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欲望的舞蹈


□ 阿 宁


贫寒的家庭造就了女主人公对金钱无尽的欲望。投靠韩经理,继而接近市长,在官场与商场间周旋,亲情和爱情渐行渐远,她得到了什么?命运最终给了她什么?

1

妈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打扮自己的?父亲死后,她把自己弄得像个家庭妇女,我给她买衣服她从来不穿,她说:你爸爸都没了,我穿这些让人笑话。我说:爸爸没了怎么样,咱们就不生活了?在我看来,追求美是理所当然的,这是为自己,跟别人毫无关系。
妈妈穿旧式的灰、蓝色衣服,用最便宜的擦脸油。她对我用的洗面奶,护肤霜连看都不看。我说:妈,你试试这个。
她说:别闹了,我心里烦着呢。
我一让她化妆,她就说烦。我说,妈,你别这样烦,外面的天地大着呢,你怕什么。说到底我们是女人,这世上只要有男人,就有女人的饭吃。
妈妈瞪着我:你什么意思。我说:没什么意思,就这个意思。
晚上,我要出去。她对我说:你天天在外面疯跑,也不知道陪陪我。我听她说得伤感,心想,你可不该让我陪,你岁数并不大,应该让男人陪你。我也不该在家里,外面有的是让我陪的男人。不过我还是留了下来,我想让她愉快些。这家里现在不让她操心的,就剩下我了。
上礼拜,别人给我大哥介绍了个对象。大哥本来不想去见,被妈妈逼不过只好去了。女方很喜欢他,他回来却说人家不愿意。妈妈不相信,找到介绍人,介绍人说女方愿意,只是看到他对人家太冷淡,才灰了心。
妈妈问我:你说说,他到底打得什么主意。
我说:他准是还没忘了那个刘玛丽。
刘玛丽不是早调走了吗?
我说:她调走了,把你儿子的心也调走了。
妈妈哭了,说: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她一边哭一边埋怨爸爸,说他不该走得这么早。你的两个哥哥,一个不找对象,一个拐了家里的钱没有音讯。家里只有你还听话,她说。
我对她说:人各有命,他不愿找对象,你着急顶什么用。再说你也别拿我当好人,说不定我比他们还让你操心呢。
她瞪着我说:你可不能干害人的事呵。
她还是过去的老观念,认为男人不好都是因为女人。大哥是刘玛丽害的,二哥是小耗子害的,其实他们都不是好东西。这世上本来就没好男人,男人长着那个东西,就是祸害人的。
我装模作样地说:妈,我是你拉扯大的,你还不知道我吗?你怎么拿我当刘玛丽了。
她说:咱们家再也出不起事了,你一定要听妈的话。
我点头,心想怎么能够甩开她,我这儿还有一大堆事呢。
外面有人叫门。我开了门,进来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吓了我一跳。仔细一看是我二哥小学时的同学,后来他们做生意成了朋友。他一进门就问:丛森在不在。我说:不在,我二哥好长时间不回家了。
他问:去了哪儿。我说,不知道。家里现在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谁都不知道他去了哪儿。他走时跟我妈妈拿了六千块钱,说是回来就还。现在已经快一年了也没见他的人影。
妈妈在里屋问:谁呀。我说:找我哥的。我本来不想让他进去,他顺着声音答应了一声,走了进去,说:大姨,我来找你说说丛森的事。妈妈愣了,问他怎么回事。他说:前些日子丛森跟我说急用三百块钱,四五天就还,现在过去半年了也不还我。不还钱你倒跟我言一声呵,连人影也没了。
妈妈瞪大眼睛:什么?他跟你借了钱。他借钱干什么。
他说想贩水果,一时钱不凑手,我哪知道他要干什么。
妈妈气得哭,说:这孩子,这孩子。
二哥的同学说:他回来您跟他说说,我们从小同学,他不该这么坑我。我家里要是有钱也就算了,我们家的日子也不富裕,送不起他这么大的人情。
他又说了好些难听话。妈妈听了很难受,说等我二哥回来一定让他把钱送去。那人走了,妈妈坐在那里发愣,她说:你们这是不想让我活了,这是要逼我跟你爸爸走呵。
我说:你别这么说,我可没招你。我没干对不起你的事。
她说着又流了泪。一到关键时刻,她就爱流泪。我看见她这样心里烦。我陪她本来想让她高兴,现在可好,把我也弄得心烦起来。我说:妈,我还有事呢。我走了。
她说:走吧走吧,都走吧,我用不着你们。
我一跺脚走开了。华盛公司的佘经理说,晚上在公司等着我。我开始说家里有事,现在看到二哥这样,又想起了他。我在家里呆着救不了妈妈,也救不了二哥,当务之急得让自己活好,这么一想,我就知道离不开这些经理们。
这会儿,我正跟他谈一笔广告。五万元广告费不算多,我能提百分之十。他不说出,也不说不出。就这么吊着我,光想让我找他。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