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幸福的曲跛子(短篇小说)


  晓苏

  我以为我起床早,没想到住在我对面的曲奇比我起得还早。我把窗帘拉开一条缝,想看看天亮了没有。天倒是还没亮,曲奇吊在他家新房大门顶上的那颗灯泡却亮了。那颗灯泡顶多25瓦,灯光黄黄的,看上去像一只熟透了的鸭梨。曲奇家的旧房就在新房旁边,我看见曲奇正拎着两个水瓶从旧房一歪一歪地往新房走。曲奇是个跛子,他左边的那只脚只剩了一半,所以走路就一歪一歪的。曲奇走到那颗灯泡下把脸仰了一下,我看见他脸上堆满笑容,看上去很幸福的样子。我就想,曲奇天不亮就起来忙活,八成是今天要请客了。

  我这么早起床,是要给自己的身上搽点儿药。我得了一种说不出口的病,好几处的皮肤都烂了,最厉害的是两条腿中间,烂得有点儿像花菜,虽说不怎么疼,可痒起来难受得要命。在我离开南方回油菜坡养病时,医生给我开了一大包各式各样的软膏,让我痒起来就搽搽。我每隔两个小时就要搽一次.不然就痒得受不了。如果不是要搽药止痒,我才不会这么早起床呢。去南方打工这几年,我其他的没学会,就是学会了睡早床,每天都要睡到中午才肯起来。

  曲奇的老婆毛娟这时也起来了,我看见她抱着几个蒸笼格子进了新房的大门。她穿着一件橘黄色的休闲衫,那是她在南方打工时的工作服。毛娟打工时在一家足疗馆做事,说穿了就是给别人洗脚。毛娟从新房转身出来时,我正好看见了她的脸,她的脸比那颗灯泡还要昏暗,与曲奇的完全不同,一点儿幸福的表情都没有。我顿时有些纳闷,马上就要住进新房了,毛娟的脸上怎么一丝喜色都看不到呢?

  搽药的时候,我把窗帘又拉严了。我得的这种病真烦人,连搽药都要偷偷摸摸的,生怕被人看见。我回家差不多快十天了,可爹妈还不知道我得的是什么病。病情刚发作时,我是没打算回来的.觉得回了家没脸见人。但是,我一得这种病,暂时就不能去桑拿城上班了。我一个人在租住的地方玩了一段时间,成天无事可干.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后来实在呆不下去,就厚着脸皮回来了。突然回家,爹妈都感到很奇怪,问我出什么事了。我说病了,回来养一阵子。爹妈一听就急了,连忙问我得了什么病。我一卞子就脸红了,想了好半天才骗他们说我得了皮肤病。

  我搽过荮后,身上稍微好受了一些。这时我又走到窗户跟前,将窗帘掀开了一角。天还是没亮,曲奇和毛娟仍然在那颗昏暗的灯泡下忙进忙出。我还看见了曲奇的妈和曲奇的儿子。他妈正在水池边淘米,她面前摆着一个很大的瓷盆,瓷盆里泡的米少说也有五六十斤。曲奇的儿子在他奶奶屁股后头洗酒杯,虽然才六岁多,但做起事来却像个小大人似的。看来,他们家今天肯定是要请客了,不然曲奇不会天不亮把他的妈和他的儿子也叫了起来。曲奇这会儿走到了水池边上,张嘴和他妈说了一句话.我听不清他说什么,但看见他一边说一边对他妈笑。接着,曲奇又走过去在他儿子头上轻轻地拍了一下,好像一个种瓜的人拍着刚刚成熟的西瓜。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