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乌珠穆沁的羽翼(散文)


□ 哈斯乌拉(蒙古族)

  当记忆的渴望伸向远方,当青春的火焰重新燃烧,每个年逾花甲的人都要回望来程,去搜寻脚下飘零的一枚枚树叶,辨认那纷杂的叶脉上,可否存留着有关自己的身影。
  我于1969年初,大学毕业被分配到内蒙古锡林郭勒盟西乌珠穆沁旗,直到1983年离开,在美丽的乌珠穆沁草原工作、生活了十四个年头。二十多年来,期间,虽然回过两回,都也来去匆匆。这两年又想与几位朋友结伴回草原看看,去年秋天,总算如愿以偿。那时,乌珠穆沁便似一头小鹿在我们心野中欢腾,因为那是我的第二故乡。
  故乡在我们倾情回忆中是一片金色的圣地。
  故乡在我们青春岁月中是一杆多彩的旗帆。
  故乡在我们盛年时代又是一处羔羊的牧场!
  1969年3月底,我从内蒙古农牧学院毕业后,按照分配通知到集二线上的赛汗塔拉站下了火车,那时根本买不到去锡林浩特的班车票。不但天天客满,而且,每天刮漫天的黄风。只是遮天蔽日的黄风还没有像今天这样被人们称为沙尘暴。也许习惯了,人们的脸上看不出有多少焦虑,等了三天的班车票,着急也没用,天天两顿一角钱一张的骆驼肉馅饼,吃得都忘了毕业分配的事。等买上票,坐上车,漫漫草原路,足足走了三天,才赶到锡林浩特。可现在,通天柏油路,放眼到天边。原来三天的路,我们只跑了五个多小时就到了。交通、通讯这两大难题真是分割贫穷和富有的两大屏障,如今,无论海角天涯、山乡僻壤,到处是地球村。再从锡林浩特到西乌旗的154公里路,原来要走三个多小时,现在不到四十分钟我们的车队已缓缓驰过小吉林河。已经开辟成旅游圣地的成吉思汗瞭望坐骑的哈拉图山,在我们的视野和心空中五彩缤纷地移向远方。路旁的旗老煤矿早已从我们记忆的废墟中重新崛起,旗水泥厂、砖瓦厂在我们的辨认中,向我们展示生机勃勃的风采。
  西乌旗,白音乌拉镇,一个祥云缭绕的草原深处小镇,扑过来,扑过来了!三十年,二十年,十年,乌珠穆沁带着历史的音容微笑着迎来久别的亲人。
  我们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在旗所在地的西坨岗上,矗立起了那么雄劲的三名摔跤手雕像,定神一看,乌珠穆沁雄壮神勇的形象一下子兀现出来。真带劲!
   自北元达延汗以后,乌珠穆沁就是摔跤手的家乡。1961年,内蒙古自治区十七名国家摔跤健将十一名是乌珠穆沁的选手。一百年前威震草原的摔跤手都仍扎那,五十年前的国家级摔跤健将僧格,内蒙摔跤队的教练额尔登白乙尔、色音白乙尔,都是乌珠穆沁人心中的英雄。
  看到雕塑草原的英雄,不由自主地让我们产生敬意,引以自豪。就在审视和欣赏的瞬间,我突然感到古老的草原,领悟了和谐文化的作用,显现这个地区和民族的象征,才具有穿越时空的震撼和凝聚力。只有凝聚才有和谐。
  一片天高云淡的塞外仲秋;一个魂牵梦绕的草原小镇;听到了几颗游子的心音!
  几对目光同时在寻找,寻找昔日的天空,寻找昨天的记忆,寻找自己遗留在这里的愉快和青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