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故事传奇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掌手雷


□ 孙秀利


张三祖居长白山区,世代靠打猎挖参为生。这天,张三闲着无事,扛一杆土枪在深山老林里转悠着寻找猎物,远远地发现一只傻狍子在专心致志地啃食青草,急忙端枪瞄准。就在扣动扳机的瞬间,晴朗的天空突然响起一声炸雷,“轰隆隆”震得山摇地动,张三托枪的手一哆嗦,“砰”的一声,枪打偏了,傻狍子愣了愣,意识到了危险,撒开四蹄,眨眼间翻过一道山岗没影了。
张三仰望蓝瓦瓦的天空,正在疑惑晴天炸雷的原因,就见东南角的天空有一团墨黑的云彩挟着隐隐的雷声,像一匹被鞭打的黑马狂奔过来,眨眼间天昏地暗,已有豆粒大的雨点“噼里啪啦”砸下。张三朝就近的一棵一抱多粗的红松树下跑去。松枝如伞,遮住了纷落的雨滴,却遮不住电闪雷鸣,不断有清脆的雷声在松枝间炸响,闪电如鞭,围绕树冠抽打不停,好像在驱赶什么东西。张三好奇地朝树顶张望,就看见树杈上站着个通身雪白的怪物,爪中摇晃着一面小红旗样的东西,不断地遮挡着在它身前身后响起的炸雷。说来也怪,电闪雷鸣,就是伤不了那怪物,张三仿佛听到了那怪物发出的叽叽嘎嘎的得意笑声。张三暗想,我得帮老天一把,想罢举枪,暗暗地瞒准了那怪物,在电闪之后,雷声炸响之前,他扣动了扳机。枪响雷起,那怪物应声而落。张三近前一看,原来是一只成年的白狐,先前爪子中挥动的小旗,不过是一片染了妇人经血的白布。再望天空,已是雷消云散,丽日朗朗了。
张三削木掘坑,埋了老狐。祷告一番后,他已没了打猎的兴致,就转身回家,正往前走,被一个须眉皆白的道家打扮的老者拦住了去路。老者朗声大笑,声若洪钟:“年轻人,谢谢你助我除了危害人间的孽障,为了报答你,我决定传你护身奇功掌手雷;来,伸过左手来。”不容张三犹豫,老者拽过张三左手,咬破中指,在他的手掌间画了一道奇形怪状的符,画完默念咒语,对着张三画符的手掌吹了一口气,那符就隐进了手掌。老者郑重地对张三说:“掌手雷术随心生,口喊‘疾’,雷击至,手掌所向,威力无比,但你只能防身护体用,千万不能恃强凌弱,争勇斗狠,否则会遗害自身。”老者说完,飘然而去。张三恍若梦中,抬起毫无变化的左手掌端详半天,笑着摇摇头离去。
张三本想着这一辈子能过得平平安安,最后像祖辈一样终老山林,却让山外的世界改变了他的生活。
伪满州国康德八年,日本关东军为封锁、消灭东北抗日联军,采取了野蛮的“归村并屯”政策,驻守在古城集安的武田少佐领着一帮日伪军整天翻山钻沟,见着山沟里的房子就烧,见着老百姓家藏着的粮食就抢,并把人像牲口一样往山外他们建立的“模范屯”里赶,一时狼烟四起,百姓流离失所者无数。
这天,张三打猎回来,刚推开院门,就被明晃晃的刺刀逼住了,土枪和猎物也被抢下,几个鬼子领着满州国军正在张罗着要烧他家的草房呢!更可恨的是七十多岁的老娘被他们逼到房角的柴草堆上,一个差不多是她孙子辈的小鬼子正在宽衣解带,想干那事呢,吓得老娘紧一声慢一声地哀求着。这帮畜牲!张三只觉得血往上涌,头皮一蹦一蹦地就要炸开,猛然间,想起三年前老道传给自己的从没用过的“掌手雷”秘术,拼尽全身力气挣开鬼子,伸掌对着就要扑向老娘的小鬼子,大喊一声:“疾!”喊声刚落,只见掌中一道强光闪出,随着一声清脆的炸雷,扑向老娘的小鬼子惊叫着滚到了一边,褪下裤子的半边白花花的屁股被血淋淋地削去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故事林》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故事林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