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王宝强的人生突击


□ 马戎戎 陈 超

  不是马,就得加倍努力
  2000年,身上带着500元钱,王宝强来到北京。第一站就是北京电影制片厂。第一天,没找到活儿,晚上被人骗去一家地下室,一张床位,一晚20元。后来,他一个月的房租,也才20元。
  第二天,没有活儿。第三天,还是没有。初来乍到的王宝强,蹲了半个月才等到了第一个群众演员的角色:穿着大褂在明清一条街上走一遍,走完下场。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无论怎么等,也等不到一个角色。他学会了在人群里奋力向前挤,学会在人前展示自己少林寺里学来的功夫底子,学会忍受所谓“同行”的冷眼,但是机会总是迟迟不来。
  日子一天天过去,带来的500元要花完了,没有龙套演的日子,他只能和同住的伙伴去建筑工地打零工,一天25元,包吃不包住。
  理想没能实现,打击不断袭来。“没出名时候,被人说得狠着呢,说啥的都有。”王宝强说,“同伴说我长得不好看,又不是李连杰成龙,又没拿过武术冠军,也没有关系什么的,”有一次王宝强找到了包月的活,一个月300元,包吃包住,可是擦玻璃时不慎把洗手台子打碎了,要赔,一个月的活全白干了。
  “《士兵突击》里有一句关于骡子和马的台词,我从那时候就知道,我是骡子,不是马。”王宝强说。
  不是马,就得加倍努力。有时偶尔能接到武行的活计:被人扣住手腕,从梯子上摔下去。有经验的老武行是假摔,他是真摔。导演很满意地点点头说:“很真实,这条过。”他已经浑身都摔青了。最痛苦时候,王宝强带着满身伤,绝望地躺在工地的房间里,望着天花板。
  2002年冬天,王宝强终于给家里打了来北京以后的第一个电话,用的是小卖铺里的公用电话。开口问的第一句话是:“你们都好吧,庄稼怎么样了?”电话那头,家里人立刻骂了过来:“这么长时间不跟家里人联系,以为你死了。”骂完,两边都哭了。
  
  被挑中的第200张照片
  王宝强说,李杨导演是他生命里的第一个贵人。李杨看上王宝强,是他身上的质朴本色。李杨是反对学院派表演模式的人,他觉得,王宝强之所以后来能脱颖而出,就因为他“很贴近观众”。在李杨看来,王宝强很“努力”:“他是草根阶层出身,生存不易,所以知道珍惜每一个机会。”
  《盲井》里有下井的戏,几百米深的矿井,要求演员真的到矿井中去表演去拍摄。很多演员都放弃了,而王宝强真的下了井,真的坚持下去了。李杨感慨说:“这行里聪明人太多了,很多人拍电影就是为了成名,就是为了赚大钱,遇到危险就跑了。可是王宝强没跑,那时我觉得,这小孩行。”
  在王宝强看来,他能够得到《盲井》的机会,只有两条:一是坚持,二是相信。
  王宝强不否认幸运的存在,但他认为,除了幸运,自身努力也是很重要的。他认为,自己还算是个勤快的人:勤跑,勤打听消息。《盲井》剧组招人的消息,就是他打听来的,听到了,立刻就放下所有的活跑去面试。
  做演员,一个很大的开支就是拍照和印照片。生活已经很苦了,但王宝强从来没有省过印照片的费用:“第一张可能白洗白送了,第二张可能也是,但是第100张,第200张呢,也许人家挑中的就是第200张。”
  “对我来说,每一次机会都是最后一次。”王宝强说。他是个肯下苦功的人,他文化程度不高,所有台词,都翻字典来注音。别的演员是拍一场戏,记一场戏的台词,他是提前把所有的台词都背下来:“这样方便导演调整。”刚开始时候,记台词要花好久好久,后来记得就越来越快。
  2003年,王宝强以《盲井》在台湾地区拿到了金马奖。冯小刚是看了《盲井》之后找到王宝强的,因为很多明星都有档期问题,冯小刚先问王宝强:“4个月行不行?”王宝强连连点头说:“行,行。一年都行。”《天下无贼》之后,一切都顺理成章。“傻根”在《殷商传奇》里成为哪吒,在《暗算》里成为天才少年阿炳,在《士兵突击》里成为许三多。
  王宝强说,他非常感谢这几部戏的导演:“以后只要是他们的戏,他们让我演死尸我都去演。”《天下无贼》拍完,他觉得无以为谢,就从家乡背了一袋小米送给了冯小刚。
  
  这个儿子没白养
  对于王宝强来说,他现在要非常努力去做的是,继续保持一种质朴的生活方式。他说,他自己是“摸着底走上来的”,拍戏时候,他依然最能吃苦。拍《殷商传奇》,所有撞在墙上的动作,都还是真撞;拍《士兵突击》,许三多在剧中做了333个腹部绕杠;拍这段戏时,王宝强没有用替身,伤了手,大拇指上掉了一块肉,腰扭伤了。
  他对金钱的态度,基本还是“挣了钱就给家里,自己留下够花的就行”。但是许多变化在悄悄发生,有时令他困惑。
  他忽然发现,他的时间也开始紧张起来:“《士兵突击》之后,今年的时间排得满满的,每天都要接受七八个电话采访。我以前不怎么会说话,你看我现在能说了吧,都是采访练出来的。”此外,还要录歌,录广告,上新戏。2000年,他来到北京的时候,买的是站票,没少被别的旅客翻白眼。当时,他想,有一天有钱了,一定买一张坐票。现在,他坐飞机都已经是家常便饭。
  2006年,王宝强还回家帮家里收玉米;今年就不可能了。他说,今年的春节,他想带父母去海南。他觉得,人生最美的事,就是终于向父母证明了,这个儿子没白养。那些混在北京的日子里,这是他最大的压力,也是他最大的动力。
  顾煜摘编自《三联生活周刊
   编辑/刘杨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