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吴冠中先生是我最尊敬的人


□ 杜大恺

与吴冠中先生的相识已经三十年了,我很少去惊扰他,但在心里,吴先生离我很近。
一个人一生中可以结识很多人,但其间真的能够让你引以尊敬的人不会很多,离你很近而依然令你尊敬的人则少之又少。尊敬其实不是什么特别奢侈的情感,但人生中引发这种情感释放的机会总是很悭吝,不知道这对于人生是幸事还是遗憾。吴先生不是我惟一尊敬的人,但却是我最尊敬的人之一。
尊敬虽然需要理由,吴先生在艺术中所取得的巨大成就当然令人尊敬,但有时候成就永是令人尊敬的必然,有些成就会如过眼烟云,事过境迁,飘然而去。我对吴先生的尊敬在仰慕其成就之外,是他对自己的追求恪守一生的执着与坚韧。艺术家的成就往往需要将其置于历史的情景中进行评价,而对一个人执着与坚韧品性的认知则必须临场性的感受与体悟。自20世纪50年代开始,吴先生的艺术倾向已经十分鲜明,我是从那个时候对吴先生的艺术有所认识的,他那时创作的西藏组画,迄今我仍以为是我记忆中那个时期最具影响力的作品。那些作品中已经蕴藉着中国当代的、独特的、仅仅属于吴先生的语言特征,在其后半个多世纪里,这种情景没有多少变化。如谈变化,只是吴先生的艺术愈益强悍、愈益精美、愈益深刻、愈益雍荣。吴先生用半个多世纪的追求完成了具有时代意义的艺术转型,为一代人的精神期盼提供了示范。在这个层面上,吴先生对中国艺术的贡献无与伦比。支撑吴先生数十年如一日恪守这种追求的,一是吴先生继续保持对一个时代价值指向的自觉,二是吴先生对既得利益的轻蔑,我以为吴先生的执着与坚韧正是从这样的境界中衍生出来的,没有前者,后者也就没有寄托,因有前者,因而维系了吴先生一生的坦荡。我对吴先生的尊敬显然不仅仅是吴先生的执着与坚韧,也还有在执着与坚韧背后吴先生对时代价值归宿的自觉,这后一方面也许更应当成为尊敬的缘由。
我对吴先生尊敬的另一层原因是吴先生对国情的洞察力。
1986年,浙江美术学院邀请吴先生与袁运甫先生赴杭州讲学,我有幸陪同前往。与吴先生一起成行,对于我这是第一次,亦是至今为止惟一的一次。我们一同在浙江美院下榻,我住在吴先生的隔壁,晚饭前,我去吴先生的房里聊天,谈到文学在中国文化中的地位,我斗胆说了一句:“中国是一个以文学为主导的国家”,吴先生支持了我的看法。今天回想吴先生的艺术,每一次或大或小的变化背后似乎都有文学的影子。当代世界,艺术已多半与文学十分隔膜了,仿佛愈是远离文学,愈是近于艺术,就艺术的呈现结果看,我虽赞成这种倾向,但文学的缺失可能造成的人们心里空间的萎缩则是另一番情景。今日中国亦无可避免地进入了画像时代,中国文学已远离了历史上曾经的隆盛,这种状态对中国人心灵世界的影响似乎没有人真正当回事。吴先生在这方面一定是有想法的,很可惜,我没有再就这样的问题向吴先生求教,但他所说的“风筝不断线”,我愿意理解为其中一定有一段文字的情结。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装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