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兄弟在美丽的城市


□ 徐建宏




杨汉民从别人手中买到一辆半新不旧的三轮车是他把父亲背到凸城的第五天。杨汉民捆捆扎扎又敲敲打打,到黄昏时一辆鲜艳的客运三轮车就弄好了。这时候天开始下雨,黄昏的雨看上去冗长拖沓。杨汉民想这真是天遂人愿。杨汉民给父亲喂过饭,又借着路灯光查看了一圈棚屋。一切安排妥当,杨汉民蹬着三轮车上街去。
回想起来,杨汉民觉得那天晚上的经历简直富有戏剧性,它让年轻的杨汉民几乎心惊肉跳。10点左右,杨汉民在附近的公交站头拉到了一位中年人。杨汉民问其去处。中年人挥挥手说,随便吧。杨汉民疑惑地看了看他,表情有些犹豫。中年人说,你随便走吧,我给你五十块钱。杨汉民心里冲腾起一股暖意,绽开的微笑在雨中显得灿烂无比。车走了一段路,中年人开始对杨汉民发生兴趣,比如家庭情况,骑车历史,收入等等。应该说这个晚上是令人愉快的,尽管后来这场雨演绎得气势磅礴,杨汉民也因此出了不少汗。半个小时后,也就是10点30分,中年男子提出下车。杨汉民看看四周,发现车子停在了一家银行附近。中年人给了杨汉民一百块钱,杨汉民为难地说我找不开。中年人就和善地一笑,不用找了,算给你父亲买点水果吃吧。杨汉民心头一热。杨汉民是第二天下午看凸城晚报时才知道这则消息的。报上说昨晚一名男性罪犯潜入一家银行,双方发生了激烈枪战,歹徒在仓皇中坠楼身亡。杨汉民从晚报上依稀辨认出那家银行的外观,加上案发时间在晚上11点,这使杨汉民更加肯定了报上所说的那名歹徒就是昨晚自己拉的客人。杨汉民摸摸隐藏在胸口的一百块钱,又想起那人说的话和雨中闪现的笑容,他无论如何不能把两者对应起来。
这天晚上杨汉民不到12点就收车了,主要是他心里记挂病瘫的父亲,另一方面杨汉民也担心棚屋在雨天的情况。事后证明杨汉民的担心并非没有道理。棚屋搭得太低,这使路边的流水倒灌了进来,放在地上的一只铝锅也漂漂欲走。父亲已经睡了。让杨汉民大吃一惊的是,居然有一只硕鼠在啃父亲那根瘦如枯柴的右腿。杨汉民的目光抽搐了一下。
时间不长,杨汉民和附近几个同行混熟了,有关出车的歪门邪道也掌握了不少。比如出车时段。一种是早上8点以前。因为这时候车管所或监察队还没有上班,拉几个客人再回去吃饭不成问题。午休也不错,加上天热,出车的保险系数就更大一些。黄金时间在晚上。除了特别惹人注目的大街,曲里拐弯的巷弄成了杨汉民和同行们的争逐之地。一般说来,每天的收入稳定在四五十块之间,如果运气好一点,七八十块也能挣到。这使杨汉民的生活有了可靠保障。当然问题也不少,主要是没有牌照。凸城人把这类车称作白卵车,无疑是一种形象的叫法。由于凸城搞交通整顿,车管人员或监察队经常出奇不意地拖车,一旦被抓,事情就麻烦了。态度好点儿的,又是初犯,罚款后还能够把车骑回来。态度恶劣些,又是累犯,车就自然而然成了一堆废铁。所以骑车的除了脚力,还要眼力,碰上风吹草动,就迅速散入社区内隐蔽,或者干脆弃车而逃。......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