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印象红海滩


□ 杨春风

  杨春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生人,原籍黑龙江,一九九一年迁居辽宁。曾任《盘锦日报》记者、红海滩风景区执行经理,现为自由撰稿人。
  
  红海滩?是红色的海么,抑或是红色的滩?
  红海滩,是红色的海滩。
  却也仍然不够精准。事实是,红海滩必是河滩,冲刷红海滩的水,又须是海河两合水,咸淡相宜,碱度适中,唯如此,才能在这个古老的地球上,飘起那一抹璀璨的红。辽河入海口是泥滩,辽河入海口的水,是辽河与渤海的两合水,于是辽河入海口的漫漫长滩,就成了红海滩。举凡是内河入海口,几乎都具有如此地利,又如何没能形成红海滩?我猜,这就是所谓的冥冥天机,也或者,除地利之外,红海滩还需要天时与人和,而能将三者统统召集为己效劳者,似乎自古就不多。
  红海滩的现状,往往是这样的:让眼睛穿越那一片黑乎乎的泥滩,泥滩的尽头就是红海滩,红海滩的背面是舒朗无垠的绿色苇荡,红海滩的另外两面,就全是水,虽是海河两合水,人们却已习惯于称其为海水。涨潮的时候,海水就将漫过泥滩,从而把红海滩全面包围,这让她看起来就似一方红色的丝绸,被谁像撒网似的给抛到了海里,自然不肯沉,于是就飘着,飘在海的中央,并随着凉爽的海风,将自己抖出缓慢的起伏。
  这是在晴天,有太阳的时候。可资我们想象的还有好多,比如活泼晚霞满天腾跳的时候,比如铺洒一地银色月光的时候,比如细雨缠绵或大雨倾盆的时候,比如湿漉漉的朝阳刚刚升起的时候……红海滩的最妙之处,在于她并非总是一副面孔,而是每时每刻,都会由于天时的不同而呈现出迥异的表情,从而彻底战胜了人类近似于天性的厌旧心理。厌旧者必然猎奇,红海滩的奇在于我们根本无法预知她的模样,即使事先已是猜了再猜。
  如此神奇的一方丝绸,其织造材料却仅只是草,一种名为翅碱蓬的草。这是一种只能在盐碱土地上生存的草,也是世间唯一一种能够在盐碱土地上生存的草。她每年四月钻出地面,初为嫩红,渐次转深,至九月,就已经红得一片沉静。追踪翅碱蓬的红,总会臆想到红色至少要有三十种不同的色调,且不会认为这些不同仅仅是程度上的差别。她高不盈尺,茎枝纤细,其叶子已超出我们的惯常认知,非片状,而是细长的椭圆体,中空,似存有一洼水,能被阳光打得透亮。几乎没有根,确切地说,其根并非深扎于泥土,致使其中任何的一株,均无需用力就能手到擒来。然而却韧,茎枝叶都韧,即使到手了,生拉硬扯也未必能将其分离,除非用指甲,或者刀锋。科学一点的说法是,这是一种只肯吸收七彩阳光中的紫光波的草,因而她红。至于为什么只肯吸收紫光波,科学则至今还没有发言。
  无论如何地追溯,第一株翅碱蓬钻出地表的时间,我们已无法确知,关于红海滩的前生,目前最明智的概念可能仍得如此:红海滩是大自然孕育的一道奇观。这无疑是一个笼统的概念,却也因此而尤其精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