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她世纪”的“她写作”:历史的开始还是终结?


  ●马春花

  据说.刚刚展开的二十一世纪是“她世纪”.而“她世纪”将会是“她写作”的“雌霸天下”。果如其言,新世纪以来,女性作家阵容渐大、呼风唤雨;美女写手遍地梨花、风行网络;女性作品妙手成影、充塞视听:而那诸种文学奖项,无论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还是老舍文学奖,女作家们攻城掠寨,所向披靡;及至今年的“中国小说学会奖”,从长、中、短篇到特别奖,四位获奖者皆是女性;就连那“她”在边缘的女性文学批评,也一时风生水起、众声喧哗。一切似乎都在表明.一个“她世纪”的“她写作”的“她她她时代”降临了。上个世纪关于女性写作“中产化”、“肉身化”趋向的批评似乎言犹在耳,一转眼,女性写作就遽然进入“黄金时代”了,腾挪之快,犹如川剧的变脸。在惊喜、惊叹、惊诧之余,我们不免要问.“她世纪”是什么世纪?“她写作”是什么写作?与“前她写作”有何不同?“她写作”是新时代的开端,还是旧时代的马甲?“她写作”如果是女性写作的新生,那其终结的又是什么?“辩证”这一切,或者会令我们获得关于新世纪女性写作的别样理解。

  “她们”的那些小男人

  在《记忆与个人化写作》中,林白写道:“作为一个女性写作者.在主流叙事的覆盖下还有男性叙事的覆盖.这两重的覆盖轻易就能湮没个人。我所竭力对抗的,就是这种覆盖与淹没。”颠覆和解构“主流叙事”和“男性叙事”是上世纪90年代女性写作的旨归。而“主流叙事”和“男性叙事”被理解为二而一的关系.“主流叙事”即“男性叙事”,所以,90年代的女性写作主要表现为反“男性叙事”,反“男权”,反“男性”。父兄样的男性成为女性写作、女性批判的“他者”。那个曾经“痛苦的理想主义者”、启蒙的精英与国族的拯救者,经过“他者女人的反射镜”,还原为一个窝窝囊囊、鸡零狗碎的小男人、老男人。蒋子丹《从此之后》、铁凝《对面》、张洁《上火》、徐坤《先锋》系列,王安忆《叔叔的故事》等皆是对曾经高大的男性镜像的祛魅。但这种戏拟、解构男性/父兄形象的狂欢背后其实隐含着的正是“父亲”阴影的挥之不去。而陈染、林白、海男等对“父亲”的放逐也说明,“父亲”对她们而言.依然还是一种先天的占有和永久的恐吓。

  日常生活里的十面埋伏、“逐鹿中街”的性别之战是90年代女性写作的常态。但新世纪以来,由性别对抗产生的激情和紧张突然松弛下来,“先锋死了,我们不得回过头来,老实地走路……她们是女孩子,有着少女不纯洁的心理。表现在性上,仍是激烈的、拼命酌。我们反而是女人,死了,老实了”。女性写作的心态由女孩的激烈对抗转向女人的老实走路,这里面当然有对现实的妥协与绝望.但不能不承认,这也包含着某种成熟与进步。女性写作心态的变化.使文本中的男性形象呈现出别样的风貌。好像一夜之间,那些令“女孩子”厌恶和鄙弃的小男人和老男人们却成为“女人”可爱、可赏、可怜的对象。卫慧、棉棉、安妮宝贝等“野蛮女孩”笔下的小男人,都是些“长不大的男孩”,软弱、空洞、迷茫、缺乏自制力、会掉眼泪,但是“他永远的脆弱是他永远的甜美”。(《糖》卷首语)“长不大的男孩”是女人的审美对象和保护对象,《桃之天天》中笑明明眼中的郁子涵那就是梨花影中的美少年,“真是清秀啊”,为了他放弃即将缔结的美满稳定的婚姻亦是值得的。盛可以《缺乏经验的世界》中,韶华已逝的女人面对有着年轻美好身体的男人,那也是说不出的欣赏与心动。男人不再是“万恶之源”、复仇批判的靶子,简简单单地,他就是一个烛照女人内心欲望波澜的可视化的对象,一个审美客体。而女人,显然也不再作为“弱势”反抗的一方出现,她与他已经势均力敌,能包容甚至是悲悯男性“皮袍下面的小”。

  除了宽容甚至是爱上那些有缺陷的男人外.女性主义策略的变化还表现在重建新的男性形象上。铁凝的《笨花》在家族历史的宏大叙事中,塑造了性格近乎完美的、代表着传统文化精髓的向熹与向文成的父子形象。王安忆《启蒙时代》立意于“一个写思想的故事”,思想者的形象赋予了男人——革命之子南昌。《遍地枭雄》写几个抢匪流窜江湖的亡命生涯,环绕三人的男性情谊似乎也有别样的浪漫主义情怀。

  男性形象在女性文本中的变化是女性主义由性别对抗走向性别和解的主要表现。90年代的女性写作以性别对抗为自身存在的前提与动力.但新世纪以来,面对消费社会、不公平的市场、阶层分化与冲突日益剧烈的社会现实.性别差异与对抗所产生的强大的批判能量已消耗殆尽,女性主义必须重新调整自己的作战策略。“女性”立场走向“两性视野”,竭力凸显女性叙事转为淡化直至消除性别意识。《中国女性主义》学刊亦在其创刊伊始就表明其宗旨是“探讨女性问题,关怀两性的和谐发展”,认为它“展示出微笑的中国女性主义”。

  “微笑的中国女性主义”被陈骏涛认为是一种“以公正平和的姿态出现在国人面前”的“平权的女性主义”,而不是“霸权的女性主义”。不过,“公正平和的姿态”是建立在妇女获得相当解放的现实基础上,在一个“消费女性”和“女性消费”的男权社会中,犬儒的“微笑的女性主义”还是女性主义吗?

分享:
 
更多关于““她世纪”的“她写作”:历史的开始还是终结?”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