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路顺风


□ 许 旭

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身子骨就像脱了榫的木柜一般几欲崩裂,耳朵里仍然回响着“咣当咣当”的钢铁声。其实,犯人服刑完全可以坐车而不必坐牢,一天到晚一年到头颠来簸去要比终日面壁的效果好得多。尽管如此,我回到家里仍然需要坐两个小时的汽车。两个小时。
我爬上汽车,只有稀稀拉拉的几个人。有的别着脖子毫无目的地游弋自己的目光,有的低着头哗啦哗啦翻一沓小报,有的往嘴里送一颗瓜籽,好像一个世纪以后,才将壳儿吐出来。都是十分的无聊。我找了一个座位坐下,等着司机截获一个又一个猎物,好把闷罐般的车厢塞满。
解决旅途寂寞的办法不是没有,只要有一个妙龄女郎坐到身边,观其芳容,嗅其体香,想其优美,不快便会烟消云散,寂寞便会无影无踪。倘能再搭上腔,说上话,那更是万分荣幸的事,所有的空虚都会在一言一语之中消弥。可是,火车上的一天一夜里,我没有发现一丁点的美丽,没有和任何人说一句话,所能感受到的,只有火车在运行中发出来的噪音,“咣当”,“咣当”,单调又贫乏,烦躁又恼人。现在,我十分地渴望,热切地期待着一位妙龄女郎坐到身边,给我以愉悦。
“你,往里边坐。”正在遐想的当儿,一个闷头闷脑的声音响了起来。是一个老音,准确地说,是一个腌臜的老者。他头发凌乱地蓬着,稍一抖动就有头皮屑或是灰尘落下,上衣的钮扣只剩了两颗,并没有扣,里里外外都现出油光光的污垢,袖口上还有一堆莫明其妙的脏物。两条裤腿全是灰,一掸就可以掸净的,他却没有掸一下。
“别处不是有空位吗?”我怎么能够容一个老者一个腌臜的老者坐到身边,而不等待妙龄女郎的到来呢?我扭过头,瞟他一眼,动也没动。
“你这儿不能坐?”老者不管三七二十一,已经挨着我的身子落下了屁股。就在我躲开老者,往窗子边避让的时候,一位妙龄女郎在我前排那个五大三粗的汉子身边坐了下来,正正地对着我。女郎理一头短发,并没有染成招摇的颜色,圆润的双肩上披一件浅色的衣衫,只露出白皙的细嫩的颈,似乎看得见汗毛在微微的颤动。女郎坐定,伸出纤纤玉手插进头发,捋出来,划一道优美的弧线。伴着一股撩人的馨香,一根秀发悠然飘到我的面前。倘若不是老者抢先蹭到我的身边,女郎肯定会挨我坐了,那是何等的满足,何等的惬意呀。我向老者抛去一个憎恶的眼神,又将身子朝里面挪了挪。
汽车启动了。车厢已经挤成了一锅粥,我的目光只能局限于一个狭小的空间。其实,即便可以四下环顾,我也不会舍近求远。我定定地看看女郎,看着女郎的头和肩呈现出来的背影,想象着她的俏丽。那一定是一张秀美的脸,白里透红的肤,顾盼生辉的目,娇小玲珑的鼻,慑人魂魄的嘴,或许,还有一颗恰到好处的美人痣。不是冷面,也不是娇艳;不是矜持,也不是张狂,而是万种风情的妩媚。最最动人的当然是女郎的胸前,不大也不小,不挺也不瘪,适宜地凸现着女人的曲线。
汽车颠簸起来,过道的乘客就像倒立的钟摆一般一忽儿左一忽儿右。老者似乎害怕人墙的倾覆,不停地往我这边挤让。我只好挺胸收腹,尽量不跟他接触。我十分后悔没有用谎言阻止老者坐到我身边,仅仅是须臾之差,就可以迎接姑娘的到来,欣赏她的绝色,感受她的娇柔。......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