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龚自珍二三事


□ 黄 裳


  书林一枝
  
  龚自珍是我喜欢的作者,但却没有他的诗文集的旧刻本。原因是常见的都刻得太坏。只是偶然从书店架上得到一部同治刻本,照例是极为草率的刻本,但却有南汇沈树镛的好几方藏印。沈君是著名的收藏家,连他也不得不购藏这样的本子;可见“龚集”佳本之难遇了。
  现在手头用的是一九七五年二月上海人民出版社本,是校订颇为仔细完备的本子。用的还是繁体字。那是“文革”后期,书店久已不见新书供应,等我听到此书出版消息,跑到书店去问,却早已卖光了。可见当时读书界饥渴之状已经到了怎样的程度。还是旧友嘉定唐云旌送给我一本,才得以快读。过了一年多一点,此书忽然大量出现于书店的廉价部,但“重订前言”都撕去了。我的一册却是完全的,“帮气犹存”,不能不以“珍本”视之。近来讲究新书(解放后出版的)版本之风大盛,但十年“文革”中出现的出版物却少有人注意,我觉得也是一种缺憾。无论“文革博物馆”能否出现,此类文献也是不容忽视的。我以为。
  《全集》后面还附有吴昌绶编的《定庵先生年谱》,和张祖廉的《定庵先生年谱外纪》,于先生平生佚事,搜罗颇备。此后又有广辑遗闻者,但仍不免漏略。临桂况周仪《选巷丛谭》卷二有四则,极有趣。
  秋实轩者,羽山民(龚定庵先生自号)飞处也,轩有梧桐数株,相传唐时物,山民至扬,辄寓是轩,日夕讽咏其下。山民无,假于魏,所容浮于趾,曳之廓如也。客至,剧谈渐浃,山民跳踞案头,舞蹈乐甚。洎送客,竟不知所之,遍觅不可得。濒行,撤卧具,乃于帐顶得之。当时双飞去,山民不自知,并客亦未见。此客亦不可及。
  文达(阮元)晚年恒貌聋以避俗。惟山民至则深谈整日夕,并不时周之。扬人士为之语曰:“阮公耳聋,逢龚则聪;阮公俭啬,交龚必阔。”
  默深先生著《圣武记》于园。山民书赠楹帖云,“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综一代典,成一家言”。
  山民有异表,顶棱起,而四分,如有文曰十。额凹下而颏上。目炯炯如岩下电,眇小精悍,作止无常。则非滑稽不以出诸口。垢面而谈诗书,不屑盥漱。客扬日,默深先生给两走祗伺之。一日晨兴,呼主人急出则怒甚。曰,“尔仆嬲我。吾不习沐,畴则不知,乃以水数数溷我,是轻我也。贤主人乃用此仆乎!”默翁笑谢之。
  虽只寥寥四则,定庵形貌、习性举止如见。是极好的速写。旧时代所谓名士风流,大抵若此,而定庵则是特出者。魏默深是定庵挚友,但对之并不客气,尝跋金石拓奇云,默深曾“窃取”其藏品,近将过访,则说“盗不远矣!”定庵身后,默深为删定遗集,将文字锋芒处多所删润。则两人关系,亦非世称所谓“龚魏”也。记他与阮元的关系,也写得极妙。自珍尝撰《阮尚书年谱序》,极恭谨。又有《问经堂记》,有言曰,“今大学士仪征阮公所燕居曰经堂,入其室也,无杂宾,无杂言焉”。可见二人交际的一斑。而大老官居乡为避免“俗客”,伪称耳聋,也可于乡谚中见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