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庄子》“卮言”释义研究综述


□ 云 运

  摘要:《庄子》“卮言”历来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但究其实质仍是有脉可循,大体可分为器物说、酒味说、酒言说、两行说、不一之言及综合说六类。本人拟对前人观点进行比照梳理,窥见“卮言”释义的研究概貌,扬弃诸家研究的长处与不足,为“三言”研究作些基础性的铺垫工作。
  关键词:
  《庄子》;卮;卮言
  收稿日期:2010-03-12
  作者简介:云运(1984-),女,黑龙江哈尔滨人,大连大学文学院2007级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先秦文学研究。
  
  “寓言”、“重言”、“卮言”是谓《庄子》“三言”。对“三言”内涵的理解是历代学者但凡进行“三言”研究必须解决的首要问题,自郭象以降,注家不绝,歧见纷出。而古今争议最大,歧解最多的莫过于“卮言”。
  从笔者掌握的情况看,论述“卮言”的文章也多集中在对其内涵的阐释上。崔大华将众说集中归纳为三类:卮,酒器也。卮言谓非执一守故之言,中正之言;卮,酒器也。卮言谓相欢之言,清谈之言;卮,支也。卮言谓支离之言。[1](P.746-747)崔氏这种分类经常被学者们引用,具有一定的权威性。张梅按音训、义训及内证为众说归类。[2](P.65-69)张洪兴将日益纷繁的众说分成因随变化、无心之言;支离之言;宴饮之辞;不一之言;“漏斗式”之辞;圆言及矛盾之言七种。[3](P.51-54)魏崇周从音韵学视角、考古学视角及自发议论与杂合众论三个系统对自司马彪、郭象以来的各家观点加以归类分析。[4](P.129-131)上述几位学者对“卮言”的归纳整理为我们厘清前人观点做出了应有的贡献,但由于年代等限制上述归纳不免有疏漏、偏颇之处。故笔者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悉数芜杂众说寻其脉络,对“卮言”作如下分类:
  一、“器物”说
  关于“卮言”的阐释仅出现在《寓言》和《天下》篇,但也未下一确切定义,学者大多只能从“卮”字入手诠释其义,将之确定为某一器物,然后取其象征意义,比附出卮言特点。在历史记载中,与“卮”字有关的器物不止一种,故形成了后人对卮言的不同解释。
  (一)“酒器“说
  郭象注:“夫卮,满则倾,空则仰,非持故也。况之于言,因物随变,唯彼之从,故曰日出。日出,谓日新也,日新则尽其自然之分,自然之分尽则和也。”[5](P.947)郭象本人仅仅诠释出了“卮”的特点,并没有指出“卮”究竟为何物。有学者认为他所指的应为“侑卮”,如魏崇周认为郭象直接继承了《文子•守弱》“故三皇五帝有戒之器,命曰侑卮,其冲即正,其盈即覆”[4](P.129-131)之义加以引申。另有学者承袭郭象之说从《荀子》、《孔子家语》等文献记载中找根据,提出“侑卮”、“欹器”、“宥卮”等说,但存在对同一器物各学者持不同解释的抵牾之处,故不将之单列一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世纪桥·理论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世纪桥·理论版 Tags:庄子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