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曹久平在《太阳照常升起》中的美术天地


□ 王 娟

  王娟
  女,影视学硕士,任职于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电影美术是为银幕世界进行造型设计的美术,这是教科书的概念。
  美术师其实是银幕世界的最先创造者。银幕世界是相对于现实而言的另一虚拟世界,梦与现实的关系最接近银幕世界与真实时空的关系。银幕空间呈现出什么样的形象质感,美术要负重大责任。我的理解是凡银幕上看到的都和电影美术有关。美术师的责权仿佛很大,下属服装、化妆、道具、置景四个相对独立的组。也有个说法——美术师是“不管部部长”,其实是“什么都管”。
  记得20 世纪80 年代在电影厂美术部门每星期例会,美术师们在议完事后常纷纷抱怨:大到电影业小到摄制组对美术这个行业都不够重视。相传摄制组现场剧务每天喊:“木工、油工、场工、美工出发了!”美工师、总美工师是前苏联式的称呼,简称美工。80 年代后渐渐改称美术师、美术设计、美术指导,简称美术,海外则称艺术指导。这是一特别幕后的职业。遇到拍现代戏,实景全选好了以后,无需加工,导演更愿意直接指导服、化、道,美术师就基本成一摆设了。另一种情况,经过几个月的精心设计制作,把实景打造成符合影片要求的样儿,大组一到,美术的活儿做得越真实别人就越以为原本如此,谁会仔细观察哪些是美术的工作呢?有时连自己都记不起原先的模样了,更别说导演、摄影、制片了。美术怎么说都是一悲剧性职业。看电影的观众更不知道美术在电影里是干什么的。
  
  朋友式的群体合作
  
  我有幸一直处于另一种工作状态: 从剧本开始就与导演等主创进行讨论。这阶段不谈技术性问题(用什么机器、胶片,上哪儿拍摄,要花多少钱去改景,等等),而是注重我们要拍一部什么样的电影,面对题材怎么改造它。解决拍电影中的难题勿忘“纲举目张”。从第一场戏开始一遍遍地谈剧本,就是要先解决“纲”的疑惑。这大概已超乎通常美术师的工作,只存在于朋友式的群体合作中。
  《红高粱》开机前在山东高密王吴水库体验生活,我和艺谋、姜文住在同一间房,三张铺凉席的木板床。这水库大概只蓄水不发电,晚上总是停电,不能老谈艺术吧,三人就躺在凉席上唱歌,发现“文革”的歌曲姜文居然全会唱,歌词都不含糊,一算时间,到1969 年“文革”高潮时他才6 岁,记忆力就不说了,至少是少年老成吧?想想他22 岁起已经演了《末代皇后》中的溥仪和《芙蓉镇》中的秦书田,加上《红高粱》中的我爷爷,全是中年人。我说他已过早地步入中年了。后来拍戏过程中,他先在宿舍把自己的重场戏小范围比划一番,弄踏实了再去找张艺谋,锦上添花,比原方案更好,艺谋欣然采纳。拍完《红高粱》我俩通信,我说什么时候你拍自己的电影吧。一起拍电影,我和姜文相互约了几次都没实现。1993年《阳光灿烂的日子》要筹备时,我和张艺谋为《活着》已工作几个月了。1998 年《鬼子来了》采景第一天,正是我们《一个都不能少》开机的日子。直到2004 年拍完《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后,已是中年的姜文开始筹备他的第三部电影。一个荒诞喜剧题材已有了雏形,编剧已写过一两稿,但讨论过几次我都没有真正兴奋过,我基本上一直浇凉水,感觉那个故事再弄也达不到姜文前两部作品的分量,尤其在他停了六七年之后,一出手一贺岁的档次吗?
  到了2004 年国庆假期的第二天,姜文把先前参与讨论的人都聚到家,讲了个40 分钟左右的故事,听着的确耳目一新。故事分四段讲述,一、三是边远的乡村,以小说《天鹅绒》作基础,中间插的第二段故事发生在城市,是以姜文小时候在“文革”期间目睹的真事为核心,第四段源于姜文几天前一个早晨似睡非睡时的梦境,窗帘缝隙透过的日光被他潜意识加工成一望无际大沙漠里初升的太阳,两匹骆驼踏着音乐鼓点由远而近……我听着觉得很特别,借姜文的话“这个故事没有人讲故事的逻辑”。故事简约但给人复杂的感受。70 年代的事儿经他一讲产生了那种似与不似之间的印象,透着一种久违了的浪漫。最后部分讲50 年代,也就是故事里人物20 年前的状态,是点睛之笔。时空的重新装置产生了超现实的感受,似乎俯身看到了过去和未来……我强烈地要求放弃前一个荒诞喜剧,改做这部影片。到现在影片在法国做混录,两年半了,中间因为资金和其他问题停了8 个月没拍,是别人双倍时间都不止的漫长拍摄过程。
  故事虽然最初就有了很好的框架,但从充实和丰富程度上讲,按影片的标准是不够的。后来长期锤炼剧本,一轮一轮地讨论,编剧一再重写,美术有空就去选景。有时内容会涨得很大,很多东西都会来诱惑我们,意思也会跑,那就坐下来,再听读剧本,每人拿出意见和建议来。我始终坚信听姜文第一次讲述故事的感觉。这是一个剧作和创意成长的过程,很像和张艺谋《英雄》之前合作的那些电影,并且有过之而无不及。
  作为美术指导,我和导演谈超出造型范畴的问题,包括剧本本身。我并不觉得这是美术之外的工作,看到电影中的很多细节和剧情设计与我的参与贡献有关,这是很愉快的感觉。电影是一荣俱荣的事儿。多年一直能感受到这种朋友式合作给电影创作带来的好处——集思广益;电影的内容和形态反复讨论,重场戏反复讨论……我一直觉得主创们对电影了解得越透彻越有方向感,这是创意选择的指南。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