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2007年少数民族中短篇小说:五个关键词


□ 刘大先

  每到收获的季节,森林里的熊储备好了休眠的脂肪,松鼠积攒下过冬的榛果,农民清点他们的谷仓,牧民收圈起他们的牛羊……这个时候,我们知道旧年将尽,新春快来了,是盘点一年收成的时候了。
  像一切检视成果的行动一样,回望一年的文学创作事实上是个几乎不能完成之任务,因为新出现的作家、作品纷繁复杂、良莠不齐,从体裁、题材到数量、质量都难以给予一个特定的衡量标准,尤其是对于有着不同文化背景和文学渊源,其中又充满交流融汇的55个少数民族文学来说,更是如此。
  本文只打算以《民族文学》为中心,对于刚刚过去的2007年的少数民族中短篇小说创作做一个回顾,因为中短篇小说往往最切近地显示出一个年度小说创作的生动气息和变化态势。所有的归纳必然是规约的,会在凸现一部分的同时遮蔽另外一部分内容,不过这是必不可少的切割,通过这种总结,我们可以大略触及到某个事物的概况与形状。2007年的少数民族中短篇小说如同多数平常年头一样,并没有特别让人耳目一新的作品,不过在平淡的前行中依然有着让人振奋的力量,许多主题在继续,新的视角在开拓,种种迹象表明,少数民族小说在坚守中隐隐透露出求新求变的势头。就我个人的阅读经验,本年度的少数民族中短篇小说可以提炼出5个关键词:家园、事实、温情、传奇、问题。
  
  家园
  
  文学作为人类精神家园的一种,寄托着人们的乡愁冲动,对于更多处于边疆、边远、边缘地带的少数民族作家来说,这种感受尤为强烈,因此关于大地、自然与怀旧的主题与意向始终是近年来少数民族小说萦绕不去的书写意向。这是一个似乎陈旧但永远不会过时的主题。
  穆罕默德·巴格拉希(维吾尔族)《心山》写几个儿童在寻找“心山”的过程中死去,而另外来的开发者却在试图挖掘古墓发财。“心山”在文本中不光是孩子们纯洁心灵的象征,也是往昔美好家园的孑遗。何炬学(苗族)《回到莲花榜》中的“莲花榜”也是一个类似的象征意象,在这个散文化的作品中,父亲对于莲花榜的令人费解的举动,印证了难以言说的精神焦虑。萨娜(达斡尔族)《拉布达林》中的拉布达林是额尔古纳河边上的一个小渔村,是柳根婶和女儿柳梅生活的地方,柳梅跟鱼贩子到外面闯了一番,终究热土难离,又回到了生于兹长于兹的渔村。对于乡土的眷念与深情,超越了现实物质利益和功利企图的诱惑,具有难以用理性评判的精神向度。
  家园的玄想不仅仅在现实中的故乡、田园、牧场,也流淌于人们的精神世界和道德场域。雪静(满族)《城里没有麦子》中出身城市的大学毕业生郑小萌到山村支教的过程中才真正了解到社会底层的苦难。为了给山里的孩子修一座桥,以便他们能够过河上学,她重返城市找到自己的前男友、继父、父亲等人求助,一无结果。终于打动了一个记者随同采访,也写出了报道,可最后我们知道,两年后郑小萌又一次返回城市了,进入一家外企做秘书,还是为了挣钱修一座桥。这是个让人心酸的故事,现实中这样的故事在少数民族地区并不在少数。小说有力的地方在于,作者并没有将希望寄托在某个个人的善心上,而是无情地击碎了主人公一个又一个的幻想,让世界的残酷一点一点展现在郑小萌和读者面前。放弃了一切幻想之后,唯一能支持郑小萌的就是乡村那纯洁月光下的麦子,这种家园意象具有归属意义,使得努力和挣扎都显得有意义。周建新(满族)《翅膀上的二弟》说了一个长兄如父的现代版,事实上作者的意图很明白:惯子不孝,肥田收瘪稻。这是个很老套的故事:忠厚有担当的父亲是家族的大哥,所以他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有义务帮助家族里所有的人,尤其是无能又没有任何进取精神的二弟及他的儿子。老人家一次又一次地无私奉献,得到的只是一次又一次徒劳无益的失望,他的耐心是那么的经得起考验,以至于读者都几乎要忍不住了,因为谁都可以看出来他的努力总是会竹篮打水一场空的。小说实际上在传统的故事、传统的人物和传统的道德背后写的是一种“执”。这种“执”是对于传统伦理的固执抑或是执迷不悟。不过,无情的现实终究摧毁了父亲的伦理诉求,某种意义上说,小说对于父亲的失败叙事是对于旧式情意的一种哀悼。石彦伟(回族)《把我的钱给我》很短,一个圈套,一个人品,一次心猿意马,一场心甘情愿的骗局,其中可以看出回回大闯爹恪守于一个穆斯林精神家园的道德品行。
  更多的时候,作家们通过象征来完成对于已逝和渐逝的家园的凭吊。希儒嘉措(蒙古族)《风骨》通过苏纳木老人说的关于马的一段往事,浓墨重彩地烘托了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主题。黑公马与老虎搏斗的片断酣畅淋漓,但是因为人为因素的介入——巴音仓和军官剪去了马鬃,以为可以帮助马战胜老虎——导致了黑公马的悲惨死亡。这实在是个恰到好处的隐喻,人出于自身的狭隘想法,自以为是地改变自然,却不知恰恰损害了自然的“风骨”、自然的精神,破坏了自然的和谐,必然要付出代价。小说笔力雄健,浑然天成,携带着草原文明最后的雄风与气势。与之形成对应的是遥远(蒙古族)的《白马之死》,原本驰骋于草原的白马被摄影师和她的丈夫带到了城市,对于自由的向往,对于家园的渴望使它终究不能忍受羁绊,死于逃奔的途中。城市在白马面前暴露出其脆弱可怜的怯懦,如此的对比显现出作者鲜明的情感爱憎与价值取向。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