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乒乓大餐


□ 高洪波


照理说,乒乓是一项体育运动,与“大餐”类的口舌活动无关。可是对一个资深的乒乓球迷而言,“大餐”说有诸多事例:譬如一次高手云集的“世乒赛”,看一路斩关夺将的比赛场面,尤其是冠亚军争夺占的时刻,端的让人心旷神怡美不胜收。再譬如“五一”、“十一”长假之时,突然有水平相当的球友兴冲冲邀战,于是觅一处可大打出手的场地,三五球友相聚,一身短打挥拍大战,汗出如浆而气喘如牛,其酣畅淋漓自是不言而喻。此两种情景,前者如豪华盛宴,后者如自助餐,都乃人生一乐。
我的乒乓历史比较悠久,从小学四年级就开始,然后时断时续,从没中断过。十二年前上中央党校,其时在一九九三年,是我自己找到机关党委强烈要求进修的,其中一个原因是老球友雷达的刺激。雷达是我《文艺报》的同事,国内著名的文学评论家,评论文章我写不过他,可乒乓球却一直是我的手下败将。忽一日雷达雄纠纠杀上门来,半年不见,他的球技大长,让我好不狼狈,再一问,雷达泄露了天机,说我到中央党校进修了半年,知道中央党校还有一个名称叫什么吗?“马列主义体育学院”。雷达说完扬长而去,我则马上去找机关党委书记,补上了“马列主义体育学院”这一课。
那一年快乐而充实地生活着,扔了许久的乒乓球捡起来就再没扔过。记得在中央党校进修部打过多次比赛,胜多负少,但我们球队全败在一位博士生曹玉海手上,玉海的乒乓打得很专业,灵活中透着训练有素的凶狠,虽然人极文雅,他后来一直雄踞在中央党校冠军的宝座上,十几年无人撼动。
继续说大餐。
有一年我出席一项乒乓赛事,地点在北京郊区,来了不少各界名人,我记得有“铁嘴”袁牧,还有邱钟惠和梁戈亮。大家一块打球,我先和邱钟惠大姐对垒,居然很轻松地战胜了打法明显落后和体能十分不支的前世界冠军。等到再和梁戈亮过招,这位老兄刚从德国回来,而且三年前还出过一次车祸,可球打得出神入化,让你不得不服。戈亮告诉我在德国发展了十几年,把气功引进乒乓,还说研习中国书法,已颇有心得。我手头恰好有几本刚出版的一流法贴,遂以法贴为诱饵,邀戈亮到中国作协机关做一次辅导,他欣然应允,就这样,中国作协的乒乓爱好者们,拣一个下午纷纷与梁戈亮过招,听他逐一纠正每个人的动作,又听他讲述发球的要领,那真是异常过瘾的一个下午。我的同事高伟手持相机,疾速拍了一组照片,后来发表在他主编的内部刊物《作家通讯》上,让几千名作协会员知道了梁戈亮回国的消息,更知道他刚回国就到中国作协辅导乒乓球,尤其辅导过高伟本人——让作家中的球迷们羡慕得眼珠发蓝!
梁戈亮过后是蔡猛,中央电视台的体育节目主持人。
我是在八达岭长城脚下的一座宾馆内与蔡猛相遇的,大战了两个五局三胜,每次都打到二比二,最后一局蔡猛用极隐蔽和旋转的发球来遏制我,所以他最终胜出。擦着汗,蔡猛告诉我自己在河北省青年队打过球,所以解说起乒乓球比赛来很专业,他还把接高抛发球的秘密泄露给我:别管对方把球抛多高,只盯着他的球拍,看球与拍子接触的瞬间是如何摩擦的。蔡猛说这是上体校时老师专门叮嘱过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