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闹市口(中篇小说)


□ 田 韬

  地道的京腔京韵,难得一见的北京风情,自老舍、叶广芩之后很少见这么地道的北京味儿小说。抗战后期的京城故事,老北京玩家的趣味人生,一只叫红颏儿的小鸟,却引出了风云际会的大故事。

  北平,芒种时节。

  已近巳时,该是古爷上路的时候了。

  尚二爷从茶馆赶回来,到了”永聚合”,脸上已经见了汗。达子接过尚二爷手呈的鸟笼子,红木杆挑着,挂在房檐下的钩上。尚二爷抬眼看了,对达子说,给我䁖紧喽,今儿街面上热闹,别让猫儿狗儿的抓了去。达子是尚掌柜贴身的伙计,机灵劲儿很合尚二爷的心思。达子应声,是,您呐!怕尚二爷不放心,又找补一句,这么高的房檐,除非猫儿狗儿的长了翅膀,不这么着,想碰咱家红颏儿一下,万难。尚爷望着高高的房檐,觉着达子说得不错。他一边掸着鞋面的尘土,一边又细看路祭的茶桌。

  这是为古爷出殡预备的茶棚:顺房檐搭了一丈见方的白布,几根竹竿撑着,一直遮阴儿到马路牙子;红木八仙桌,上面摆放着四碟子糕点,大托盘盛着时令鲜果,茶盘是水晶琉璃的,用一方洁白的方巾盖着茶壶茶碗;桌边垂着帷幔,白底蓝花嵌金丝;素雅,庄重,如同老哥儿俩的交情,事事不含糊。

  一时间,斜对面胡同里便有了鼓乐响动,响尺急促,叫赏声、呼应声、僧道的咏经声,随着哧溜溜钻天的纸钱,飞到半截空,雪片似的四散着飘。尚二爷看着天上的纸钱,心中酸楚,回身对达子说,赏钱?

  达子回道,爷,预备下了。

  杠头是谁呀?

  是顺子。

  嘱咐顺子,拿稳喽,本家见不到洒汤漏水,回头我单请。

  达子说,昨天我就按您说的托付下了,呆会儿过来,我再把话传过去。

  大街上的人越积越多,隔日就是五月节,十字街上处处是买卖马莲、苇叶,艾蓠的人。一筐一筐的苇叶,洒上水,晶莹碧绿的招人眼,一大个子把筐端起,上肩,在街上走过,一阵阵的清香在街上漫散。一些个推车的、挑担的、扛大个叫嚷借光让路的,夹杂着各种叫卖声,乌乌泱泱、挤挤插插,不大工夫就把胡同口糊严了。待到殡丧队伍的大司事露面的时候,人群呼啦一声就豁开个大口子,这情景让人想到暴雨后的护城河,水流)中撞着,任谁也别想拦住。尚二爷一边在门口驱散看热闹的人群,一边向胡同口张望,又见一把纸钱钻上半天空,散开,影儿恍恍惚惚映在茶桌上,挡不住丝丝缕缕的悲凉。

  高挑经幡的执事已经出了胡同口,跟着是僧道尼的经乐,等棺木来到了闹市口街上,队伍便缓缓停住脚步。胡同窄,棺木出门时候是十六人杠,出了胡同,要换成三十二人大杠。杠子无论加减,棺木都不能着地,不许打晃,讲究的,棺木头上放着一碗水,从起堂到墓地,上坡下坎,顺杠换肩,这碗水不能有半点泼洒。杠头顺子拿出本事,几声尺响,杠夫们托底跟趟、穿杠、换肩,随着响尺示意,几十个穿戴整齐的精壮汉子,闪转腾挪,低沉呼应,呼唤声如狮吼虎啸,自是一番撼人心魄的声势;大喇叭呜哇呜哇响得震耳朵,叫好声,打赏声、杠夫们的附和声,混合成一种神圣而诡异的召唤。瞬间换杠停当,孝子一身白袍,蒙着孝帽子,被人搀着几步来到茶桌前,双膝跪地给尚二爷磕头道辛苦。尚二爷双手扶起古少爷,不免想起几天前,与古爷还在茶馆说笑,如今阴阳两隔,永难相见,一行热泪涌出,不禁脚下挪动,挤开人群,几步跨到棺木前,扶着绣有五福捧寿的金花棺罩,说声,走好古爷!又哭出声来。此时顺子又喊出,孝子磕头了,“永聚合”尚掌柜赏钱二百吊!杠夫们跟声附和,赏钱二百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