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篇作品和一个人的命运


□ 李洁非

  作者简介
  李洁非,生于安徽合肥,祖籍山东。i982年毕业于复旦大学。先后在新华社、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作。80年代起从事文学批评,90年代后转入小说理论和当代文学史专项研究,开展跨文体写作。2007年起。分别在《长城》《钟山》开设专栏,发表关于当代文坛重要人物及历史个案的系列史论作品。先期完成的部分作品,已编为《典型文坛》一书,由湖北人民出版社2008年8月出版,其中包括《长歌沧桑——周扬论》《姚文元:其人其文》《风雨晚来方定——张光年在“文革”后》《样本浩然》等12篇,后续之作例如本篇及《寂寞茅盾》《路翎底气质》《迷案辨踪——(组织部新来的青年人)前前后后》等则未及收入。该系列写作目前仍在继续中。主要著作有:《告别古典主义》《小说学引论》《中国当代小说文体史论》《城市像框》《龙床》《典型文坛》等。
  
  1
  
  1950年1月1日,新中国成立整整三个月。倘若采取旧式纪年,亦不妨说是共和国元年元旦。
  这一天,新中国文学里地位最高的刊物《人民文学》第一卷第三期以“新年号”的特别名义出版了。上面刊登着一篇很不一般的作品——短篇小说《我们夫妇之间》,作者萧也牧。
  “很不一般”,是指在此后一年多内,它面临了天悬地殊的两种境地。起先是广受欢迎,声名鹊起,然而转至翌年6月,舆情突变,短短十来天一跃而为文坛头号批判对象。至于进一步引出的影响及长远的意味,就更不以此为限。
  情节内容大致如下:一对夫妻,丈夫为知识分子出身,妻子原是贫农,参加革命后在军工厂当工人。如今他们随革命胜利,作为“进城干部”,一起到北京。丈夫思想起了微妙变化,嫌妻子“土”,与新环境不协调。于是夫妻有了罅隙,一个要“变”,一个很固执地“不变”。最后,事实教育了丈夫,使他认识到根本而言妻子是对的,自己则“依然还保留着一部分很浓厚的小资产阶级的东西”。当然,妻子态度亦稍有调整,表示新环境之下,“工作方式方法”值得重新考虑。
  显然,主题在于称道工农品质,同时,暴露知识分子世界观的不纯。我自己阅读时,油然想到鲁迅的《一件小事》。两者思路相近,神韵暗通。“甚而至于要榨出皮袍下面藏着的‘小’来”这句话,其实也是《我们夫妇之间》所着意开掘的东西。
  到“文革”结束为止,中国不存在与党的方针政策无关的文学创作,所有作品都对其中某项内容进行“配合”。本篇也不例外。它所“配合”的,正是建国初期党最为重视的一个问题:革命队伍的“拒腐防变”。毛泽东曾将“进城”比作“赶考”,能不能经受住这场考验,被认为攸关未来。《我们夫妇之间》,虽不涉及“腐”,但却以“变”为关节,男女主人公之间所有矛盾,源于变与不变之争。萧也牧写这篇小说,目的当属体会党的关切,及时、积极地通过文学进行宣传配合。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