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新春试笔答客诮


□ 韩石山

  新春时节,有客来访。
  客:不凑巧,韩先生正在写文章,这该叫新春试笔吧?
  韩:没那么风雅,古人的试笔,是真的试笔,看看新毛笔顺手不顺手,后来引申为写文章。现在只能叫试电脑,就像工人一样,要开工了先试试机器能不能正常运转。坐下喝茶吧。
  客:今天是诚心来讨教。韩先生近来写文章不少,且越来越老到,我看了几篇,真是太棒了。
  韩:棒槌的棒吧。关老爷面前莫耍大刀,二百五面前莫说俏皮话,脑子不好的人,直觉不会太坏。
  客:韩先生说话跟写文章一样,总是这么直爽。我想讨教的是,当今之世如何才能写出好文章,我知道,韩先生从来把小说、散文、评论一概称之为文章。
  韩:你想让我说真话还是说假话?
  客:真话何讲,假话何讲?
  韩:真话是逆耳之言,假话是顺耳之语。
  客:以韩先生之聪慧,不能把逆耳之言说成顺耳之语吗?
  韩:这是句聪明人说的话,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
  客:时常跟韩先生聊天,别的学不会,俏皮话还是会说的。你是聪明的,别人也笨不到哪儿去。响鼓毋须重槌,不要你长篇大论,只要你指点一二。
  韩:难得你今天这样诚心讨教,我就跟你直说了。我写文章,没有别的诀窍,只本着一个原则,那就是“为文必中当世之过”。这话是苏洵老先生说的,要是他那个调皮儿子东坡先生说,不会这么正经。与这个意思相近的是他那个“一肚皮不合时宜”的典故,人听了只是笑笑,不会往深处想。这话可就不同了,具备一切经典之语的内涵与外延。对写作者的意义在于,既可启迪其心智与文思,又对社会有所裨益。 客:清朗乾坤,繁华盛世,何过之有?先生不是唆我作恶吧,鄙人膝前有三尺稚子,堂上有八旬老母。别说我了,这样的文章,投到报刊,编辑老爷见了怕还不是掷入纸篓了事,写了等于没写。我总觉得现在的文章越来越难写了。
  韩:且慢,韩某数十年来食国家俸禄,虽已致仕,也曾官拜九品正堂,怎会做唆人作恶之事。“为文必中当世之过”,乃千百年来忠臣义士,文人墨客,所恪守的为文的正道。什么是过,如何视之,是一道简单的数学题,稍通事理者不难推求。
  客:愿闻其详。
  韩:且试为推导。为了更加美好的明天,或者说明天更美好,这样的话,我们的各级领导干部会上常说,就是我们这些写文章的人,也常蹿入笔下。这句话就是一道数学题,可列成一个数学式子。设a为明天更美好,b为今天美好,必然a>b,则a-b=e,c为正数。这个c,就是我所说的“过”。其含义有两层,一层是经过努力自然会达到的,一层是革除积弊才能达到的。无论前者还是后者,都必须有人指出才行。就是说,只有将这个过找到且克服了,明天才会更加美好。如果这个道理成立,那么,那种一味地歌功颂德,虽然忠心可嘉,但从另一面说,就是只求我们永远保持今天的状态,而不愿意跃入更为美好的明天。倘若中国的文化人,都取了这种态度,我们的社会就不可能进步了。这你就知道了,这个c乃是一个无比辽阔的空间,再会飞的鸟儿也飞不到它的顶上,再会跑的马儿也跑不到它的边沿,只说自己才具如何,怎么能说现在的文章越来越难写了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