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诗仙”与“诗圣”


□ 章 武

  章武陈姓,福建莆田人,一九四二年出生,中国作协会员,先后供职于《福建文学》及《台港文学选刊》编辑部、福建省文联、作协。著有散文集《海峡女神》《处女湖》《生命泉》《仲夏夜之梦》《章武散文自选集》《飞越太平洋》《东方金蔷薇》等。
  
  一
  一九九八年的一个秋夜,在遥远的巴尔干半岛,在幽深的东喀尔巴阡山腹地,在古城比斯特里察的市文化中心,五位中国作家与三十多位罗马尼亚同行,围绕“世纪末的文学”这一共同感兴趣的话题,进行了一场热烈而又坦诚的对话。
  我发现罗方朋友中,以诗人居多。与我共同主持这一场对话的罗方主人,留有两撇八字胡的格则格瓦,幽默地介绍说:“在我们罗马尼亚,诗人有一火车,小说家有一车厢,而剧作家只剩下两排座。”原来,自东欧剧变以来,罗马尼亚文学市场很不景气,作家们出书,都要自己掏腰包。诗集薄,出钱少;小说厚,耗费多;剧本要是不被剧场采用,等于白写。所以,在年轻作家中,写诗的人也就特别多了。一席话,在幽默中却也包含着许多辛酸与无奈。
  也正因为如此,在他们所提的问题中,多与诗歌有关。
  比如,一位正在模仿日本俳句,致力于短诗写作的诗人发问:
  “请问,在中国,人们喜欢长诗还是短诗?”
  这问题好办,我立马回答:“诗的好坏与长短无关,只要写得好,读者都喜欢。在中国古代,屈原的长诗《离骚》,洋洋洒洒三百七十二行,两千四百多字;李白的五言绝句《静夜思》,只有寥寥四行,二十个字,但都是流传千载的名篇。正如你们罗马尼亚诗坛,虽然当下流行的是短诗,但并不影响你们对前辈诗人埃米内斯库的尊敬和热爱,他的代表作《金星》,不就是一首长诗吗!”
  这时,会场上响起了笑声,笑声,如同他们的目光一样明亮。我想,他们大约已经认同我的观点了。
  又有一位戴眼镜的学者站起来发问:
  “听说在中国,李白和杜甫,都是家喻户晓的诗人,请问他俩哪位更伟大?”
  广东作家吕雷脱口而出:“他俩一样伟大。李白是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杜甫是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好在汉语的词汇十分丰富,我们可以用不同的方式加以表述,因此,我们称李白为‘诗仙’,称杜甫为‘诗圣’……”
  掌声热烈地响了起来。我知道,这是东西方之间,欧亚之间,一个民族对另一个民族精神财富的理解与尊重。
  
   二
  从罗马尼亚返国后,我常常扪心自问:同样伟大的李白和杜甫,你到底更喜欢哪一位呢?
  也许,这个问题,在不同的年龄有不同的答案。
  在青少年时代,毫无疑问,李白是我心目中最崇拜的偶像。不仅仅因为他天才的诗歌语言,“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明白晓暢,易学易记,背诵起来琅琅上口;更因为他的浪漫,他的潇洒,他的狂放,他那天马行空的想象,他那“黄河之水天上来”的才华,“飞流直下三千尺”的激情,更适合年轻人张扬的个性和对未来人生五光十色的梦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