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祁美玉的忧伤


□ 梅 驿

  奶奶嫁了七处,姑奶奶是翠云楼当红招牌,漂亮的姐姐不清不白地自杀而亡,祁美玉不堪一个家庭的风流债,她放弃了追随幸福的一切机会,试图重建家族的名声,却发现女儿当了二奶。生活为何如此残酷?命运为什么如此捉弄人?
  
  第一章
  
  一
  十三岁那年,祁美玉遭遇了人生中第一个转折点。当时,她正蹦蹦跳跳走在十字街头,石碇子村的十字街头向来是各种消息的中转站。她走过来的时候,看到几个妇女用手拍着自己的大腿笑,笑得流出了哈喇子。祁美玉觉得好玩,就停下脚步听了听,这一听不要紧,到她能挪动脚步的时候,她感到整个人像散了架,眼里却莫名其妙地冒出火来。
  她知道那不是什么好话。那些能引起哄堂大笑和暧昧表情的话能是什么好话?
  吃晚饭的时候,她爹祁喜子刚好从顺平煤窑挖煤回来了。他满面风尘,一双布鞋烂得快挂不住脚了,磨破了脚底板,结了血痂,他正龇牙咧嘴往下脱。祁美玉冷不丁问道,爹,老祁家是从哪里来的?
  祁喜子吃惊地看了一眼祁美玉,又看了看他的另两个闺女,大闺女祁美英正拿着工友送给他的一件旧衣裳,在自己瘦高的身体上比比划划,小闺女祁美娟正翻他的衣裳兜,里面有带给她们的几粒糖。
  只有二闺女祁美玉紧蹙着眉头,一双黑漆漆的眼睛煞有介事地盯着他。
  祁喜子想了一下说,都说咱们这地界是从老鸹窝迁过来的。
  就是咱家老榆树上的老鸹?它们是不是很风流?
  祁喜子“嗤”地笑出声,老鸹还有什么风流不风流?他点了祁美玉的额头一下,你个小丫头片子,知道什么叫风流?
  祁美玉的声音即使大起来,也奶声奶气的,街上那些人都说咱们家风流!说咱们家天生都是风流种子下流坯!说不知道老祁家的祖宗怎么下的种,结出这么不怕人磨的X盘子来。爹,人怎么下种?
  祁喜子愣了,手里拎着一只鞋,停在半空中。
  祁美玉还在说,她们还说我奶奶是婊子,说我姑奶奶是破鞋!就像你手里的破鞋!祁美玉一把夺过半空中的那只烂鞋,扔到了门口,接着哇哇大哭。
  
  祁喜子返回煤窑之后,祁美玉再不肯捡拾院子里的老鸹粪。以前,她是捡拾那种粪蛋蛋的好手。不仅不捡老鸹粪,祁美玉好像还跟老鸹有了天大的仇恨。于是,在一九七八年的夏秋之交,人们经常会见到一个梳两条羊角辫的女孩子趴在墙上用弹弓射击老鸹。偶有射到的,祁美玉就用火烤了,送到前排的祁黑小家,祁黑小学名祁增顺,是她的远房堂叔。
  送了几回烤老鸹,祁美玉把祁黑小大小子的字典借了回来。她趴在幽暗的煤油灯下查字典。——风流:①有功绩而又有文采的;②指有才学而不拘礼法;③指跟男女间放荡行为有关的。
  十三岁小女孩祁美玉的日记上,歪歪扭扭抄着这三种解释,第三种解释上面还被打了一个黑黑的大斜叉。祁美玉知道村里人鄙夷的眼神代表的决不是前两种,因为她的奶奶姑奶奶爹娘等根本没读过书,根本谈不上才学和文采。而“男女间的放荡行为”这样笼统的解释让祁美玉无从理解,她不知道别人拧她娘王锦绣的屁股一下算不算“放荡行为”,算不算“风流”?怎么人们从来不议论她娘王锦绣呢?是的,她娘是个半傻子,但半傻子就不算“风流”了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