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北野的诗


  大海的邻居

  我从未丈量过大海与我的住所

  之间的距离

  用草绳、木棍、皮尺或钢尺

  我只是用心灵估算,我栖身的那栋楼

  离海三百米,海鸥的叫声

  时常在夜间将我惊醒

  有时我去海边看看

  白浪的手臂远远地起伏着向我召唤

  但我并不激动

  海嘛,液体的沙漠,吃人的水

  谁要是渴死在海水里

  海不会感到抱歉

  大海就像一尊供人参拜的喝得烂醉的神

  盘踞在我家背后黑色的礁石下

  它呼出的气息令人头晕

  我不靠大海为生

  因此大海和我的关系一点也不复杂

  假如有人愿意歌唱它或诅咒它.悉听尊便吧

  我听当地渔民说

  海很少爬上悬崖回访看它的人

  它经常放出海盗一样的大风,刮得妇女头疼

  我倒是希望它来上一次

  带上雷电的鞭子、愤怒的咆哮和毁灭的警告

  就像我在沙漠里看到的沙尘暴

  送老胡回新疆

  老胡上路的时候威海的天空

  挤出了几滴雨水砸向

  环城公路左边

  呆滞晦涩的海面

  现在是四月

  当地柳树迟钝的灵魂

  正在海潮沟边黑色的沉舟侧畔

  沮丧地发芽

  老胡只带了两个小包

  一对双拐和一架轮椅

  老胡最重的行囊

  是他八十四岁行走不便的老娘

  老胡啊

  我不打算歌唱你五十年的流浪

  我要歌唱跟随儿子四处漂泊的白发老娘

  因为老娘的满头白发

  让我想起《诗经》里的情景: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宁夏

  比宁夏更远的地方很多

  比如正在死人的东帝汶和国王认输的尼泊尔

  但是。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