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真实”的道路上



  读许伟庆的小说《烦躁不安》,(载《北京文学》今年第1期)我的确读出了一种“可怕”的真实。他将和平时期的军营生活真真切切地说了出来,既不拔高,也不饰美;既不落俗套,又不大离谱;既没有故作深沉的反思状,也没有故作姿态的潇洒状。他在严肃认真地思考:军营生活是不是纯粹为了崇高的理想而进行的供人观赏的表演呢?
  我非常佩服19岁的许伟庆对文学的真诚和果敢。当代中国的军旅文学在经历了英雄主义阶段,写普通人阶段,破无冲突论阶段和人性深入阶段后,对表现和平时期军人的牺牲和苦闷已经达到了相当的高度,许伟庆的《烦躁不安》也就是在这个层面上展开的,在此不必赘述它的意义。只想谈谈留给我印象最深的小说叙述语言——粗犷的构建真实的语言。
  正如编辑先生所言:“它实在是太真实,真实的让人有些不敢相信。”然而,我们读者为什么还会“信以为真”地接受这篇小说呢?就是因为小说日常的、口语的、粗鄙的、逼真的话语,“王健,你他妈的给老子走好点!”,“又是劳动,狗日的”,“老子洗过的地板比你们走过的路还要长”,“老子以后他妈的一定讨十个老婆”……是亲切质朴的语言引领你进入了作家设置的小说情境;是语言的表述,建构和支撑着故事的真实。但掩卷仔细一想,许康们的言行举止在军营里可能发生吗?我想不只是我一个读者,几乎所有读者还是相信军营里有铁的纪律,军人的思想境界和道德修养是高人一筹的。我在此无意与许伟庆探讨这篇小说的内容真实与否,但却想点明一个问题:即一个好的作家绝不能满足于在语言的狂欢中完成自我表述欲望的宣泄。因为小说的语言叙述不外乎两大类,即表述和陈述。我想高明的作家应该尽量保持陈述的立场,让小说中的场面和人物自己凸现和站立起来,由此将“真实”呈现出来。而不是作家自己冲动地往前站,急吼吼地表述自己的想法,来影响支配读者到达“真实”。在《烦躁不安》中,笼罩着作者思想情绪影像的主人公许康,不就起到了代作者表述的作用吗?
  200436上海大学文学院00级573信箱 孙国亮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