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綦江燕子


□ 江一桥

  1

  竹小燕讲:“小时候,我们家很少吃肉,姐姐有个同学家里经常吃肉。姐姐教那个同学,每次吃肉放下碗筷前,嘴里包一片肉不嚼、不吞,放下碗筷后,赶快下桌出来,姐姐在外面等着用嘴接她嘴里的肉。可姐姐转身却把嘴里的肉,给了我吃。”黄鼎天虽然喝了酒,却注意到竹小燕情绪的起伏,他几乎脱口问出:“这卫不卫生,舒不舒服,吃人家嘴里的肉?”但他把到嘴边的话强咽了回去,因为竹小燕眼睛里已泪光闪闪。“小燕哪!”黄鼎天小心翼翼措辞道:“你姐姐大燕要去祥和茶楼,我不反对,只是我有点担心,大燕去后,难保跟我们高脚杯火锅店这样单纯了哟。以我对祥和茶楼的观察,以我对米锅巴的了解。怕是前途莫测。也许她就此飞黄腾达起来,也许没几天,她就身败名裂!我说的话有点难听,可是真心话,说起来,我们必定还沾点亲嘛!”

  竹小燕坐得端端正正,如同在学校阶梯教室听教授讲专业课。她说:“黄老板,谢谢你的真心话。可话又说回来,现在这社会,我看除了我和我姐姐两个关系可用单纯来形容,哪里还有什么单纯哟!”显然,她还没有从那嘴包肉的情绪中出来,一心想的就是帮姐姐竹大燕说话。祥和茶楼的老板米锅巴,承诺竹大燕的工资比在高脚杯火锅店高许多,而且是去当副总经理!

  黄鼎天说:“大燕要去,我是挡不住也留不住,你可把这话转告你姐:她不管什么时候都可以回来,高脚杯火锅店任何时候都欢迎。竹梅也是这意思。”——竹梅是黄鼎天的老婆。拿把蒲扇,黄鼎天半躺在凉椅里,竹小燕坐在他旁边。这是重庆长江南岸弹子石高脚杯火锅店的坝子边,对面是市区半岛,长江在眼下静静流淌。是夏天,火炉重庆最热的时候,俗称三伏天。白天的暑热已消退,河风带着凉意正向岸上蔓延,时不时就有湿润之气穿身而去。这是黄鼎天每天最惬意之时。送走所有客人,扎了账,然后一家人和店员围着桌子吃晚饭。今天营业额超出了预期,黄鼎天便喝了几杯枸杞酒。饭毕,他把竹小燕叫到这边来谈竹大燕的事。本以为给竹小燕讲了自己的担忧,作为一个快毕业的大学生,竹小燕会帮自己劝她姐姐不要去米锅巴的祥和茶楼。那祥和茶楼是个是非之地,米锅巴那伙人绝不是善良之辈,话没说得这么直露,想来她竹小燕能够领会。然而对黄鼎天的话外音,竹小燕没有领会,她也许还没有能力领会。

  刚才吃晚饭时,竹小燕在征得黄鼎天和竹梅同意后,开冰箱拿了一瓶啤酒喝,不用杯子,直接用嘴对着瓶子喝。她边喝边说,在学校常常也这样吹号,三五口就吹完了。她真的三五口就把一瓶啤酒咕咕地吹完了。用手背抹嘴上的泡沫,还长长吐出一口气,她很过瘾的架势。大燕递餐巾纸给妹妹,示意她揩揩嘴,同时用责备的口吻问:“你在学校常常这样喝酒!?”小燕咯咯笑道:“哪里嘛,只有同寝室的同学过生日时,才这样喝,喝啤酒嘛!”黄鼎天问:“小燕,这样喝,你能喝几瓶不醉,三瓶还是五瓶?”小燕微微噘起嘴,拿眼看着姐姐说:“不知道,还没有试过。”黄鼎天说:“哪天我们试一试。”大燕急忙接话道:“黄老板,可不要叫小燕试,她喝不得,我最清楚!”

  其实姐妹俩喝得,起码六七瓶不醉。小燕考上大学那年,大燕专门请假回了一次家。夜里,姐妹俩背着父母在家后山坡喝啤酒。白天,大燕去街上买了一箱啤酒藏匿在后山坡竹林里。两个你一瓶我一瓶地喝,把一箱喝完了,俩人无一点醉意,只是在竹林里各自解裤屙了两泡尿,屁事没得。那一夜,喝完一箱啤酒,姐妹俩手牵手摸黑回到屋里,屏息静气爬上床,坐在蚊帐里说话说了个通宵。大燕许下诺言,保证小燕大学的所有费用,小燕亦承诺,发奋读书,今后发达了一定回报姐姐。窗外的天慢慢就亮了,传来竹林里鸟儿叽叽喳喳的叫声,小燕趴在大燕怀里虽说闭上了眼睛,脑海则全是大学校园里美曼的图景。大燕轻轻拍着妹妹肩头,低声吟诵那支熟悉的歌谣:“排排坐,吃果果,果果甜,果果香,你一个,我一个,妹妹睡了留一个。”在小燕记忆里,姐姐大燕绝无音乐细胞,只会唱这一支最简单的歌谣。

  2

  夏天,如没有特别的事情,夜里黄鼎天总要下长江去泡一泡。刚离店出门,黄鼎天身后传来竹小燕的叫声:“黄老板,慢点走嘛,我们也要跟你去长江游泳!”她跟来了,竹梅和竹大燕也来了,后面还跟着两个男工,其中一个抱着大车胎。在前,两个男工夜里跟着黄鼎天下长江泡过几次,这次显然是竹小燕的主意,吆喝着,居然把竹梅和大燕也叫上了。

  于是一群人说说笑笑,顺石梯下到南滨路。

  南滨路上无行人了,车也少,偶尔驶过一辆车,速度极快,像是在飙车。小燕主动挽了姐姐的手,头也偏向了姐姐。姐妹俩都穿圆领白色T恤衫,深色短裙,小燕轻便运动鞋,大燕半跟凉鞋。从后面看,一个苗条,一个丰满,就是外人看,一眼就知道是姐妹俩。那体态和气韵,相近亦相通,尤其那四条腿,腿形圆润而标准。姐妹俩是竹梅的远房亲戚。竹大燕初中毕业,竹梅就把她从綦江正紫街带到高脚杯火锅店,经几年磨炼,现在她除了早晨去市场进货,主要是招呼客人和收款开票,再就是负责店里自己人的伙食。她做的菜所有人都喜欢吃,虽是家常味,却变化多端风味十足,而用料常常就是供应客人菜品剩余的边角料。对这点,黄鼎天和竹梅最为赏识。

分享:
 
摘自:当代 2013年第04期  
更多关于“綦江燕子”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