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在职称评审前后的不同遭遇


□ 张兴汉

  评审前我是一位好老师。评审之后,我因为职称受到歧视和排挤,荒废了后面宝贵的十年。
  
  我是一个乡村教师,现已退休,理论水平不高,谈不出什么建设性意见来,但我对职称评审有过亲身的经历。把这个经历写出来,或者也能代表一种意见。
  上个世纪50年代后期,祖国教育事业飞速发展,给予了我一个从事教育工作的机会。1958年,我简师毕业当了教师。那年,我18岁。1988年评审职称时,我48岁,已从教30年。其中,前10年教小学高年级的语文、数学,后20年教初中的语文、政治。可以毫不谦虚地说,我把最宝贵的年华献给了教育事业。
  可是很遗憾,评审职称时,我连个中级职称都没评上。
  当年,我是学校的教学骨干。我所教的课历次考试成绩都不错。学校领导每年让我教初三毕业班。评审职称时,联校领导(联校长陈富生)把我排在中教一级的第一名。可是,当审批名单下来的时候,我傻眼了。中教一级的名单里没有我,我是中教二级。一位有中师学历的同事,出人意料地被评上了中教一级。这位同事教不了主课,一直教副课。他的课时,常常被主课老师“侵占”。他图清闲,乐得自在,也很少走进课堂。申报名单里没有他的名字,他本人也没有被评上的希望。等评审结果出来,他喜出望外地说,受苦的不挣钱,挣钱的不受苦。这真是千古不变的理儿啊。
  我像个受骗的孩子,满腹不平和委屈,心里堵上了棉花一样难受。但一个七尺男儿,怎能为一个职称长吁短叹呢?我拿起阿Q的法宝,安慰起自己来。
  我只上过六年小学,两年简师,不过是个初中二年级的文化水平。教初中已是抬举我了,又何谈一级二级?这样一想,也算给自己一个台阶下,心里便坦然多了。
  于是一切照旧,写教案、上课、批改作业,像过去的30年一样。语文、政治是中考科目。为了减轻学生的复习负担,我除了要讲授新课,还得反复翻阅三年的课本,尽量地缩小范围,把考试重点找准确。其中的辛苦只有自己知道。农民的孩子出路不多,念书算是最好的一种。我是农民的孩子,也爱这些农民的孩子。为了他们的美好前程,我忘掉了个人的荣辱得失。
  岂料,我在学校的处境越来越不妙。评上中级职称的同事们,课余时间在一起有说有笑,优越感、幸福感十足。我被冷落一旁。友好被同情和怜悯所代替,周围的目光变得复杂起来。我感到了无形的压力,情绪不由得低落。这并不是我的夸张,那个时代过来的人,对此应深有体会。
  虽然在人前,我还是装作无所谓的。但我开始躲避我的同事们,以免遭受他们那种目光。接着来了一位联校校长,属于思想活跃、年轻有为的一类。他新人新思想,上任三把火,亲自为中心校筛选初三毕业班的老师。这位联校长了解到我的学历和职称,认为我教初三的语文、政治不甚稳妥,教小学甚至也有些问题,便说我年纪大了,分配我代了体育课。我像被人从讲台上扔了下来,失落和悲愤充斥着我的内心。但我也明白适者生存的道理。体育就体育,教好体育照样不错。农村学校的体育课,不过是学生到操场玩上一堂课。除了满地的碎石子,操场上没有一件体育设施。学生们追逐嬉戏,砸个沙包,跳个绳子,便是体育课。已过知天命的我,带着孩子们在操场上蹦蹦跳跳。我在朔县师范学过一些体育常识,便利用三分之一的时间给孩子们讲一讲,比如如何跳高,如何跳远,如何扔铅球,如何扔铁饼,篮球怎么打等等。对孩子们来说,这不过是画饼充饥,他们却听得十分入迷、专注。我的体育课其他老师不能随便侵占,这是我的原则。这大约也引起了某些老师和领导的不快。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