舍昼夜;她对贾宝玉的爱,就像楚天之云那样,浓浓淡淡舒卷自如,聚散随意。......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