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曹久平在《太阳照常升起》中的美术天地


□ 王 娟

  王娟
  女,影视学硕士,任职于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电影美术是为银幕世界进行造型设计的美术,这是教科书的概念。
  美术师其实是银幕世界的最先创造者。银幕世界是相对于现实而言的另一虚拟世界,梦与现实的关系最接近银幕世界与真实时空的关系。银幕空间呈现出什么样的形象质感,美术要负重大责任。我的理解是凡银幕上看到的都和电影美术有关。美术师的责权仿佛很大,下属服装、化妆、道具、置景四个相对独立的组。也有个说法——美术师是“不管部部长”,其实是“什么都管”。
  记得20 世纪80 年代在电影厂美术部门每星期例会,美术师们在议完事后常纷纷抱怨:大到电影业小到摄制组对美术这个行业都不够重视。相传摄制组现场剧务每天喊:“木工、油工、场工、美工出发了!”美工师、总美工师是前苏联式的称呼,简称美工。80 年代后渐渐改称美术师、美术设计、美术指导,简称美术,海外则称艺术指导。这是一特别幕后的职业。遇到拍现代戏,实景全选好了以后,无需加工,导演更愿意直接指导服、化、道,美术师就基本成一摆设了。另一种情况,经过几个月的精心设计制作,把实景打造成符合影片要求的样儿,大组一到,美术的活儿做得越真实别人就越以为原本如此,谁会仔细观察哪些是美术的工作呢?有时连自己都记不起原先的模样了,更别说导演、摄影、制片了。美术怎么说都是一悲剧性职业。看电影的观众更不知道美术在电影里是干什么的。
  
  朋友式的群体合作
  
  我有幸一直处于另一种工作状态: 从剧本开始就与导演等主创进行讨论。这阶段不谈技术性问题(用什么机器、胶片,上哪儿拍摄,要花多少钱去改景,等等),而是注重我们要拍一部什么样的电影,面对题材怎么改造它。解决拍电影中的难题勿忘“纲举目张”。从第一场戏开始一遍遍地谈剧本,就是要先解决“纲”的疑惑。这大概已超乎通常美术师的工作,只存在于朋友式的群体合作中。
  《红高粱》开机前在山东高密王吴水库体验生活,我和艺谋、姜文住在同一间房,三张铺凉席的木板床。这水库大概只蓄水不发电,晚上总是停电,不能老谈艺术吧,三人就躺在凉席上唱歌,发现“文革”的歌曲姜文居然全会唱,歌词都不含糊,一算时间,到1969 年“文革”高潮时他才6 岁,记忆力就不说了,至少是少年老成吧?想想他22 岁起已经演了《末代皇后》中的溥仪和《芙蓉镇》中的秦书田,加上《红高粱》中的我爷爷,全是中年人。我说他已过早地步入中年了。后来拍戏过程中,他先在宿舍把自己的重场戏小范围比划一番,弄踏实了再去找张艺谋,锦上添花,比原方案更好,艺谋欣然采纳。拍完《红高粱》我俩通信,我说什么时候你拍自己的电影吧。一起拍电影,我和姜文相互约了几次都没实现。1993年《阳光灿烂的日子》要筹备时,我和张艺谋为《活着》已工作几个月了。1998 年《鬼子来了》采景第一天,正是我们《一个都不能少》开机的日子。直到2004 年拍完《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后,已是中年的姜文开始筹备他的第三部电影。一个荒诞喜剧题材已有了雏形,编剧已写过一两稿,但讨论过几次我都没有真正兴奋过,我基本上一直浇凉水,感觉那个故事再弄也达不到姜文前两部作品的分量,尤其在他停了六七年之后,一出手一贺岁的档次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电影艺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电影艺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