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以珍贵的历史记忆书写中华民族的认同


  2012年月10日,由四川省作协、中共甘孜州委宣传部、四川文艺出版社、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联合举办的达真长篇小说《命定》研讨会在京举行。中国作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李敬泽,四川省作协党组书记吕汝伦,中共甘孜州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毕世祥,中国作协主席团委员、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常务副会长、《民族文学》主编叶梅等出席研讨会。评论家包明德、汪守德、范咏戈、缪俊杰、何镇邦、曾镇南、张颐武、陈晓明、梁鸿鹰、李霄明、赵晏彪、李朝全、王干、顾建平、李云雷、刘大先等参加了研讨,《民族文学》副主编石一宁主持会议。 达真的新作《命定》是他继《康巴》之后创作的又一部长篇小说,讲述了在抗日战争的危急时刻,康巴高原上的一群青年加入到中国远征军的行列,用鲜血和生命谱写了中华民族抵抗外侮、捍卫尊严的史诗。《命定》是第一部描写中国藏族军人投入伟大的抗日战争的作品,与会专家高度评价刊、说在文学创作乃至中华文化构建等多方面的重要意义,并就小说的人物塑造、结构、叙述手法、语言风格等方面,及作者对历史、民族、国家和战争等方面的思考进行了深入的讨论。

  一部康巴人的“抗战史诗”一个“中华民族”的构建

  与会专家不约而同地关注到《命定》于66年之后去追寻当年英勇抗击日本侵略者、保卫祖国的远征军中还不为人知的藏族战士的足迹,去探寻他们的命运,所具有的非常独特而重要的意义。李敬泽指出,达真这部《命定》,在整个文学的创作中,在文学关于历史的书写中,都开辟了很重要的先河。从小说中可以看到在抗战中康巴汉子——我们的藏族同胞是如何与汉族与各民族的同胞们一起有力地凝聚起来,为中华民族在现代世界上争生存、争权利。《命定》使我们对抗战这个大的民族精神觉醒过程,有了特别清晰和强烈的认识,在这个意义上,它开辟了-一个中华民族认识自身历史的非常有利的新的视野

  陈晓明则从现代性的角度,把《命定》定义为“少数民族的现代史诗”。他认为,对康巴人如何参加抗日战争,这个被忽略和漠视的,被过去现代性的主流叙事所排斥、遮蔽的叙事的重新勾起,是一个历史记忆的重新书写,也是对现代记忆的一种修复。以往的文学书写中,在现代性到来的时候,少数民族往往是被损害、被蹂躏、被破坏、被瓦解的角色;而在《命定》中,他们是作为英雄介入历史,恰恰写出了少数民族现代性认同的主动性,它给汉语文学乃至世界文学的书写提供了新的经验。

  张颐武认为达真写出了中国人的认同感和少数民族之间深刻的联系。《命定》表面写了几个康巴人的命运,写了在中华民族的生存遇到了根本性危机的时刻康巴人参加抗战的历史,其实是中华民族历史的一部分。作品的意义在于把一个民族怎样归流大海,归到中华民族。包明德等专家也分别对作品倡导民族沟通与理解,强调民族文化的融汇、和谐等方面的价值给予了充分肯定。

  一次酣快自信的文体实验 一种“从爱出发”的言说

  切人角度独特,具有某种题材优势,并不意味着作品就具备了相当的艺术水准,在深入分析了《命定》小说文本的人物塑造、结构、叙述手法、语言风格、细节刻画等艺术问题之后,专家们十分赞赏作者的创作功力及其对小说文体的大胆改造和探索。邱华栋指出,《命定》有着从容的叙事风格,有着严谨的空间结构,在小说艺术上非常精彩和成熟。林文询认为,《命定》的两个主要人物的设计是成功的,两条线索的纠结是巧妙的,两个板块是匀称的。李云雷称,《命定》在艺术上达到了很高的境地,风格上苍凉浑厚,而又细腻饱满。

  李朝全指出,在人物形象塑造方面,小说提供了非常鲜明的康巴人的形象。何镇邦也认为,作品把草原的情况,把康巴人的生活和思想精神打开一个开口,揭示了康巴人的精神世界。范咏戈认为,写人,是作品最成功的地方。它成功写出了一个灵魂无处安放、在历史的大转折中受到洗礼,最终找到灵魂安放之处的一个藏族民族英雄,也可以说是在精神上的宿命和行动上的人世完美结合当中,推出了这样一个人物,从而显示这部作品的人性深度。

  《命定》在结构上独具特色。小说分两个部分,前部分是故乡,运用平行交叉结构;后部分是异乡,采用流浪汉结构。两种不同的叙述节奏都与其表现的生活相宜。李云雷说小说情节的推进是按照线性时间的顺序,从故乡到异乡的经历也按照人物命运的自然推进而发展,但是在叙述中,每当涉及到人物的前史或者旁牵的故事时,总是节外生枝,常常在叙述中间加入闪回、交错,构成了镶嵌叙事或者说嵌入式的故事层叠。刘大先将之称为一种“非权威叙事”。他认为,达真采取的这种叙述手法恰恰同小说本身要重写的历史形成了形式与内容上的暗合:历史并不是某条面目清晰的单线,而充满了各种各样横生的僻径,任何一个偶尔蹿人到两位主角人生遭际中的人物都有着同样的重要性,并没有因为他们惊鸿一瞥的出场就可以掉以轻心。他进一步分析道,这是藏族说唱史诗古典叙事模式的遗产,这样的叙述超越了18、19世纪以来西方经典小说叙述模式的典型性,是值得挖掘的。而且可能是一种带有众生平等的佛教色彩的世界观。王干也指出,小说结构是采用一种“混沌的思维”,也就是神话思维。包括小说节奏的把握也更多的是神话思维,是野性的思维,在结构上是很大的探索。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以珍贵的历史记忆书写中华民族的认同”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