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摘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心锁


□ 烟 罗

他们的家乡后山有一棵巨大的榕树,树干高大盘错,树冠遮天蔽日,山风一拂,整个山腰仿佛都有着清馥怡人的绿光流动。
如果走近看,会发现榕树上挂满了大大小小的铜锁,这是当地的风俗,两个人相爱了,就一起来挂一把锁,老人说,这样的话,心就永远锁在一块了。
他们双双离开小镇的前夜,携着手一起去大榕树下挂锁,她幸福的依在他的怀里,那时候,风是甜的,叶是香的。
十年后,他们已经在城市里安家,她有了很好的事业,而婚后的他仍然默默无闻。
爱情在她越来越不耐烦的神色里逐渐千疮百孔。
她说离婚时,他已经在意料之中。
他低着头,不说话,她以为他是一如既往的懦弱,其实他的心里在怒涛汹涌。
当年在小镇,他的家境颇丰,而她只是个鞋匠的孩子,相爱时,他不顾家庭阻拦,与她去挂同心锁。
然而现在,她弃他如此决绝。
他只提了一个要求,离婚前,再回一次家乡,一起去解开那把同心锁。
她勉为其难地答应,一路无语。
又上山腰。
有多久没有回来了呢,当年的钥匙已经丢失,他提着一把小锤子,沉默的,一下一下地锤着那把已经暗青的锁。
许久,仍然弄不开,她烦起来,跺脚朝山上走,他追上去。
山势越上越陡,他们一路吵一路奔,不知不觉到了一处峭壁。
这时他们已经争吵起来,山里是如此的静,一切争吵都化为回声,荡过来,荡过去,磨灭爱情的最后一点耐心。
他一把推向她的肩,躲闪间,他们一起滑向了深渊。
那一刻,他在心里痛快地大喊,死了吧!就这样死了吧!一起去死,不也是最好的归宿吗?
但是,命不该绝,千钧一发时,她的双手竟死死攀住了一截峭壁上伸出的老树根,而他则使尽全力抓住了她的脚。
生与死的一线就这样在山间飘荡。
她知道他恨她,如果不恨,也不会意欲将她推落山间。她知道她在城里和她老总的那点艳事瞒不过他,但是懦弱的他一直不敢说。
是的,曾经爱过,可是,爱情是什么?他给不了她想要的,她不再爱他,而他的爱也不过是一种变样的不放手。
她甚至绝望地冷笑,他终于报仇了不是吗?她抓着树根,他抓着她,谁也活不了。
她尖声狂笑起来,尔后终于忍不住大哭。
我不想死。她的声音断断续续,他听不出有没有后悔。
我不想死!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想起第一次和她坐海盗船,她缩在他的怀里惊恐至号啕,他紧抱着她,她也是这样喊。
山风里,慢慢品出大榕树特有的清香。
哭着哭着,不知道多久,她突然觉得脚下一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意林》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意林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