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谁是伊朗的奥巴马?


□ Christine Toomey

  6月12日的总统选举,被视作伊朗30年来最为重要的时刻。如今,伊朗民众不愿继续在各方面都受到约束和压迫,女性也不愿意被关在黑暗的窗帘后面。所有人都在祈祷上天赐给他们一个“伊朗奥巴马”,能给伊朗带来一场属于年轻人的变革。
  
  四层厚厚的窗帘,把哈瓦和窗外的一切彻底隔离开了。德黑兰市中心一间不大的公寓,就是这个31岁美丽女人的全部世界。而她的丈夫还是担心,被一层又一层头巾裹住的哈瓦会不会被公寓窗外的男人看到。其实他家住在二层,窗外只有一棵高高的柳树。
  9年了,他从不允许哈瓦将窗帘拉开一点点缝隙。
  哈瓦揉搓着双手,手腕上有好几道疤痕,那是她四个月内数次自杀未遂留下的痕迹。第一次她呼救了,最后一次她把自己锁在家中,吞下了足足140粒安眠药。“并不是什么特别的事情刺激了我,可能就是长期以来的压力太沉重了吧。那一刻我才明白,我真的再也无法忍受了。”
  哈瓦出生于伊朗一个名门望族,然而她所有的梦想和生活都在17岁结婚时破灭了。“他们逼我过的那种生活,没有光明,也没有希望。”她不能出门,不能交朋友,不能工作,这一切都得得到丈夫的许可才行。她还必须忍受一天好几次的强暴。
  “这就是我的生活,我曾经以为生活就是这样。”
  哈瓦的经历在今天的伊朗比比皆是。虽然女性权益在过去几十年里有所提高,伊朗高校现在60%的毕业生都是女性,但无论在法律上还是社会中,人们仍然认为女性低男人一等。用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希尔琳·艾芭迪的话说,“伊斯兰革命后刑法获得通过,女性从此被剥夺了自我意识,变成了毫无能力、神经错乱的次等生物”。
  6月12日的总统选举,被视作伊朗30年来最为重要的时刻。30年前霍梅尼通过伊斯兰革命推翻了巴列维王朝,宣布去西方化,要求所有女性必须用恰朵(黑色大方巾)把自己包裹起来。而今天的伊朗就如同一个随时可能被点燃的火药桶,民众不愿继续在政治、经济和社会各方面都受到约束和压迫。
  
  被头巾束缚的女人们
  
  哈瓦把窗帘比作婚姻带来的一种禁锢,那间公寓如幽灵般昏暗,令她窒息。而这在今天的伊朗太普遍不过了。社会各阶层对伊朗现状普遍不满,占人口60%的女性和30岁以下的年轻人,是对伊朗在过去4年中的倒退最感到沮丧的人。
  10年前我去伊朗的时候,哈塔米还是总统。他为这个长久以来受到压抑的社会打开了一扇窗,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开口,也是扑面而来的清新。当时反对哈塔米的保守派毛拉(伊斯兰国家对学者的敬称),利用他们控制的宗教机构监管政府,废除和取消了哈塔米的很多立法,还监禁和杀害了数百位改革派人士。
  哈塔米原本宣布今年再次参加大选,但没多久又宣布退出。有报道说,伊朗极端保守派威胁哈塔米,如果他执意继续竞选,就会落得和贝·布托同样的下场。
  但哈塔米在执政期间,仍推进民权社会,提倡言论自由,推动了一系列关于女性权利的立法改革,包括给予女性有限的离婚权(伊朗此前只有男人可以提出离婚),放宽对女性着伊斯兰服饰的要求。在伊朗,恰朵的脱落一度被认为是违法行为,要被判入狱并遭受74下鞭打。
  那时德黑兰街上忽然间变得“五彩斑斓”,越来越多的女性将拖地的黑恰朵扔到一边,换上及膝的长衣、齐肩的各色鲜艳头纱。然而过去4年间,许多女性又重新用恰朵裹紧了自己,并不是因为她们虔诚,只是出于自我保护。街上到处都有“道德警察”,他们会拦下他们认为面纱裹得“不适当”的女孩,罚款甚至逮捕她们。而这样的记录将导致她们很难找到工作或者继续学业。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