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防盗窗


□ 乔 叶
门外是三个人,领头的自然是那个老板。后面跟着的两个看着眼生,想来就是他的伙计。灵芝连忙把门打开,回头朝老杠叫道:“装窗的师傅来了。”老杠在沙发里欠了欠身子,道:“就这三个?”
  “下头还有俩。”老板说。
  老杠笑了笑:“进来坐吧。”
  三个人没在沙发那里坐,只围着坐到了餐桌前。灵芝从冰箱里取出三罐健力宝。劳力人是不喝茶的,这大夏天,前些日子的雨气还没干透,太阳一晒,整个地面儿热得像蒸锅,人站一会儿就成了香菇鲜肉包,谁还喝热茶?那还不够急人的。只有在空调房里的没事儿人才喝热茶呢。他们素常喝的都是放凉了的白开水。不过,今天这日子,给人家喝白开水是太寒酸了。灵芝看了看手里的健力宝。一听健力宝在他们的米线店里卖三块钱,想喝也是得挑日子的呢。
  灵芝把健力宝一一放到他们手边,他们都没有动,也没有看。老板从裤袋子里摸出一盒烟,给两个伙计各散了一支。灵芝留神一看,是“散花”。她走到客厅,打开电视柜下面的抽屉,取出一盒“红旗渠”。“散花”两块五一盒,是劳力人的家常烟。“红旗渠”五块钱一盒,对他们这些装窗的人来说,就是很郑重的待客烟了。
  “烟我这儿有。”老板说。
  “你有是你的。”灵芝说。
  老板就接了烟,打开,又散给两个伙计各一支。他们正好把那支“散花”抽完,就继续接着抽“红旗渠”。灵芝瞄了一眼,三罐健力宝也已经被打开了,就在她去拿烟的工夫。
  这个老板灵芝已经见过两面,第一次是去他的店里订货看样式,第二次是他来家里量窗户尺寸。都穿着汗褂子大裤头,很不周正。今天他虽然仍是黧黑的脸色,乱糟糟的头发,却显然要齐整一些:深蓝色的T恤衫束在深灰色的裤子里,黑皮鞋的鞋面还挺干净,鞋边儿上却还沾着些黄泥,跷起来的那只右脚底,黄泥则厚得像张烙馍。两个伙计仿佛在店里见过,都不知道年纪,只能说一个小,一个更小。更小的那个要瘦一些,矮一些,眼睛倒是大大的,更显出几分稚气和单薄,如一只没长好的小山芋。小的那个相比之下要高一些,壮一些,眼睛小小的,穿着一件黑色的圆领汗衫,胸前却印着一个大大的白蜘蛛。他的头发是橘黄色的,和棕黄的皮肤连在一起,如一只坚实的土豆。
  “你们的人齐了没有?”抽完了两支“红旗渠”,老板问。
  “说话间就到。”老杠说着从沙发上站起,走了过来,问灵芝:“楼上打招呼了吗?”
  “打了。”灵芝说。
  “楼上那家也装了吧?”老板说。
  “装了。”灵芝道,“你装的?”
  “那还能有谁?”老板得意道,又把脸转向老杠:“这个小区我装了不知道有多少家了,你们怎么今天才装?”
  “要我说,一辈子不装才好。搭眼一看都是鸟笼子,自己也是笼子里一只鸟,有啥意思。”老杠说,“女人家心眼儿小,一心要装,就装了。省得她唠叨。其实装这有啥用,该丢还得丢,该偷还得偷。”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