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隐身的QQ


□ 傅帆波
隐身的QQ
傅帆波


  一
  
  这里是南京东郊一片新建起的大学城,有十余所大学近二十万学生。一年前,我带着好奇、莫名的梦想,来到了这里的一所通信学院。
  辅导员开年级大会时跟我们说,不提倡大学生恋爱,也不反对。室友们铭记着后一句,不过整个大一过去了,大家对爱情仍局限于渴望。
  第一次见到蓉,是在教学楼的102教室。我是文学社的编辑部长,负责招新。
  交代完招新的有关事项后我回到座位,打开桌上的记事本,从衬衫口袋里拿出笔,边听边做些简单的记录。手机响了,翻开屏幕,是一条短信:你好,我是皓的朋友,能借我一支笔吗?我们就坐在你后面。我想起两天前,皓在宿舍跟我聊天说到一个大一新来的女生,好像是计算机学院院花,可能就是她吧。我转头往后看去。皓朝我笑了笑,算是打个招呼,我点了下头,视线很快转向他旁边坐着的女生。一对很清澈的眸子正文静地看着我。
   “部长,请问能借笔用下吗?”声音柔柔地,缓缓地从不远的面前传了过来,幽幽然爬进我的耳中。
   “哦,好的。”我说着拿起笔很礼貌地放在她桌上,微笑了一下转过头去。看着摊开的本子,竟发现白纸中映出的是她那对清亮的秀目。
  招新快结束时,我到教室外的走廊上接了个电话,有五六分钟,等到一进门,却发现散场了。赶忙看看我的位子后面,空空的,只有一支笔孤零零地躺在桌上。
  我离开教室。夜色很浓,没有星星,只有被黑云缠绕着的半个月亮,并不很清晰地挂在天上。教学楼和宿舍之间的路显得比平时长,路边已种了些树,却不茂盛。学校中心的土山(本是规划依山建个图书馆,可惜迟迟未能开工)显得有点孤单和不谐调,校园里人不多,只有两排路灯发出的昏黄暗淡的光冷冷地洒在路上。
  终于到了寝室,进门是个较大的客厅,前面依次是浴室、厕所和水房,靠南边有三个并排的小房间,每间住四人,房间再南边是连在一起的阳台。皓,华,峰和我住在中间的房间。皓打个赤膊手里拧着条毛巾从浴室出来,我突然有了精神,准备向他打听蓉的电话,可到嘴边的话又全部硬生生地吞了回去。
  我从寝室拖出椅子,往阳台上一搁,想独自清净一会。楼道远处传来一阵狼吼般撕心裂肺的叫声,想必是有人失恋了。
  余音绕梁。
  不知为什么,我也有种失恋般的焦躁。我想到她向我借笔时给我发的短信,那不是皓手机号,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急急忙忙地拽出手机,用大拇指弹开屏幕,两眼注视着屏幕里的信息,视线锁定在一串数字上。我站起身来,把椅子推开,左手拉了拉衣角,放在阳台的护栏上,右手握着手机,选中回电,按下,再把手机交到左手,又换回右手,贴到耳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