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那歌声就是爱的呼喊


那歌声就是爱的呼喊

叶连娜·罗琴科娃,这个名字对于中国的读者是非常陌生的,我也不知她在俄罗斯是否享有盛名,然而,她的这篇几千字的小说着实打动了我。它的温暖、质朴、热烈、诚挚,以及它毫无受到现代主义影响的奇迹般的书写,都使我非常惊奇。与当下中国的小说面貌相比较,它是那样地遥远、陌生、令人沉思。
“当石块上开出浅蓝色的小花……”这一句诗,竟就是小说的题目。没有惊人的悬念,也没有欲望的诱因,在我们读惯了当下中国作家大力经营“文本”和刻意突出欲望化叙述的许多小说后,这个平凡的题目居然也有了些许惊人的悬念,那便是诗的悬念。你不由得想知道作家为什么要用这么一句诗来命题。
小说的前半部分可说是典型的现实主义手法,细节的描述不但引人入胜,而且处处拨动心弦。“一开始宁卡就很喜欢托利亚。”是因为托利亚“有一年春天拽住她的衣角把她从湍急的小河里拉上岸来”。但这种爱是“未婚少女对一个已婚帅哥的狂热而没有结果的单相思”。后来宁卡长大后就到城里当上了油漆工兼抹灰工,她几乎忘了托利亚,并一心一意地要在城里谋生活。这让我们不禁想起当今中国的打工文学,可它与当下中国的打工文学是多么地不同。因为它压根儿就没有想过要揭示社会的什么,呐喊什么,它一心一意地要写两个底层小人物的命运,而且是在婚姻爱情中的命运。它超越了。作者笔下的宁卡的心境可以说是极其真实的,她的爱与非爱,都很自然。我们常见的小说中,主人公的爱情似乎一直是连绵不绝的,从未中断过,而在这篇小说里,作者就让它很真实地中断或者旁逸斜出。这打破了我长期养成的阅读习惯。
宁卡在城里的生活很不如意,四任丈夫都相继离去,还给她留下了几个“非俄罗斯的盲流”。由于故乡的原因,她还与托利亚有所接触。是托利亚和妻子的挖苦使宁卡突然有了一种古怪且荒诞的恨:她要跟托利亚生一个孩子。这种恨的深层是否有爱,需要我们去分辨。为此宁卡花了三个假期,眼看快得手了。是森林中的狗熊破坏了她的好事。奇怪的是,托利亚的粗鲁却激起她强烈的爱情。她不可救药地爱上了他,但他似乎并不爱她。宁卡的后半生便是在无我的状态下悄悄流逝。小说写到此,似乎再难以进行下去了,因为主人公都快要老了,他们之间还能有什么呢?
然而,这篇小说的诗性,恰恰是在老去悲秋的情境下生发的。在托利亚的妻子死后,宁卡甚至嘲笑过托利亚的孤独,他们之间似乎再没有爱,僵持着,好像只是恨与冷漠。谁知就是这种恨的最深处藏着爱情。托利亚因为宁卡的嘲笑硬是把宁卡娶回了家。小说到这里也应该结束了吧,但还是没有结束,其实只是上半部分而已。
小说的后半部更多地交给了浪漫主义。这是就宁卡的精神性得以充分展现而言的。如果说前面她的大半生都是悲剧的话,这剩下来的人生竟然燃烧得如此炽烈,此前的她像藏着暗火的柴堆,冒着危险的烟,却并未燃烧起来。后半部分却是诗性的。作者几乎是在迷醉中赞美宁卡的巨大的爱的能力的。应该说,宁卡的幸福感是热烈而异端的,有些迷狂,就连托利亚的残疾与死亡都丝毫没有减弱她的爱的力量。这简直是奇迹。她的后半生是在歌唱中度过的,每一次都用“当石块上开出浅蓝色的小花……”开头。托利亚死后,全村人对她的歌唱的态度分成两部分,一部分人爱她的歌声,一部分人恨她的歌声,但都是因为她歌声的巨大的诱惑力,“犹如强有力的磁石把人们从家里吸引出来”。最后她唱着“当石块上开出浅蓝色的小花……”离开了人世。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