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隐身的QQ


□ 傅帆波
隐身的QQ
傅帆波


  一
  
  这里是南京东郊一片新建起的大学城,有十余所大学近二十万学生。一年前,我带着好奇、莫名的梦想,来到了这里的一所通信学院。
  辅导员开年级大会时跟我们说,不提倡大学生恋爱,也不反对。室友们铭记着后一句,不过整个大一过去了,大家对爱情仍局限于渴望。
  第一次见到蓉,是在教学楼的102教室。我是文学社的编辑部长,负责招新。
  交代完招新的有关事项后我回到座位,打开桌上的记事本,从衬衫口袋里拿出笔,边听边做些简单的记录。手机响了,翻开屏幕,是一条短信:你好,我是皓的朋友,能借我一支笔吗?我们就坐在你后面。我想起两天前,皓在宿舍跟我聊天说到一个大一新来的女生,好像是计算机学院院花,可能就是她吧。我转头往后看去。皓朝我笑了笑,算是打个招呼,我点了下头,视线很快转向他旁边坐着的女生。一对很清澈的眸子正文静地看着我。
   “部长,请问能借笔用下吗?”声音柔柔地,缓缓地从不远的面前传了过来,幽幽然爬进我的耳中。
   “哦,好的。”我说着拿起笔很礼貌地放在她桌上,微笑了一下转过头去。看着摊开的本子,竟发现白纸中映出的是她那对清亮的秀目。
  招新快结束时,我到教室外的走廊上接了个电话,有五六分钟,等到一进门,却发现散场了。赶忙看看我的位子后面,空空的,只有一支笔孤零零地躺在桌上。
  我离开教室。夜色很浓,没有星星,只有被黑云缠绕着的半个月亮,并不很清晰地挂在天上。教学楼和宿舍之间的路显得比平时长,路边已种了些树,却不茂盛。学校中心的土山(本是规划依山建个图书馆,可惜迟迟未能开工)显得有点孤单和不谐调,校园里人不多,只有两排路灯发出的昏黄暗淡的光冷冷地洒在路上。
  终于到了寝室,进门是个较大的客厅,前面依次是浴室、厕所和水房,靠南边有三个并排的小房间,每间住四人,房间再南边是连在一起的阳台。皓,华,峰和我住在中间的房间。皓打个赤膊手里拧着条毛巾从浴室出来,我突然有了精神,准备向他打听蓉的电话,可到嘴边的话又全部硬生生地吞了回去。
  我从寝室拖出椅子,往阳台上一搁,想独自清净一会。楼道远处传来一阵狼吼般撕心裂肺的叫声,想必是有人失恋了。
  余音绕梁。
  不知为什么,我也有种失恋般的焦躁。我想到她向我借笔时给我发的短信,那不是皓手机号,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急急忙忙地拽出手机,用大拇指弹开屏幕,两眼注视着屏幕里的信息,视线锁定在一串数字上。我站起身来,把椅子推开,左手拉了拉衣角,放在阳台的护栏上,右手握着手机,选中回电,按下,再把手机交到左手,又换回右手,贴到耳边。
  等待音响了,看着远处夜幕下的小山,在阳台上乱走。
  “喂?”是这种声音,很柔、很细腻。
  “噢,那个,我是文学社的。”我有点紧张,应该说很紧张。
  “喔,是部长啊,请问有什么事吗?”
  我这才想到既不知道她名字,也不知道要说为什么找她。
  “对了,我写的文章可以吗?我想进编辑部。”
  “哦,对,你写的文章叫什么,那个……”脑子一片混乱,不知道在说什么,等到挂机后才想到忘了回她一声再见。
  收起电话,赶紧把椅子搬进寝室,翻出书包里很厚一叠纸张大小不一的稿件,很快找到了她的文章,记下名字——蓉,写在记事本的扉页,又在字周围划了两圈。很快,本子上已经写了无数个蓉。
  第二天,我借故打电话叫蓉来文学社办公室出海报。
  我本想和她先聊聊天,但看到她心里就发慌,不知从哪说起,只好就工作谈工作。还好她没问我为什么只叫她一人,不然真不知怎么回答。我开始誊写名单,余光却偷偷窥视她的一举一动,同时很谨慎地提防着不被发现,还要压抑起伏不定的内心,以免被她看出我的窘态。一份不长的海报足足写了二十分钟,她则忙前忙后地拿尺子,用铅笔帮我在纸上划线,洗笔。
  “OK,搞定。多亏你来帮忙啊。”我站起身,笑着对她说。
  “我也没做什么啦。”她轻轻怂了怂肩,露出灿烂的微笑。
  她美丽的笑容像正在张开的花苞,没有完全开放,却又能隔着几片花瓣,看到当中柔美的花蕊。那是我第一次看见她笑,洋溢着温馨的韵味
  从她的笑里,我能感觉到,她并不讨厌我。
  
  二
  
  我和蓉相爱了,相爱的日子里,我发现我们的校园原来也很美,道路宽敞,空气清新,开学时才铺的草皮,也顶着萧瑟的秋风,冒出盎然的绿意。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