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天湖边的麦子


□ 万玛才旦 龙仁青

  1
  
  青海湖静卧在被群山围拢着的那一片碧绿的草原上,湖面平静得像一个熟睡的少女微微起伏着的胸脯。有一点光在湖面上跳跃着,那光像是来自天籁,神秘地闪烁着,渐渐亮了起来,慢慢布满了整个湖面。
  太阳在海平线上升起,湖面上飘散着一层淡淡的轻纱似的薄雾。一些鸟儿在淡淡的雾气中轻轻地飞着,发出动听的鸣叫。
  俞索南背着一个黑布包着的四四方方的包裹,双手捧着一只种着麦苗的花盆。站在湖边望着神秘莫测的湖面出神。太阳跳出湖面之时,俞索南将包和花盆放在自己的左右,对着博大宽广的湖磕了三个长头,从裤兜里掏出一把粮食,轻轻地撒向湖里。
  不远处,几个朝圣者沿湖磕着长头彳亍而行。阳光勾勒出朝圣者的轮廓,形成一道道肃穆的剪影。
  太阳从湖面上完全升起来了。
  俞索南双手将那个黑色的包裹举过头顶,对着湖面轻轻地念诵着什么。许久,他才背起包,捧起花盆,转身走向离青海湖不远的公路。
  一辆由西向东行驶的长途班车从公路上驶了过来,俞索南招了招手,班车停靠在了路边。等班车的还有另外两三个人。
  俞索南上车时对他手里的包裹和花盆格外小心,有个人挤在俞索南前面上车,不小心碰了一下俞索南手里的花盆,他们就吵了起来。
  俞索南推了那人一下:喂,你小心点!
  那人有些生气地:怎么啦?
  俞索南指着花盆:你碰着我的花盆啦。
  那人一边上车一边说:我没看见。
  俞索南瞪了那个人一眼,也上了车。
  俞索南找了个座位坐下,把花盆放在旁边的座位上,又往自己跟前挪了挪。
  长途班车开动了,在笔直的公路上行驶着。一望无际的青海湖和无边的草原匆匆向后掠去。
  俞索南从窗口望着窗外,显出忧伤的神情。看着窗外不断掠向后面的风景,一段往事,一段从阿爸那里听来的往事此刻在他心里一一地掠过……
  俞索南内心独白:那一年,阿爸带着阿妈,离开日月山以东的河湟农区的家,踏上了漫无目的的路。这件事只有奶奶知道,她没有反对阿爸阿妈那样做,临行前给了每人一个香包,并嘱咐他们要带在身上,不要忘了自己的根。直到后来有一天,当奶奶亲口告诉阿爸里面装的是什么时,阿爸才知道奶奶当年的深意。那一年我还没有来到这个世上,但阿妈怀上我快五个月了。他们离开家乡有很多的原因,但主要是想长久地生活在一起。阿爸阿妈离开家乡之后,才发现不知该去往何方。他们举目无亲,感到前途一片茫然。当身上仅有的二十块钱快要花完时,他俩在公路边一个简陋的小饭馆里意外地听到了一个消息,一个当时令他俩就有了一种归宿感的消息……
  那时的阿爸阿妈多么年轻啊!
  
  A
  
  河湟农区的庄稼已经长出了一大截,到处绿油油一片。俞成福和王桂花提着一些新买的东西走在田间小路上。他俩一边走一边看路两旁望不到边的绿油油的麦田。平常司空见惯的这些景象,突然在他俩眼中变得十分亲切起来。
  王桂花走到田边停下来,摸着麦苗,脸上显出忧伤之色。俞成福也站在田边,留恋地看着这一大片的麦田。
  王桂花回头对俞成福说:咱们这一去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俞成福也有些伤感地:是啊。
  王桂花继续摸着麦苗,一会儿,王桂花又对俞成福说:咱俩带上一盆麦苗走吧。
  俞成福想了想:好,带上吧。
  王桂花:你回去买个花盆回来,连土带上兴许能养活呢。
  俞成福点点头,转身走了。
  一个农夫站在田间浇水。离他不远处,两三个妇女蹲在地里锄草。其中一个妇女在哼唱一首曲调忧伤的“花儿”:
  阿哥们今儿出门哩,
  出门时把阿妹带上,
  一来路上个说话哩。
  二来热上个被窝哩。
  王桂花听到那“花儿”,站起来向那边张望。在田野的另一头,俞成福也呆呆地站着,一直听着那“花儿”唱完。
  四下里忽然变得很安静,王桂花依然痴痴地站着不动,俞成福走到王桂花身边,说:花盆买来了。
  王桂花转过脸时已是泪流满面了。
  俞成福:你怎么了?
  王桂花:没事儿,听着伤心。
  俞成福看着她没有说话,王桂花擦掉脸上的泪水,看了一眼俞成福手中的花盆,勉强笑了笑说:你怎么买这么小一个花盆啊。
  俞成福:我转了几个地方,都只有这么大的花盆。
  王桂花:把花盆给我吧。看来我们只能带一棵麦苗去了。
  俞成福把花盆给了王桂花,坐在地头抽起旱烟来。王桂花蹲下来把手指深深地插进潮湿的泥土,连根挖出一棵麦苗,小心地放进小花盆里,然后在周围填上了土。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