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河蚌之痛


文丨江少宾

  我知道,有些岁月已经永远地流逝了,就像白荡湖上那些疼痛的渔歌,它们沉睡在一个村庄的记忆里,永远不再苏醒。

  白荡湖,是长江的一脉支流,也是枞阳县境内最大的淡水湖泊。湖的正东方,低矮的藕山一路绵延,从东到北,像一个被天空压服的巨人,白荡湖汹涌的波浪,常年拍击着它的胸腔。湖的西南方,是错落起伏的巢山,山脚下炊烟袅袅,堆积着蘑菇一样的村庄。巢山和藕山就像两瓣打开的蚌壳,捧着白荡湖这颗裸露的珍珠。

  那个饥馑的年月,烟波浩淼的白荡湖,营养着大批的淡水鱼。繁殖的季节,长江里的刀鱼时常逆流而上,据养殖场里的员工说,那些体态肥美的刀鱼浩浩荡荡,多得可以用手抓。这个夸张的修辞像一支兴奋剂,极大地鼓舞着白荡湖周边的村庄。当河汊沟湾里的鱼虾蟹鳖差不多都被捕捞上岸之后,白荡湖终于锁住了乡亲们的目光。养殖场里的捕鱼队坐着小划子,在湖面上来来回回地撒网和收网。一网撒下去,拉上来,网里满满的,都是鱼。再撒下去,再拉上来,网里还是满满的,都是鱼。鱼们个个活蹦乱跳的,温暖而诱人的色泽,荡漾在粼粼的波光里。

  时间久了,乡亲们终于忍受不了这种温暖的诱惑,领头的是新庄的唐胜。唐胜是村里的文书,常年戴着一副宽大的黑边眼镜,常年穿着一双灰白色的旅游鞋,走路虎虎生风,身后都是灰尘。照说唐文书是不需要如此冒险的,但为了家里的一儿两女,唐文书到底还是铤而走险,做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据说某个月朗星稀的夜晚,唐胜躲过巡逻队的探照灯,屏声静气地下了水,半个小时的工夫,网里就有了不俗的收成。浑身水渍的唐文书居然毫不顾忌自己的身份,他一边得意忘形地拖着活蹦乱跳的渔网,一边大声地唱着《洪湖水浪打浪》,深情的歌声唤醒了大半个村庄。这个夜晚的唐胜彻底改变了大家对他的印象,这个夜晚的唐胜不再是村里的文书,他只是一个父亲,为了自己的一儿两女,文书摔掉了自己的眼镜。

  连唐文书都要里子了,乡亲们还要什么面子呢?也没什么面子可要的了。乡亲们的菜篮子于是大为改观,甚至连家里养的猫,也胖了许多。当然也有倒霉的乡亲,或者是新手,胆小,动作也不够利索,被巡逻的队员当场逮住,人赃俱获。好在巡逻的队员大都是一些熟识的村邻,农民兄弟间那种朴实的同情与怜悯,使这些倒霉的乡亲大多还能拎一两条鱼回来,慰藉慰藉营养不良的孩子、风烛残年的高堂老人。偷回来的鱼,大多是熬汤,很少有人家舍得红烧,红烧一条鱼顶多吃两顿,但一条鱼熬出来的汤,至少可以喝两天。贫乏的物质生活严重篡改了人们的心性,唐胜很快就成了一名惯偷,隔三岔五的,深夜的村口时常传来他的歌声。唐胜的大女儿唐梅花和我同学,上学或放学的路上,唐梅花总会炫耀她家的鱼汤,她一面骄傲地扬着小小的脑袋,一面回味似的舔着嘴唇。每当唐梅花舔嘴唇的时候,我总是忍不住自己的涎水,我很想说几句反击的话,但又怕涎水暴露出我的馋。那时候的唐梅花其实已经懂事了,每次我一咽涎水,她的话匣子立即就打住了,一路上,再也不提她家的鱼汤。有一回,唐梅花用塑料袋从家里带了一小汪鱼汤,藏在书包里,也许是唐梅花过于慌张,塑料带没有系紧,鱼汤在路上全都漏掉了,一册语文和一本大字练习册因此都遭了殃。一打开书包,唐梅花的眼泪就滚下来了,她哽咽着,捶打着我的肩膀。我手足无措地站在她旁边,不知道怎么安慰她。那是我第一次看见唐梅花流泪,这个早熟的小女孩,她伤心的脸庞,和“梨花带雨”多么相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