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没有激情不行,太有激情也不行


□ 白连春

河南作者康广洲,以前写诗,现在写小说了。本刊曾经发表过他的诗,这一期,在重要栏目“新人自荐”里,我们又推荐他的短篇小说《苹果车》。
在这篇小说里,我们还能看出他的诗歌的激情,比如语言,他写田野:“磨盘似的田野里地气已渐渐硬凉”;他写眼泪:“说话间,相升嫂子的眼泪就跟挤出羊圈的羊群一样出来了”等等,还有构思,诗歌的激情就更多了。总之,这是一篇颇有激情的小说:无论文采、意境、情思,还是韵律,都充满激情。所以,这篇小说,不仅故事感人,故事里的人物景秀,也是很让人感动的。但是,这篇小说反映的生活,表现的主题,并不新颖,不但不新颖,还可以说,很陈旧,是一个老大难的问题:一个乡村教师病了,没有钱治病。怎么办?他的学生———实际上,是以前的学生———景秀,答应借给老师的妻子两千块钱,好让老师及时治病。小说通过景秀筹款的过程,描绘出城市和乡村的一些人的精神面貌。同时,还向读者展示出了农村妇女景秀在城市特定环境里的感情衍变的层次。景秀的感情本来是纷繁的,复杂的,值得浓彩般抒发的,然而,作者却写得很单纯,因为景秀的出发点本身是单纯的,甚至,毫不夸张地说是崇高的。这样,这篇小说就显得出奇制胜且耀人眼目了。景秀筹款的细节,像一颗又一颗珍珠,通过作者的拾缀,连成了一串项链。小说写得入情入理,真实可信,尤其是在筹款过程中,景秀的心理,写得很耐人咀嚼。
这篇小说的成功在于:它有诗歌的激情。《苹果车》的内涵是深刻的,是通过作者对生活长期观察,从生活中总结出来的。据康广洲介绍:这篇小说,从构思到动笔,他花了四年时间。康广洲出生在农村,务过农,打过工,经过商,对农村和农民,怀着很深的感情。正因为他对农村和农民怀着很深的感情,才使得这篇小说能够以小见大,多侧面地真实地反映出生活中的一个恢宏的主题。单从这一点上来说,这篇小说,无疑是成功的。然而,同样,也是单从这一点上来说,这篇小说,无疑是失败的,因为它太“实”了,太“烫”了,太“超载”了,太有“激情”了。换一种说法,即这篇小说承受不起作者强加给它的重量。这些重量,既是现实的,历史的,更是作者本人主观的。在这里,我的意思并不是说小说不需要重量。小说需要重量。小说需要的是小说承受得起的重量。小说有一个作用就是把重变轻,把轻变重。在诗歌,也讲究虚和实的结合。显然,作者还没有掌握好小说的把重变轻把轻变重的叙述技巧。就是说,作为一个作家,只有一颗火热的心还不够,还必须学会如何先把这颗火热的心“冷却”处理,然后,才能更好地表现出来。
《苹果车》作为康广洲发表的第一个短篇小说,已经很好地传达了他对农民对农村的种种现状的忧虑。如果《苹果车》能够稍微含蓄一些,诗的激情少一些,将会更好。点评写到这里,我想,这篇小说,如果不叫《苹果车》,叫《苹果》,也许,会另有一番韵味。农村妇女景秀在城市的经历,不正是一枚苹果在城市的经历么?反过来说,也可以成立,即一枚苹果在城市的经历,不正是一个农村妇女,比如,景秀,在城市的经历么?《苹果车》开头写到车:“车行驶在故道大堤上”,然后,在后面的叙述中,苹果车就消失了,没有起到任何作用。这,也是一个遗憾。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