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砌墙


□ 季 仙

  昨天上午,刘有银与刘有金父子对骂了大半个上午,双方撸起袖子,要动武了,被村主任刘应辉硬拉开。砟天下午,刘有金家没有砌墙。刘有银以为已阻止他们,暗自得意。今天一早,扛一把劈刀出门,去石笼坑劈田坎。
  山脚的松树比箩筐还大,枝权如一只只伸展的大手,遮住头顶的天空。一条山沟,十多二十亩田,别人的撂荒了,田里的树已长到碗口粗,仅刘有银的五丘田还种了水稻。化肥农药太贵,谷子太贱,划不来管,禾叶黄不拉几的。眼看就要抽穗,老鼠糟蹋得厉害,再这样下去,会颗粒无收,只得花点工夫对付它。田坎上杂草茂盛,刘有银挥舞着劈刀,毫不留情地砍下去。
  十点多了,太阳刚照到身上,刘有银正挥汗干活,他的老婆气喘吁吁地跑来,连声说,银佬,银佬,他们又砌墙了。刘有银二话没说,丢下老婆,扛起劈刀,一路狂奔,迅速往家里赶。从家门口经过,他没进去,而是径直冲到屋旁的菜地。
  看到刘有银手里拿着劈刀怒气冲冲奔来,刘有金的三个儿子同时抓起身边的家什迎了上去。大虎手里抓的是锄头,二狗手里抓的是一截木桩,三牛手里抓的是一根长长的竹棍。竹棍一下就把刘有银手里的劈刀打落在地。他还没反应过来,木桩已敲到头上,顿时,额角鲜血喷涌。他一只手捂着头,嘴里喊着杀人了杀人了,弯腰想捡地上的劈刀。大虎见势风不好,扔下锄头,赶紧和几个小工一拥而上,把刘有银紧紧地抱住,抬起来刘有银往外走。刘有银的老婆从背后赶去,哭叫着,会吃人噢,会吃人噢。隔壁的楼上,村道上,有人站在那儿观望。没人谴责大虎三兄弟,也没人前去帮忙,观望者全都满脸漠然,一言不发。
  桥头,村卫生所的医生给刘有银简单包扎了一下,众人又把他抬上副食店门口的农用车,迅速送往乡卫生院。到了卫生院,大虎是没动手的,他救驾,这时他掏出一叠钱,塞给刘有银的老婆,苦笑说,婶,这是一千块,你先拿着。本来,打了针,缝了线,包扎好了,刘有银要回家也是可以的,大老虎说怕破伤风,一定要住院。刘有银躺在病床上,不吭声。他当时心里想,住院,就是要让他们多出点药费。
  在医院住了六天,刘有银回到家里一看,刘有金三套房子已浇筑楼板。他感觉被欺骗了,气不打一处来,一个箭步冲到正低头拌水泥沙浆的刘有金跟前,火辣辣地说,砌在我地上的墙你们自己拆,还是我拆?!不等刘有金回话,又补上一句,我拆,要付工钱。刘有金抬头看了他一眼,满脸不屑地说,祖上传下来的地,盖房子,多用了一点点,又会怎样?我出钱买!
  要你才有钱?
  那你想怎样?
  拆掉,地还给我。
  墙砌好了,不能拆。
  刘有金根本不把刘有银放在眼里,对他的愤怒置之不理。刘有银气得双手发抖,但还算清醒,他懂得,打,绝对不是他们的对手。道理在自己这边,完全可以找人评理。
  这块菜地,原来是房屋左侧的一块荒草地。他们的爷爷年轻时,闲来无事,随手在那儿种下六株李树。李树两三丈高,李子浅黄中夹杂着些许暗红色,看上去熟透了,一咬,肉红红的,十分诱人,然而,味道既酸又涩,让人皱紧眉头,谁都不想咬第二口。后来,李树砍掉了,种些时令蔬菜。爷爷只生了他父亲一个儿子,父亲生了刘有金刘有银两兄弟。两兄弟分家时,这块地一分为二,各人一半。刘有金问刘有银,你要哪一半。刘有银非常爽快地说,哪一半都行。刘有金说,总要挑一半,我是阿哥,你先挑。刘有银说,你是阿哥,你先挑。推让了好一会儿,刘有金跺一下脚,非常随便地说,那我就这一半吧。刘有银大声说,好。刘有金站在右边,是靠近房子的那一边,阳光会被房子挡住,较阴湿,也比较会被鸡鸭糟蹋。
  刘有金父子拿尺子、锄头去菜地时,刘有银刚好站在天井边。有些好奇,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刘有金父子。刘有金扭回头,漫不经心地看了刘有银一眼,视而不见,没有打招呼,甚至连一点手势也没有,父子四人高声笑语、旁若无人地从刘有银身边走过去。刘有银想跟过去看一看,迈了两步,停下来,折回原来站的地方。他心里想,他们从身边经过都不叫一声,自己像狗一样跟在他们屁股后面,骨头没这么贱。刘有金三儿一女,三个儿子都已成家。大虎做泥匠。二狗原来东游西荡、不务正业,后来做竹木生意。小牛在桥头开了间木粉加工厂。在村里,刘有金家是比较富裕的,尤其是最近二三年,做竹木生意的二狗赚了个盆满钵满。刘有银二女一男,两个女儿已出嫁,儿子在外地打工,没有技艺,挣的钱只能勉强过日子。刘有金财大难免气粗,表面上两家一团和气,刘有银却感觉不断被排斥、挤压。他想清静一下,侄儿喝酒猜拳声、侄孙打闹争论声,吵得他心烦意乱。为争口气,刘有银逢年过节,肉呀,烟呀,糖果呀,借钱也要买好一点的,拿回家一看,还是比刘有金家的差,失落感时不时会涌上心头。
  在天井边上站了一会儿,刘有银上楼去,站在楼厅上,装作看对门山坡的样子,竖着耳朵听菜地的动静。听了一会儿,身不由已地慢慢往左边挪。看到大虎举着尺子在他的菜地上来来回回地比划。他张开嘴巴,想责问他们干什么,考虑到自己是躲在楼上偷看,立即把到了唇边的话咽回去。站在那儿看了一会儿,怕被刘有金他们看见,他缩回到楼厅里。在楼厅站了一会儿,他咚咚咚地下楼梯。下到一半,又折回去,仍躲在楼上注视着刘有金父子的一举一动。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