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暴雨即将来临(短篇小说)


□ 陈宏伟

  1

  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两个女人就打在一起了。人们发现她们的时候,一个女人已抓住了另一个女人的头发,甩开巴掌打着后者的耳光。她们像突然从地底下冒出来两个怪物,一下子吸引住人们的目光。

  两个女人都大约二十八九岁,身高也差不多,一米六七左右。一个胖一点儿,也不是很胖,只是看起来较另一个健壮一些。她的脸盘很大,皮肤也很白,剪着齐耳的短发,戴着一副眼镜,很有修养的样子。她穿着白色短袖,黑色的半长裙,像个秀外慧中的大学讲师,我们姑且将之称为女人甲。另一个是女人乙,与女人甲比起来,要瘦许多。她身材秀丽苗条,留着一头长发,好像刚洗过,有些还一绺一绺的,显出湿漉漉的痕迹。她上身穿着紧身的黑色薄纱短衫,胸前一片镂空的绣花,下身穿蓝色的牛仔裤。她的头发被女人甲抓住了,不是从后面,从前额处把她的头发紧紧地攥在手里,散乱的长发遮住了她的脸。

  一片阴沉沉的乌云已经在城市的上空徘徊了一个下午,而且有越来越低的迹象,地上没有一丝风,闷得人们几乎喘不过气来。很多人都在这时候走到大街上,期待着一场暴雨的来临。这是下午六点多钟,适值下班时间,正逢人流高峰。这条街的名字叫申城大道,是申城市的一条交通主干道,街道中间竖着一排铁制栅栏,车辆从两边分过,和一辆辆自行车挤在一起。街边是比马路高出十多公分的步行道,两个女人就在步行道上打了起来。人们簇拥在一起,在街边站成一个半圆形,将两个女人包围在中间,他们津津有味地看着两个女人打斗,目光专注,宛若在观看马戏团的表演。

  刚开始女人乙大约还反抗了几下,有点儿针锋相对奋起抵抗的意思,不过在挣扎中她很快就处于下风。问题出在她的头发上,她的头发烫过拉丝,纵使刚刚洗过,后面的几绺也仍然显得很平直,依稀可见笔直顺滑时如瀑布一泻而下的风采。这头飘逸的秀发作为她身体的一部分,曾经给她增添了无限魅力,但现在却增加无限痛苦。很轻易的,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它就被女人甲抓在了手里。女人甲像个技高一筹的拳师,一招制敌而切中要害,出手就抓住了女人乙身体的短板。女人乙拼命想将头发夺回来,但如同一条咬上钩的鱼儿,想挣脱却又不敢使出全力。女人乙只好放弃了进攻,她甚至放弃了防守,只是紧紧地握住自己的发根,像拔河一样尽可能地往回拉。稍有松懈的话,她的满头秀发大约都要被女人甲拽掉的。由于女人甲是从前额处抓住了女人乙的头发,女人乙只好弯着腰,双手护在头前,这使得她的身体像一只快要被蒸熟的龙虾,蜷缩而可怜。

  女人甲见她没有了反抗之力,便只用左手死死地攥着她的头发,腾出右手一个大耳刮子朝她的脸上打去,由于长发遮面,巴掌被阻隔了一下,并没有发出响亮的声音,或者说声音不太清脆,是很沉闷的一声响。这让女人甲觉得有些失望,好像自己使足了力气,却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又一个耳光打过去,还是一声让人泄气的闷响。女人乙已彻底放弃了抵抗,一副被动挨打的态势。女人甲看见人群围得越来越紧,就拖着女人乙走了几步。她们走到旁边一处正在建设的工地门前,由于新建建筑往后退了十余米,门前比较宽阔,更利于大家围观。女人甲拖着女人乙,像—个正气凛然的女革命家拖拽着—个卑鄙无耻的革命叛徒,要将叛徒拉去见党组织,然后“砰”地一声枪毙掉。或许为女人甲身上的英雄气概所折服,人们自然而然地闪出—个豁口,放她们过去。待她们停下来后,人们立即重新围了起来,里三层外三层,不透一丝风。围观的人群和宽阔的场地大大激发了女人甲的兴致,或者说是唤醒了她的表演欲。她慢慢将右手甩到身后,深吸一口气,又慢慢挥至女人乙的脸部前方,左右晃了几下,像在瞄准,又似在发力,接着甩至身后,猛地扇到前面来,“啪”地击在女人乙的脸上,这一次声音终于大了一些,清脆而响亮。声响之后,女人甲竟然将手在空中抖了几抖,然后又看了看手指,一副疼痛不已的样子,好像她刚才这一巴掌打在了铜墙铁壁上面似的。她的动作,像幽默滑稽的哑剧表演,不需要任何言语,激起了现场观众的一片哄笑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