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又是槐花开



  五月的夜,有清凉的风和槐花浓馥的香。他和她,在槐树下绞在一起。
  明天他就要到深圳去打工,已预订了火车票。今天晚上,他们要好好地享受一下爱的宁静,给心灵的那一道港湾注入一丝丝甜润的气息。多少叮咛,多少情语,在彼此搅动的舌尖下聚成一波一波绵绵的温柔。
  夜很深,只有狗的叫声在重复着一个看似单调的主题。旁边有一堆刚砍下的麦秸,她走过去,把麦秸铺开,压低声音对他说,来吧,我给你。
  他没看见她脸上的那层羞涩,有点吃惊地盯着她傻傻地笑。
  来吧!她的声音提高了两度。
  他缓缓地移步过去,揽玉入怀,动情地说,我们留着吧,把第一次留给最完美的夜!
  她拿出一叠票子,塞进他手里,满是柔情地说,该吃就吃,该用就用,别省,别让我心痛!
  他没有推辞,他一贯无法拒绝她的温柔。他说,你安心地把书念完,两年后槐花又开的时候我就回来接你,到时候我们一起闯天下。
  走的时候,她没有去送他。
  一个月之后,她收到他的信,他告诉她,他在一家台资企业找了一份仓管的工作。收入还勉强,估计不久他就会转入车间作管理。他说那家企业几乎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凡是管理人员都要搞一段时间的仓管。
  三个月以后,他告诉她,他下车间作了领班。老板颇赏识他,把他作为中层干部的培养对象。
  一年以后,他告诉她,他作了主管,手下管着两百多号人,很多本科毕业生在他手下打工。
  两年以后,他告诉她,他已做了总经理助理,天天有很多业务要忙。到香港、澳门的时间也很多,出入的是一些高档场所。
  她陶醉于他成功的喜悦里,她同时也记着他的约定,天天等着他回来接她。她问他,什么时候回来呀?
  他说他很忙,可能暂时回来不了。他叫她不要着急,等他忙完了手头码得老高的业务,他就会抽时间坐飞机回来接她的。
  她说你不空也没有关系,我自己来行吗?他说不行的,你一个人来我不放心。再说了,我现在时间不是我自己的,时东时西,你来了万一我不在,那是很危险的。
  她就老老实实地在家等着。她知道,他的诚实与成功是她最忠实的依傍。还有什么比他的成功更让她兴奋和安慰呢。
  是槐花开的时候,她在家等了近一年。等待是一份美丽同时也是一份难耐的煎磨,她真的有点等不住了,而且她有她半年时间没有收到他的信或是接到他的电话了,她不免担心起来。
  他是真的很忙还是因为地位的变化而在搪塞她?抑或是有了另爱?
  她觉得自己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她就会失去所有的主动。她打点行囊,准备南下。
  临行前,她独自踽踽于槐树下,想像着跟他相见可能遭遇的各种情形,忐忑不安的心绪给她的脸上镀上一层薄霜。她摘下一串槐花,轻轻嗅着,企图让自己的心绪稳定下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沙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沙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