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婚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女总裁:嫁给小我20岁的“强奸犯”


□ 华丽的流年


2004年11月8日,湖南省长沙市建鑫大酒店举行了一场特别的婚礼。新娘是年过五旬、身家千万的拾慧文化公司总裁陈程,新郎则是比新娘整整小20岁、曾因强奸罪入狱三年的姜维龙。这对身份悬殊、外表极不相称的新人的结合,引起了当地市民和媒体的强烈关注,人们不禁要问:他们是怎么走到一起的?是当事人一时“头脑发热”还是另有隐衷?这样两个人之间会有真的爱情吗?
带着诸多疑点,不久前,笔者亲赴长沙,敲开了这对“特别夫妻”的家门,采访过程中,老实的姜维龙憨憨地笑着忙前忙后端茶倒水,大方的陈程则主动打开话匣子,满脸甜蜜地讲起了这段离奇姻缘的前因后果。

善良男人误陷囹圄

我是在五年前认识姜维龙的。那时候,他还在服刑期间。那年国庆,和我相熟的一位监狱领导邀请我去他们那里参观,在窗明几净的监舍,一个装满纸玫瑰的玻璃瓶引起了我的注意。它的主人就是姜维龙,据说,这些精致的花朵都是这个看起来五大三粗的男人亲手扎的。
从熟人口中,我得知姜维龙是因为强奸罪入狱的。这让我特别惊讶,一个会扎出如此美丽的玫瑰花的男人怎么会做出那种丑陋事?“是啊,他这罪来得有点儿冤。”熟人叹了口气。
“这话怎么说?”我好奇地追问。
架不住我的再三要求,熟人说出了原委。
原来,姜维龙打小失去父母,一直靠左邻右舍接济过活,长大后又因为书念得少,连外出打工都没人要,只有靠着几亩田土勤扒苦作,日子过得非常艰难,也因此一直找不到老婆。
1996年秋天,姜维龙35岁那年,村子里突然来了个疯女人,这女人蓬头垢面,衣着褴褛,嘴里咿咿哑哑地唱着戏文。当时许多人围着看热闹,姜维龙也挤在人堆里。说也奇怪,那女人看到姜维龙,本来没有表情的一张脸突然活了,咧开嘴傻笑起来,伸出手就要抓他的手,还大声叫着:哥,哥。在场的人都哈哈大笑。有人说:“姜维龙,怕是老天爷看你可怜,扔给你个媳妇。”姜维龙窘得脸直发烫,赶紧撒腿跑了。
当天吃过晚饭后,姜维龙又揣着个饭团子出了门。善良的他心里总觉得不踏实,想着那疯子不知饿了没有。因为怕她纠缠,他打算趁疯子不注意把饭扔下就走。可在原来的地方找了一圈,还是没见着疯女人。就在他准备回去时,他听到一阵剧烈的咳嗽声,循着声音绕到牛棚后面一看,疯女人正有气无力地躺在一堆干草上,大张着嘴,脸色发青,喉管里发出拉风箱般的喘气声。她病了。看到这情景,姜维龙想也没想,就弯腰背起她去了村里的诊所。
谁知请神容易送神难。疯女人病好后,怎么也不肯走了。如他一要她出门,她就抱着他的腿流泪,要不就跪下来给他磕头。看她似乎认定了他这个哥,姜维龙也无可奈何。就这样,疯女人在他家里住了下来。
由于疯女人生活不能自理,梳头洗脸洗澡都得姜维龙帮忙。第一次帮疯女人洗澡时,从来没有接触过异性身体的姜维龙手直打哆嗦,怎么也解不开那衣服上的几粒扣子。洗完澡后的疯女人让姜维龙很是吃了一惊,她居然皮肤白皙,五官端正,非常的漂亮。
自从有了这个疯女人后,姜维龙单调孤寂的生活变得有滋有味起来。每天在外面劳作时,他都会惦记得她在家里好不好;别人给点什么好吃的,他也要揣回家留给她;他还把自己穿不了的小了短了的衣服拿出来,动手改了给她穿。
在他的悉心照料下,疯女人渐渐对他有了好感。有次姜维龙在禾场上和别人比赛掰手腕,疯女人以为别人欺负他,拿着一把菜刀就“嗷嗷”叫着朝那男人冲了过去。后来别人都打趣姜维龙说,可不敢跟你玩了,说不定就做了你媳妇的刀下鬼。说得姜维龙红了脸。可心里却甜滋滋的——长到三十多岁,第一次有人这么关心他在乎他。
两颗心就这样越走越近了,时间也不知不觉到了隆冬。一个北风呼啸的夜晚,半夜醒来的疯女人嚷着“好泠”,钻进姜维龙的被窝,面对这突如其来的“艳福”,正值盛年的姜维龙热血沸腾,不顾一切地抱住了疯女人……
1997年1月1日,一个令姜维龙终身难忘的日子,这天,他牵着疯女人的手走进了镇政府,咨询结婚的事。为了郑重其事,事先他还找算命先生给疯女人取了个好听的名字:姜平。然而姜维龙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个预期中的大喜时刻,竟成了他生命中的灾难日——半个小时后,一辆呼啸的警车将他带到了附近的平安派出所,理由是涉嫌强奸。
1997年5月,按照《刑法》有关规定“明知对方是无性防卫能力的精神病人,而与其发生性行为的,构成强奸罪”,考虑到姜维龙属无知犯罪,没有侵犯受害人的主观故意,法院从轻判处姜维龙有期徒刑三年。
“这么说来,他倒是个难得的好心人,只是吃了没文化的苦。”听完姜维龙的故事,我惋惜地说。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