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感谢昨天(外一篇)


□ 魏启扬

在人生的旅途上,不可能没有昨天。
当今天不经意地来到我们面前的时候,昨天已经从我们的脚下悄悄地过去。
我的昨天是一段漫长的日子,昨天之履,在我人生的年轮中,划出了二十六道印痕,让我从一个血气方刚、风华正茂的小伙子,一下子步入了“知天命”的驿站。
我的昨天全部是在办公室岗位上度过的,而且几乎全部是在县委办公室工作岗位上度过的。昨日之行,有春天的阳光明媚,有夏日的挥汗耕耘,有秋时的张囊收获,也有冬季的冰寒雪冻。回首昨日旅途,重新审视这段人生的轨迹,我有过艰辛,有过遗憾,有过惋惜,也有过伤感,但更多的是有经过跋涉泥泞小道之后对人生珍重的那份情感。
二十六年前,当我还在昨日的门槛上张望的时候,我并不知道眼前的道路上山有多高,水有多深,不知道路有多长,道有多宽。那时,我刚走出校门,满腔热血,满脑子的理性,满身的学生味道,满身的稚嫩。记得我刚上班的第一天,书记要我代他起草一篇在批判“四人帮”大会上的讲话稿,并嘱咐我要结合实际,写出点份量。我接受任务后,加了一个长长的夜班,第二天便把那份洋洋数千言的讲话稿送到了书记的案头。就在我为自己第一次完成这样如此重大的任务而自我陶醉的时候,书记传来指令:此稿重写。他将我叫进他的办公室平静地对我说:“小魏,你的工作态度很好,就是这篇稿子我讲不成,因为我不是学生。”接着,他叫来一位资深秘书,让他指导我怎么写。这位秘书文化水平并不高,但他很有工作经验,是撰写公文的一把好手。他从书记手中接过那叠稿子,很快地看了一遍。然后对我说:“这篇稿子虽然很长,但没有具体内容,充其量只不过是一篇词藻华丽的批判文章。”他接着说:“给书记写讲话稿,就要当一回书记,用书记的口气讲话。”这是我过去在书本上从没有学过的理论,是我第一次听到有关秘书的“角色转换和进位”问题。那一夜,我仍然没有睡觉,书记对我的否定与鼓励,那位资深秘书对我的悉心教诲,变成一股涓涓细流,从我的笔端涌出,源源不断地流进了那叠稿纸。这篇讲话虽然最终还是经过那位资深秘书的修改,但我如同小孩学步一样,终于在大人的搀扶下,向前挪动了第一步。
或许就是因为挪动的这一步,便成为我昨天的注脚。从那时起,书记的讲话稿便由我主笔,以后便是典型材料、意见决定、请示报告,常常深更半夜时,还在那三尺案头上辛勤耕耘着那片特别的田野。炎热的夏天,汗水和墨水一样地流淌,寒冷的冬天,手和脚与窗外那些小草一样的僵硬,但我手中的笔同我的心一样,始终在跳动,用我无声的笔编织着昨天、今天和未来的梦。
二十六年来,我从区委办公室调进县委办公室,从秘书到主任,从毛头小伙子到“知天命”之年,我手中的笔从未停顿过。我乐于默默无闻的耕耘,但从不追求轰轰烈烈的收获。因为,不停地耕耘,使我感到少有的充实,充实中给我以满足,也使我感到欣慰,欣慰中包含着无怨无悔。
我曾为一位老书记做过真正意义上的秘书工作,那是我刚从乡下调进县委办公室的那段时间里。这位书记工作马不停蹄,工作不在田头就在农户家里。他的讲话稿从不要秘书代笔,每次会议之后,我们只需要将他的手稿和录音对照起来稍加整理,因此,那时我们从不为起草讲话稿挑灯夜战费神费力。那年月,交通不方不便,大山深处没有公路却有的是羊肠小路,我就同他常常攀爬在大山中,将汗水和情怀洒在那些弯曲的山路上。老书记搞工作风风火火,有时火得让那些局长们措手不及。那次,正是三伏天中最烤灼的一个日子,我跟随这位书记步行几十公里,罕见的旱情让书记心急火燎,他边走边下达指令,让机关行动起来帮助农民战胜旱魔。傍晚,我们回到了那座山城。山城的高温同样让人喘不过气来。书记没进县委院子的大门,而是钻进了小巷,钻进了几位局长的家里。他要亲自过问局长们是如何解决农民兄弟的苦衷的。那天,老书记身上那件湿透的汗衫,他手中那把破旧的蒲扇以及他一脸的疲惫和焦灼,在我的脑海里刻下了深深的印痕。......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