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乐山乐水(外一篇)


□ 第广龙


我大西北的身子,是用黄土捏塑出来的。来到桂林,只须一滴水,就能洗净我四十年的风尘。
这是怎样的一滴水啊。我一双粗糙的手,不再干渴了,抽青枝展绿叶了。这是一滴甘露,一滴圣水啊。我恨不能把我今生今世的家园,在这滴水中安顿下来,再也不离开。
有山有水的桂林,我靠近你的身畔,才知道你还了我的大愿。见识了你,我就是一辈子都穿行在秦直道上,我也不悔啊。我知道,我的一颗心,属于一面认命的黄土高坡,我浑身的根系,抓牢了又抓牢的,是缺雨的陇东大地。但我来了桂林,见了桂林,我便知足了,我便满福了。
天大地大,能有一个桂林,怎么能不是上苍的奇迹呢?盈盈的清水,几乎把桂林充满了。这是不含一丝杂质的洁净之水,透明、清凉,还略带甜味。一条漓江,一条桃花江,系在桂林的土地上,先是分开流淌,到象鼻山前,又汇合到一起,水量大了,河道宽了,湖泊满了,水中的桂林,成了被清水滋润的水城了。露出水面的山,都不高,盆景一般点缀于四野。山是绿的,那是清翠欲滴的绿,那是几乎要融化的绿。整日在黄土高原那山连着山的土塬摸爬滚打,山就是我,我就是山,山和人融为了一体,而桂林的山,似乎是在水里长出来的,桂林的山,被水营养着,让我不忍心攀登踩踏,只愿意相看两不厌的对视,用多长时间,我的双眼也不会疲惫啊。
船行漓江,百里如画,漓江清澈了的不光是我的五脏六腑,也是我颠簸太久的灵魂啊。记得小时候,迷恋绘画,读了不少山水卷。那宣纸上用或淡或重的笔墨浸染出来的意境,缥缈、虚幻、辽远,我一直以为是画家的创造。到了桂林,我才明白这是大地上生动的存在啊。我的视野里,青的山,绿的水,不断地涌进眼帘。水面开阔,往下看着,浅处能看到石头,深处浓浓地张扬着团团水草。往远处看,最美的曲线,多在呈“之”字形的地方描划,姿势变化无常,内容丰富多彩。水流平缓的江段,总会出现一群群鸭子,在水中扑腾。还看见水牛,这也是最入山水画的精灵,有卧着的,有走着的,也有在水里游着的。划竹排的漓江人,头戴斗笠,瘦削脸,骨架比肉多的身子一挺一弓在用力。竹排前端坐一女子,发长及腰,脸蛋白净,大眼睛定定的看着撑篙的汉子。我看见这女子,喊了一声“刘三姐”,那竹排在玻璃似的江面上划出一道水痕,悄无声息过去了。一曲山歌,无遮无拦地飘荡在江面上:“哎,好山水唉,好桂林唉,哥哥是山山英俊,妹妹是水绕哥流……漓江两岸,遍植凤尾竹,一丛丛拥挤着,泼洒着浓烈的绿意。在竹林掩映间,露出一间房舍,又被遮蔽严实了。突然,几个孩子从树林的缝隙漏了出来,扑通扑通,跳进了漓江,半天没动静,却从几十米远的地方冒出一个个圆溜溜的脑袋,笑声像铃铛一般,一串串丢过来。凤尾竹后面,起伏着的柚子树,十月天,正是收获的季节,硕大的柚子,牛的乳房般在树叶间肿胀着,正等待着一双采摘的手。不但水美而且山美,只有桂林才有担当啊。山是什么山?每个人都能给起一个名字。在美丽的漓江边,一座山刚看着像一头象,移动间又换了角度,怎么看都像一位观音。每一一座山都能象形世间万物,你说仙人摘桃,他说童子洒尿,你看见了美女出浴,他看见了老汉采药。水动山不动,人随水在动。看着山,想像着山,内心深处充满了诗情画意。象鼻山我是去过了,那在桂林市区,已成了这座城市的标志。漓江上的九马画山,是大自然的绝笔,据说能在短时间内把九匹马都从时光腐蚀的岩壁上看出来的,必是人中龙凤。我生性迂笨,好些山,都在我的头脑中有了生命,这九匹马却只看出一匹来。但我相信那一定是九匹马,我甚至听到了奋蹄嘶鸣的激越之声。桂林袖珍的山,因了水的功力,扩张出了一个又一个大大的洞穴,曲曲折折,高高低低,神秘而瑰丽。我进到山的腔子里,想像力又一次被激活了,山有肠胃,消化着水滴石成的钟乳,披挂成帘的,连接成柱的,惟妙惟肖着天堂百态,也逼真了生活的寻常。走着走着,脖子一凉,一滴钙质的水让我激灵了一下。我想这一滴又一滴水成年执著地寻找着,不气馁也不放弃,终于找到了自己。在这纷纷人间,是要充实了自己,还是要虚无了自己,一如这洞中的景观?真是奇异的现象啊,水溶而成洞,石溶而有形,别有洞天的柱林,芦笛岩、银子岩、冠岩,多好的名字,多么杰出的创造!
一个地方有一个地方的好,南方清秀,北方深厚,你有园林的灵巧,我有城池的大气,沧海桑田,天地演变,有不同,有区别,才点化出各呈色彩的水土。无论如何,我就是用双脚走遍天下,也知道那里可以睡得踏实和安稳啊。但桂林肯定是造物主的最爱,把好山好水尽给了桂林,让和桂林有缘的人,在一辈子那怕只来一回,也不觉着欠亏什么了。我的一位朋友,通信多年,这次在桂林相见,我骂他,竟在这么好的山水间当神仙,呼吸的负氧离子比我多,每天都用纯净水洗澡,也肯定要比我多活几年。朋友嘿嘿笑着,也不辩解,大大的喉节一动一动,他拉我到饭馆,一杯一杯喝桂林的三花酒。入口有点甜味,咽下口有余香,喝多了,顾不上品味甜香了,面红耳赤,心跳通通。朋友说,在桂林呼朋友为“狗肉”,铁哥们关系的乃叫“血狗”,说咱俩关系,够得上“血狗”了,今天就把人喝醉。我连说痛快,在桂林醉一回,为“血狗”,也为这好山好水啊。我知道,我还会在黄土高原上日日行走,被黄土扑面,而认命的表现出自己的坦然和安详。但我的脑海里,会闪现出桂林的画面,我不会抱憾我没有生在桂林,只是在大地的远方,祝福桂林,让内心的甘泉,永远地趵突着,鲜活着啊。
分享:
 
摘自:海燕 2005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